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 12 月 6th, 2021

【导论】陪伴 不默生

去年底,母亲去医院身体检查,医生诊断出母亲的皮肤有异状。经过检查,化验的结果,果真有问题;此后,母亲必须定期追踪、控管。于母亲来说虽是一场灾难;但,也不啻为「不幸中之大幸」!不论其是「好物」?「歹物」?能够及早发现;及早预防、追踪总是好事。
母亲生性乐观,当她知道自己的检查结果之后,坦然接受医嘱,定期追踪、检查,同时,不讳言:自己罹患皮肤癌0期,只要注意追踪就没有问题,这也是近期发生在88岁母亲身的故事。
反而是我,在接获母亲近况时,由于人在异乡,不能天天随侍在侧,只能转辗难眠,生怕母亲平日白天,独自在家无人陪伴,以致胡思乱想。几经思考:便于年前决定提早返乡,以便就近陪伴母亲。
回到家乡,我的血液透析如常,母亲仍然每天,必须为了我的餐点烦恼,这与我当初要回乡陪伴母亲的初衷有点悖离!然而,向来任劳任怨于家常工作的母亲,并不曾为了我回来,增加她的工作量,而有任何抱怨。
在陪伴母亲的时日,我不只一次从旁测及母亲的容颜,发现:母亲的坚毅力量充分写在脸上,这些,除了她平日的言谈已经给了我明证,同时,我看见了母亲身为一位客家女性,那种不畏命运屈服的精神。
陪伴母亲,是一种心意;也是我在异乡生活时的心愿。这,也是长年流浪在外游子的长期渴望:能够围在父母身边陪伴,是一种多么温馨的感觉,这也非,在异乡、在书桌前,埋首写下一些感触的怀念文章,所能表现思念亲情于万一。剑及屦及的返乡陪伴母亲,就成为我,今生想要做的一件重要的「大志」。
因此,今年春节期间,我在故乡的苗栗,过得非常特别,特别得引起出嫁回娘家女儿的侧目,她敏感的问我:「老爸,您今年怎么这样安静?」我先愣了一下,然后,悠悠的说:「妳要我说甚么?」
我深深看了一眼正在忙碌不堪的母亲,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我默默的把碗筷摆好,这以前是母亲习惯的工作。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