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6th, 2019

導論 韓國瑜不讓 杜無忌

韓國瑜在2017年參選國民黨主席時,曾將砲口對準國民黨內,認為藍軍窩囊太久,自己被民進黨新系像狼一樣圍攻7個月,卻都得不到黨內支持。他也提到,藍軍被訓練成溫良恭儉讓,但未來如果他當黨主席,溫良恭儉會繼續,但不會再「讓」,「因為我們連政權都讓掉了!」。
韓國瑜後來落選黨主席,卻選上高雄市長,並且成為國民黨大太陽,聲望遠在黨主席之上。他最近遭到蔡政府一連串猛攻,好像把他當成2020假想敵,但韓國瑜可一點都不讓,對於民進黨的回擊炮火更烈。
國民黨因馬英九的溫良恭儉讓,揹上汙名至今,到現在有待韓國瑜解套。春秋時期,孔子周遊列國,一方面宣揚自己的政治主張,一方面受國君的邀請,參與一些政事。一次,孔子的弟子子禽問子貢:「老師到了一個國家,一定參與該國的政事,這種待遇是老師主動求來的呢,還是國君主動給他的呢?」子貢回答道:「是因為老師為人溫和、善良、恭敬、儉樸、忍讓,所以才得到這種待遇的。也可以說,這種待遇是老師求來的,但他求得的方式同別人的是不一樣的。」「溫良恭儉讓」就是從這個故事來的。
但溫良恭儉讓往往會人善被人欺,在政治上更有如自殺。馬英九表面溫良恭儉讓,其實暗懷鬼胎更擅鬥爭,他主政八年,塑造出國民黨的風格:對外鬥不過民進黨,對內則彼此互打鬥爭不止。
最近王金平跟朱立倫已經開戰,還加入洪秀柱。朱立倫說: 走回過去,國民黨四年前的所有風風雨雨,只會內耗,似乎想退出亂局,但王金平仍然緊咬。情況持續下去,韓國瑜大有可能在眾望所歸下出戰2020。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