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 月 19th, 2022

幼稚园超收学费 教局装聋作哑?

【记者于钦智高雄报导】高雄市的幼稚园长期超收学费,市府教育局不仅装聋作哑,还涉嫌为业者护航,引发民众不满;新科议员林于凯批评表示,幼儿园学费黑箱,教育局未依法公布,还让发现超收学费的家长个别自力救济,根本就是渎职!
新学期开始,有家长打算查证业者收取的学费是否合理,乃致电教育局询问业者报备的收费标准,然教育局官员却反问家长说,「你是(幼儿园)同业吗」?民众告诉教育局是关心学费的家长,教育局仍不愿告知具体数额,又回问家长「你告诉我学费金额,我来看(是否超收学费)」,家长告知幼儿园收费数字后,官员虽回答说幼儿园有超收学费,但仍不愿意告诉家长幼儿园的学费报备数额,还要求家长「补上程序」方能告知,家长反问程序公告在哪,教育局承办人员竟也不知道,让家长傻眼;最后,教育局以《政府资讯公开法》为由,要求家长填写申请表,并提供身份证影印本提出申请,教育局再公文回复,经一番折腾,得到具体数字后,发现业者报备教育局的学费,竟然跟实际收取的学费落差上万元!
时代力量新科议员林于凯指出,依据《幼儿教育及照顾法》,机构之收费项目与数额应至少于每学期开始前一个月公告,且县市主管机关应主动于资讯网站公开;明明是政府该「主动」公开的资料,但市府教育局不只没公开,竟还反过来要求民众提出申请,让民众经过繁杂的手续,后才能得到法定该公开的资料。
林于凯议员质疑教育局的渎职行为,难道是为业者护航超收学费?他又以高雄市政府社会局公开的「托婴中心名册(含收退费基准)」作为对照表示,社会局做得到,为什么教育局做不到?
林于凯指出,我国教育部正持续在推动「准公共化幼儿园」提供补助,若业者一边领政府补助、一边调涨学费,政府浑然不觉,收费没依法公告,让家长无法察觉收费不合理,等于让业者左手拿政府钱、右手拿家长钱,补助不仅全进了业者口袋,也没帮到家长减轻负担;教育局既已得知业者超收学费,若只让家长自力救济而没有主动作为,就是有愧主管机关的职责,若个别家长自行向幼儿园申请退费,不只造成同样机构内有不同收费标准的问题,家长申请退费后孩子恐会遭受差别待遇。
林于凯要求教育局应尽速依法主动公告幼儿园收费额度、收费项目,让家长明了幼儿园的收费标准;针对超收学费的业者,教育局也该有具体的退费与处置机制,才能保障家长的权益。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