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4 月 17th, 2021

導論 母親的春節 不默生

母親在春節期間忙碌的身影如在眼前;春節的腳步已經走遠。家裡回歸寧靜;母親劬勞的身軀也可以暫時恢復平靜。
母親平日勞慣了,從早忙到晚,我在家的時候,從來沒有看過母親,有長時段的休憩,有時問她:不累嗎?她總是回應:閒著才累!在她一生的字典裡幾乎沒有「累」。
在父親病倒臥床的那三年間,母親除了規律的上下班時間,其他的時間全數在照護病中的父親,我們兄弟,也從沒有聽過母親一句埋怨的言語,她曾說照顧父親已經成為她的日常,如果一天不做才是「奇怪」,母親,就是如此在苦日子中,磨出真道理的典型「客家婦女」,如此說來,絕非所謂「意識型態」作祟,那是諸多生活考驗的一種可敬精神!
父親病逝後不到60天,我的大弟39歲那年,因罹患「鼻咽癌」不幸過世。母親一下子連失2位至親,心中的痛非比尋常,沒有人能體會一個外型瘦小婦女,心中劇烈的創痛!
母親默默處理完家中喪事,那時段,我時時刻刻注意著母親的舉動,服喪過後的母親,一如以往從事家常勞務,喪夫又喪子的母親繼續操持家務,看不出絲毫敗餒的氣象,這就是母親堅毅精神過人之處,有人問起她心中的感受以及未來生活方式,她鎮定地答以:日子總是要過,我還有其他家人需要照顧,不能就此放棄。這就是母親;也就是憑藉這樣的毅力和勇氣,把我們兄弟四人從小拉拔到大,即使面對如今老病的我,仍不輕言放棄。
大弟的癌逝,一直是母親心中的最痛,她不輕言心中的傷痛,但我讀懂她內心的感受,同時要我略盡作為大伯之責,可是,我一直都沒能盡責,這是我感到遺憾之處。
每年除夕的全家團圓日,是母親每年唯一期盼全家團聚的日子,今年年初二,也是我女兒出嫁後回娘家,首度帶著女兒與母親相聚之日,從母親的面容,我又一次讀到她內心深處的幸福感!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