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1 月 22nd, 2022

Love from Taiwan 慈济非洲关怀一直都在

慈济志工前往孤儿供食点关怀,提供热食午餐给社区孤儿,志工发放大米等物资给供食点,小朋友开心合影。

农历春节期间,慈济慈善脚步未曾停歇,慈济非洲地区台湾籍慈济志工在春节期间陆续回到台湾短暂过年并向慈济证严法师拜年后,又陆续赶回非洲大陆持续将「Love from Taiwan」的大爱精神关怀苦难众生。
在非洲大陆,共有8个国家有慈济志工,而各国从台湾过去的慈济志工比例不多,大部分只有个位数,刚起步时只有一位。在语言方面,与当地沟通主要以英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慈济志工需再请当地人翻成地域性语言如族鲁族语、绍那语;在宗教部分,当地主要信仰天主教、基督教、或其他当地信仰。从台湾过去的慈济志工筚路蓝缕付出,终于获得当地人的肯定。
慈济在非洲扎根慈善,一开始由南非慈济志工承担,自掏腰包、自力耕生建设学校、助学,点滴累积付出。慈济2003年起,运用农委会提供的大米,将台湾爱心米送到非洲,「Love From Taiwan」的爱心米香,飘扬在非洲、温饱许多贫穷饥民的胃。
1992年,黄丁霖夫妇邀约侨界在约翰尼斯堡(Johannesburg,简称约堡)成立慈济联络处,许多台商陆续加入助人行列。开头那几年,当地因为黑白种族对立,社会动荡不安,南非慈济志工用心启发当地台商的爱心,也用诚恳的爱去感动当地人,因此也有当地发生暴动时,有的台商工厂却有工人主动保护、维护。


南非深入本土志工专案;德本志工前往伊莉莎白港进行访视爱洒。潘明水师兄关怀案主。

南非慈济志工潘明水原本只是陪着慈济志工一起做慈善,多年后也把「在非洲做慈善」当作自己的使命。南非慈济志工潘明水带着当地黑人志工关怀贫困者、定期关怀爱滋病患、孤儿。每次前往居家关怀时,有时要走60多公里的山路,非洲黑人志工的乐天开朗,不管山再颠簸、路再遥远,总是一路唱着歌,前往目的地。
非洲当地志工大都不曾受过高等教育,尤其是妇女地位不高,但是他们用心听、用心做,之后与人分享。
南非第一位黑人志工葛蕾蒂丝‧恩葛玛(Gladys Ngema),是一个用大爱化解怨恨、从受助到助人的范例;2011年葛蕾蒂丝也在联合国妇女大会分享慈济在南非成立职训所、援助弱势妇女自力耕生的成功经验。
南非葛蕾蒂丝遇到慈济志工时,正是生命最低潮。当时的社会因种族冲突发生暴动,葛蕾蒂丝的先生还受外遇第三者唆使,用汽油弹烧毁葛蕾蒂丝居住的房屋,幸好,葛蕾蒂丝和孩子及时逃出。
葛蕾蒂丝因为领慈济的救济品,而认识了慈济志工。当时的葛蕾蒂丝满心都是仇恨,但慈济志工蓝天白云的身影,以及「感恩、尊重、爱」,感动了葛蕾蒂丝。葛蕾蒂丝受慈济志工潘明水鼓励,开始跟慈济志工一起投入慈善,南非贫户许多是讲族鲁族语,潘明水邀约懂英文的葛蕾蒂丝协助翻译、一起下乡访视、发放。
当慈济要在当地开设裁缝职训班,帮助当地妇女自力耕生时,葛蕾蒂丝和祖鲁族老太太安娜(Anna),成为慈济志工下乡开说明会的最佳帮手,久而久之,两位祖鲁族志工以祖鲁语将慈济志工的精神诠释得相当完整。
社区妇女因为在裁缝职训班学习一技之长,可以获得学校与教堂的订单,也改善了原本贫困的生活。葛蕾蒂丝表示,我们有些族人是很懒的,潘明水鼓励我们要勤奋工作、要付出爱,渐渐地我们也学习到努力工作的精神。
当地人感受到慈济志工无私的奉献,原本不支持的酋长们后来都非常支持她们在社区做济贫的工作,有些酋长甚至也投入志工行列。
慈济在非洲部落带动职训班,提升当地妇女经济地位的故事,借着两位族鲁族妇女,在2011年参加第55届联合国妇女大会,感动与会的世界各国代表。
2011年2月,已是受证慈济志工的葛蕾蒂丝(Gladys)和铎拉蕾(Tolakele),穿着「蓝天白云」的慈济制服,分享慈济在南非的耕耘。葛蕾蒂丝和铎拉蕾说明慈济教导她们透过制作和贩卖手工装饰品和衣服,协助她们自立,除了带动当地黑人一起当志工,共同照顾数千位爱滋患者、爱滋孤儿、孤老残弱,不仅扭转南非女性的社会地位。也让族人感动到打破传统习俗,允许当地女性志工可以改穿白长裤(当地传统,祖鲁族妇女不得着长裤)。
全球天灾人祸不断,慈济人秉持的观念是一方有难,十方驰援,以大爱地球村、社区化救灾的概念,就近即时动员。台湾慈济本会与海外据点合力完成,结合多方物力、财力、人力,协同推动国际赈灾。

非洲当地志工大都不曾受过高等教育,尤其是妇女地位不高,但是他们用心听、用心做,之后与人分享。
南非德本志工前往伊莉莎白港进行访视,葛蕾蒂丝‧恩葛玛师姊Gladys-Ngema拥抱关怀案主。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