週日. 8 月 25th, 2019

【南投人真心話】2020年總統選舉 國民黨提名依黨章黨員投票

2020總統大選目前綠營態勢已逐漸明朗,由蔡英文爭取連任殆無疑義,且在「保皇派」卓榮泰當選黨主席後更無懸念。反觀國民黨仍困在初選機制上,由誰出馬依然陷於群雄逐鹿之中,尤其是韓國瑜拋出麻將說之後,何人天聽?誰是相公?益發引起全民猜猜猜的遊戲。
日前看到南投縣長林明溱對媒體說,黨內初選應採取全民調,民調太低的就別出來硬要選。此番言論筆者完全無法認同,先不談其是否有為他人作嫁之意?最重要的是民主政治以保障每個人民都有參與政治的資格。林無權以自己主觀意識、個人好惡及民調高低為藉口,剝奪別人的參選的權利。
其次是「全民調」非但不是最好的辦法,更是危險的陷阱,歸納其理由如下:
一、 民調結果是可以受到技巧性操控的。做過民調的都知道從問題設計﹑先後次序﹑受訪者的選擇﹑樣本數的代表性等等,都有可操作的空間。
二、黨內初選是選出代表國民黨參選的人,並不是直接選出總統,所以這是「國民黨的家務事」,理應由國民黨全體黨員投票決定。全民調的受對象不一定是國民黨員,導致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可能由民進黨的支持者決定,豈不是天大的笑話?試問,台積電的重大決策難道會給競爭對手決定嗎?(依法重大事項應由股東大會決議之,誰持有台積電股票誰才有資格參與股東大會)
三、 國民黨黨員要替黨的政策辯護及宣傳,還要繳納黨費。黨員為黨出錢出力卻不能對總統候選人這麼重要的決策表達意見,情何以堪?
四、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美英歷史足為殷鑑。1773年的《波士頓傾茶事件》最後導致美國獨立戰爭,其起因就是因為北美殖民地對英國只盡義務,卻沒有任何權力。難道國民黨還要「重蹈覆轍嗎」?
須知民調只是一時的,可以參考,但萬萬不能作為依據。去年的九合一選舉,先不論台北市丁守中曾贏過柯文哲。至選前三個月的韓國瑜27.8%還輸給陳其邁38.9%差距高達11.1%。盧秀燕32.41%也輸給林佳龍的38.52%,結果呢?那些相信民調「躺著選」的最後都輸到脫褲子。
再說民調樣本數最多最多能做到一萬份左右,就已經「鑼鼓喧天」了(趙少康認為:三家民調約4500份,就算不錯了),而國民黨擁有32萬黨員,均散佈在「士農工商」及大學生等各行各業中,難道32萬的基層黨員不可信,一萬份的民調就能信嗎?林縣長的思維邏輯又在哪裡?
最後,作為一個泛藍支持者,筆者強烈建議國民黨的初選機制應採「黨員投票」制。2017年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就是一個很成功的實例。六位參選人「盍各言爾志」,發表自己的政見爭取黨員認同,最後由全體黨員投票選出心目中理想的人選。唯有黨員投票才能充分體現黨內民主參與機制,也是最沒有爭議的制度,同時經由黨員投票選出來的人,代表參選總統是最能夠凝聚黨員的向心力。
2020國民黨唯有團結才有機會拿回江山,充滿算計的「全民調」不只剝奪黨員基本權力,更會破壞團結導致失敗。全民調是個糖衣毒藥,萬萬不可吞食下肚,難道林縣長還想讓「換柱風波」再次重演。
讀者投書:孫恭正(現任自由業,曾任證券公司經理人、北京中律縱橫副總經理)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