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8 月 21st, 2019

Love from Taiwan 慈濟非洲關懷一直都在

慈濟志工前往孤兒供食點關懷,提供熱食午餐給社區孤兒,志工發放大米等物資給供食點,小朋友開心合影。

農曆春節期間,慈濟慈善腳步未曾停歇,慈濟非洲地區台灣籍慈濟志工在春節期間陸續回到台灣短暫過年並向慈濟證嚴法師拜年後,又陸續趕回非洲大陸持續將「Love from Taiwan」的大愛精神關懷苦難眾生。
在非洲大陸,共有8個國家有慈濟志工,而各國從台灣過去的慈濟志工比例不多,大部分只有個位數,剛起步時只有一位。在語言方面,與當地溝通主要以英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慈濟志工需再請當地人翻成地域性語言如族魯族語、紹那語;在宗教部分,當地主要信仰天主教、基督教、或其他當地信仰。從台灣過去的慈濟志工篳路藍縷付出,終於獲得當地人的肯定。
慈濟在非洲扎根慈善,一開始由南非慈濟志工承擔,自掏腰包、自力耕生建設學校、助學,點滴累積付出。慈濟2003年起,運用農委會提供的大米,將台灣愛心米送到非洲,「Love From Taiwan」的愛心米香,飄揚在非洲、溫飽許多貧窮饑民的胃。
1992年,黃丁霖夫婦邀約僑界在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簡稱約堡)成立慈濟聯絡處,許多台商陸續加入助人行列。開頭那幾年,當地因為黑白種族對立,社會動盪不安,南非慈濟志工用心啟發當地台商的愛心,也用誠懇的愛去感動當地人,因此也有當地發生暴動時,有的台商工廠卻有工人主動保護、維護。


南非深入本土志工專案;德本志工前往伊莉莎白港進行訪視愛灑。潘明水師兄關懷案主。

南非慈濟志工潘明水原本只是陪著慈濟志工一起做慈善,多年後也把「在非洲做慈善」當作自己的使命。南非慈濟志工潘明水帶著當地黑人志工關懷貧困者、定期關懷愛滋病患、孤兒。每次前往居家關懷時,有時要走60多公里的山路,非洲黑人志工的樂天開朗,不管山再顛簸、路再遙遠,總是一路唱著歌,前往目的地。
非洲當地志工大都不曾受過高等教育,尤其是婦女地位不高,但是他們用心聽、用心做,之後與人分享。
南非第一位黑人志工葛蕾蒂絲‧恩葛瑪(Gladys Ngema),是一個用大愛化解怨恨、從受助到助人的範例;2011年葛蕾蒂絲也在聯合國婦女大會分享慈濟在南非成立職訓所、援助弱勢婦女自力耕生的成功經驗。
南非葛蕾蒂絲遇到慈濟志工時,正是生命最低潮。當時的社會因種族衝突發生暴動,葛蕾蒂絲的先生還受外遇第三者唆使,用汽油彈燒毀葛蕾蒂絲居住的房屋,幸好,葛蕾蒂絲和孩子及時逃出。
葛蕾蒂絲因為領慈濟的救濟品,而認識了慈濟志工。當時的葛蕾蒂絲滿心都是仇恨,但慈濟志工藍天白雲的身影,以及「感恩、尊重、愛」,感動了葛蕾蒂絲。葛蕾蒂絲受慈濟志工潘明水鼓勵,開始跟慈濟志工一起投入慈善,南非貧戶許多是講族魯族語,潘明水邀約懂英文的葛蕾蒂絲協助翻譯、一起下鄉訪視、發放。
當慈濟要在當地開設裁縫職訓班,幫助當地婦女自力耕生時,葛蕾蒂絲和祖魯族老太太安娜(Anna),成為慈濟志工下鄉開說明會的最佳幫手,久而久之,兩位祖魯族志工以祖魯語將慈濟志工的精神詮釋得相當完整。
社區婦女因為在裁縫職訓班學習一技之長,可以獲得學校與教堂的訂單,也改善了原本貧困的生活。葛蕾蒂絲表示,我們有些族人是很懶的,潘明水鼓勵我們要勤奮工作、要付出愛,漸漸地我們也學習到努力工作的精神。
當地人感受到慈濟志工無私的奉獻,原本不支持的酋長們後來都非常支持她們在社區做濟貧的工作,有些酋長甚至也投入志工行列。
慈濟在非洲部落帶動職訓班,提升當地婦女經濟地位的故事,藉著兩位族魯族婦女,在2011年參加第55屆聯合國婦女大會,感動與會的世界各國代表。
2011年2月,已是受證慈濟志工的葛蕾蒂絲(Gladys)和鐸拉蕾(Tolakele),穿著「藍天白雲」的慈濟制服,分享慈濟在南非的耕耘。葛蕾蒂絲和鐸拉蕾說明慈濟教導她們透過製作和販賣手工裝飾品和衣服,協助她們自立,除了帶動當地黑人一起當志工,共同照顧數千位愛滋患者、愛滋孤兒、孤老殘弱,不僅扭轉南非女性的社會地位。也讓族人感動到打破傳統習俗,允許當地女性志工可以改穿白長褲(當地傳統,祖魯族婦女不得著長褲)。
全球天災人禍不斷,慈濟人秉持的觀念是一方有難,十方馳援,以大愛地球村、社區化救災的概念,就近即時動員。台灣慈濟本會與海外據點合力完成,結合多方物力、財力、人力,協同推動國際賑災。

非洲當地志工大都不曾受過高等教育,尤其是婦女地位不高,但是他們用心聽、用心做,之後與人分享。
南非德本志工前往伊莉莎白港進行訪視,葛蕾蒂絲‧恩葛瑪師姊Gladys-Ngema擁抱關懷案主。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