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0 月 17th, 2021

【導論】陪伴 不默生

去年底,母親去醫院身體檢查,醫生診斷出母親的皮膚有異狀。經過檢查,化驗的結果,果真有問題;此後,母親必須定期追蹤、控管。於母親來說雖是一場災難;但,也不啻為「不幸中之大幸」!不論其是「好物」?「歹物」?能夠及早發現;及早預防、追蹤總是好事。
母親生性樂觀,當她知道自己的檢查結果之後,坦然接受醫囑,定期追蹤、檢查,同時,不諱言:自己罹患皮膚癌0期,只要注意追蹤就沒有問題,這也是近期發生在88歲母親身的故事。
反而是我,在接獲母親近況時,由於人在異鄉,不能天天隨侍在側,只能轉輾難眠,生怕母親平日白天,獨自在家無人陪伴,以致胡思亂想。幾經思考:便於年前決定提早返鄉,以便就近陪伴母親。
回到家鄉,我的血液透析如常,母親仍然每天,必須為了我的餐點煩惱,這與我當初要回鄉陪伴母親的初衷有點悖離!然而,向來任勞任怨於家常工作的母親,並不曾為了我回來,增加她的工作量,而有任何抱怨。
在陪伴母親的時日,我不只一次從旁測及母親的容顏,發現:母親的堅毅力量充分寫在臉上,這些,除了她平日的言談已經給了我明證,同時,我看見了母親身為一位客家女性,那種不畏命運屈服的精神。
陪伴母親,是一種心意;也是我在異鄉生活時的心願。這,也是長年流浪在外遊子的長期渴望:能夠圍在父母身邊陪伴,是一種多麼溫馨的感覺,這也非,在異鄉、在書桌前,埋首寫下一些感觸的懷念文章,所能表現思念親情於萬一。劍及屨及的返鄉陪伴母親,就成為我,今生想要做的一件重要的「大志」。
因此,今年春節期間,我在故鄉的苗栗,過得非常特別,特別得引起出嫁回娘家女兒的側目,她敏感的問我:「老爸,您今年怎麼這樣安靜?」我先愣了一下,然後,悠悠的說:「妳要我說甚麼?」
我深深看了一眼正在忙碌不堪的母親,此時此刻,無聲勝有聲;我默默的把碗筷擺好,這以前是母親習慣的工作。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