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7 月 17th, 2019

社論 檢視華航機師罷工

罷工行動,或被簡稱為罷工,是工人為了表示抗議,而集體拒絕工作的行為。在以集體勞動為重的工作行業,如工廠、煤礦等,罷工往往能夠迅速得到僱主、政府和公眾的迅速注意,從而工人所提出的要求就更可能獲得保證。在西方國家,罷工在19世紀末期和20世紀初、工業革命發生期間產生了關鍵的作用,成功迫使了政府修改政策、甚至倒台。
華航勞資協商達成共識、罷工落幕,截至14日晚間統計,取消的航班總計損失約新台幣5億元,針對疲勞航班預估每年將增加支出1.14億元。
華航罷工兩度談判都宣告破局,除了華航和工會雙方各有立場外,很重要一點就是雙方不夠坦承。工會的訴求ㄧ再改變,讓資方沒有時間仔細評估,協商當然不會有結果;華航則可在會前適度提供善意的人力調整、航班調度等資訊,不致讓工會拿資方無方案為由,持較強硬態度,不願朝和解之路退ㄧ步。
其實,這次鬧成軒然大波的罷工事件,本可以及早紓解,只因為資方的傲慢處理,以致去年七月間,即醞釀的機師罷工潮,遲遲無法獲得解決;而釀慘重的損失禍及乘客權益,造成巨大社會成本的損失,值得擁有官股成分的航航深思。
機師工會主張,「多航點航班」是只要超過1個落地就可算入,但華航主張須超過3個以上才算。若依照工會算法,等於一名機師從台北飛到曼谷後,在曼谷降落,飛回台後再於桃園降落,就可等於「多航段航班」,依照如此寬鬆的算法,等於幾乎所有短途都須多派人力,實際上並不可行。
機師工會訴求一變再變,華航無所適從,交通部更直說「需守住最後底線」,導致最後協商再度破局,倒楣的還是社會大眾。罷工至今,已有超過上百班航班取消,ㄧ萬多名旅客行程大亂。
罷工行動若再持續,不止下周華航運能恐怕只能維持8成,輿論對於機師而言也十分不利。罷工的目的不該只是拿好、拿滿工會的所有要求,拉長戰爭的話,除了對勞資雙方都不會有好處外,對社會大眾更是傷害巨大,讓蔡總統說的三贏變成三輸。
罷工,是保障弱勢勞工基本權益,通常在工作所得方面勞工容易遭致資方剝削,卻又得不到正義的援助,此時,經過工會多數的通過後實施的罷工行為,可以名正言順的保障勞工權益。此次華航機師的罷工,自有其自身工時工作量的要求,資方的態度是勞資協商成敗的關鍵,古今中外勞資立場本屬對立,由於各自立場互異,爭議自是難免!如何取得平衡,達成勞資共識?這就是協商的意義。
罷工的真諦在於什麼?讓企業產生經營危機迫使資方讓步分配多一點利潤給勞方,但是,相反的勞方也要承擔企業可能倒閉的風險,簡單來說就是利用雙面刃挑戰市場機制。
台灣的罷工則不然,資方永遠是政府,全民的納稅錢當資方根本不會倒,部分的利益者就利用這點獅子大開口,台灣這些罷工仗著資方是政府不會倒才罷,這種形式的罷工,根本就對民營企業的勞權沒幫助,永遠都是這些少數人在得利。
民進黨執政2次華航罷工,2016年隸屬於地勤的空姐只爭取他們自己的;2019年機師只爭取他們自己的。這樣的罷工模式,不是在做全面性更周延的勞工工作權的爭取,屬於自私利得耗損社會資源的行為?此類罷工值得商榷,慎思!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