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5 月 27th, 2019

導論 殺雞儆猴 伍忠信

李白生在21世紀的台灣,大概會成全民公敵。韓國瑜只不過促銷高雄的酒飲業,就被蔡英文的虎仔扣上酒醉土包子,該虎仔是無限上綱推理說韓國瑜酒醉,其實韓國瑜清醒得很,虎仔是欲加之罪不實指控。
最近社會討論酒駕沸沸揚揚,大部分論點主張用重典,還有立委連鞭刑都拿出來說嘴,甚至有主張以謀殺罪將酒駕致死犯處死。但沒有大官敢支持。而一干在檯面上大義凜然談酒駕的大官虎、民代,其實不乏嗜酒好色之徒,但這些苟官再怎麼耽溺酒色都有公家配備的豪車,由司機安全送達他們的目的地,永遠和酒駕沾不上邊。
相形之下,有些底層工人辛苦工作之餘哈兩杯,騎上破摩托車,卻遭條子盯上以酒駕論罪,半年薪一下子泡湯不說,還要先關三天,並且被徐國勇送到殯儀館懺悔。雖然酒駕處罰一視同仁,但在酒駕論罪的領域裡,其實王子犯法是不與庶民同罪的。
酒駕問題要徹底解決,根本之計就是禁酒令,金酒公司只能將產品外銷,不得在台澎金馬販售,台酒公司改制為香菸公司,不再生產酒製品。平民百姓不能碰酒,除非出示證明有專用司機開車,蔡蘇那些權貴可以狂飲爛醉,他們有千萬豪車專屬司機,不會有酒駕問題,但沒有公家車子配備的中小號芝麻官則不得飲酒。全台一片禁酒令,酒駕造成的社會問題很快就會徹底絕跡。
如果政府做不到這大手筆徹底禁酒,倒是可以考慮酒駕殺人以死刑論處,吊死幾個酒駕累犯,或許可以嚇阻酒後還想神勇開車的狂徒。而且台灣司法近年對最兇殘的姦殺,虐殺,搶殺,謀財害命,殘殺幼童,綁架滅口,仇殺滅門,縱火殺人,以及連續殺人犯等等都以天良未泯輕判,讓他們回到社會持續未完成的狂殺志業,則酒駕死刑後,那些苟僻法官就沒有藉口輕放更惡質的殺人犯。這是殺雞儆猴,也讓司法苟官們回歸司法專業。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