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三月 26th, 2019

【解碼兩岸】【2019兩會專題】會期過半 「兩岸民主協商」成熱詞

政協會議開幕

(作者:鄒志偉、鄭穎、廖一傑、鞠先鶴、張想蘋、朱樂、莊楊筱、曹婷)

一、政府官員說
《政府工作報告》:我們要堅持對台工作大政方針。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堅決反對和遏制「台獨」分裂圖謀和行徑,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深化兩岸融合發展,持續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兩岸同胞同根相系、同命相連,應攜手共創共享全體中國人的美好未來。
《政協工作報告》:2019年全國政協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堅決反對「台獨」,深化與台灣有關黨派團體和人士的交流,參與舉辦海峽論壇相關活動。

海協會會長張志軍接受採訪
國台辦主任劉結一

中共中央台辦、國務院台辦主任劉結一表示:兩岸同胞一直在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的基礎上開展著交往交流和合作,討論各種各樣涉及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的問題,這些討論一定會逐漸擴大與深化,這是歷史的大勢,一定會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對於台灣當局阻撓與威脅民眾赴大陸參與民主協商「兩制台灣」方案的問題,劉結一表示,最近看到他們發表了很多喪失理智的言論,但這些阻擋不了兩岸同胞朝著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阻擋不了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以及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不斷邁進的步伐。
海協會會長張志軍表示,對於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探討「兩制」台灣方案,兩岸眾多專家學者提出了不同見解和設想,雖然很多都還沒有成型,但是提出的建議卻是很具體的,符合台灣的實際情況。張志軍認為,探討「兩制」台灣方案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廣泛聽取台灣各界的意見,大家一起探討一起研究,將合適的觀點和意見納入到最後的「兩制」台灣方案中。對於台當局阻撓和威脅台灣人士和團體赴大陸進行協商,張志軍指出,台當局的做法不得人心,這等於就是剝奪了台灣民眾表達自己意願的權利。

 二、代表委員說
台籍人國人大代表、江蘇省台灣同胞聯誼會會長鄒振球表示,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具有劃時代的重大意義, 「將解決台灣問題的方法和路徑非常清晰、明確地展現了出來,指明了兩岸關係未來怎麼走的方向。」
台籍全國人大代表曾力群認為,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是40年後再一次的告台灣同胞書。
台籍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市台聯副會長張雄告訴記者,「兩制」台灣方案是在新的時代新的高度提出的解決台灣問題的新的方案,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祖國完全統一結合在一起,突出了統一的方案的研討,加速了祖國統一的進程。

小組討論

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台聯副執行長蔡曜謙表示,希望台灣各黨派可以推選代表來協商大事。「我覺得用『兩制』台灣方案來共同商議兩岸的未來,是民主的展現。」
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台聯副會長楊毅周在分組會上表示,人民政協作為民主協商的專門機構,擔負著匯聚民聲、傳遞民意的重要職責。台聯委員可以為台灣民眾提供更暢通的意見表達渠道,為兩岸的協商談判提供堅實的民意基礎,可以與島內有關黨派團體和人士就「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制度性安排」進行政治協商,可以在「兩制」台灣方案的民主協商中發揮重要作用。
台盟界別全國政協委員駱沙鳴建議,開設網上海峽論壇,讓更多台胞參與討論,建議重啟兩岸「雙百論壇」,即兩岸各推選100位民意代表進行面對面的互動,反映民意,推動祖國和平統一的進程。

記者張笛採訪台籍政協委員陳建華
記者鄭穎採訪香港籍政協委員凌友詩
記者鞠先鶴採訪台籍人大代表許沛

定居香港的台聯界別全國政協委員凌友詩認為,對「兩制」台灣方案要做嚴肅的思考。一方面,要認真總結整理香港回歸20多年來的經驗,有效避免香港走過的彎路;另一方面,台灣和香港存在不同,在探討「兩制」台灣方案時,要有所區隔。
台籍全國人大代表、福建台聯副會長梁志強表示,政府工作報告涉台部分提到「兩岸同胞共創共享美好未來」,這與去年出台的惠台31條政策一脈相承,但更進一步,可以讓台灣同胞充分分享大陸的發展機遇。
高山族台聯界別的政協委員陳建華說,習近平總書記推進兩岸和平統一的五點構想,讓她感覺統一的夢想實現可期。對於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深化兩岸融合發展」,陳建華建議,建立一個統一的台胞服務平台,讓台胞到大陸學習、就業、創業更便捷,讓更多台胞共享大陸巨大的發展成果。

  三、兩岸民眾說
廈門啟達海峽雙創基地總監范姜鋒出生在台灣桃園,來到大陸已經十多年了。他和周圍的一些台青都很關注習近平所說的「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開展民主協商」的倡議。范姜鋒認為,目前有很多在大陸發展的台胞,他們對兩岸情況都很瞭解,可以在他們中間先凝聚一個小共識,再往台灣去推動大共識。
對於推動「兩制」台灣方案的進程部分,范姜鋒認為,他們這一代年輕人已經享受到上一代人發展的經濟成果,所以除了要在經濟上更好地努力之外,也要把「兩制」台灣方案的責任槓起來,也就是呼應了習總書記所說的具有代表性的青年。他希望結合一些有共識,有同樣理念的人,一起回到台灣去拓展更多的共識,就是他所說的「尋代表,找代表,爭當代表」。

台青范姜鋒和陳翊瑄與記者莊楊筱討論兩制台灣方案
記者莊楊筱採訪台青鄭博宇

台灣嘉義青年白昀平目前任職於「極客修」手機維修平台,他表示,執政者應該更著重民生與經濟發展。白昀平舉例,高雄市長韓國瑜為了高雄,每個城市只要有商機、有機會,韓國瑜都願意去,這是很好的典範與表率。
白昀平表示,他對政黨不感興趣也不太關心,但比較欣賞說真話、做實事的政治人物,只要能讓台灣的民生經濟發展的很好,人民能過好日子,誰執政並不是這麼重要,尤其對他這個台灣年輕人來說,能在掙一份薪水養家餬口,孩子不至於於飢餓受凍,對他而言是最大的保障了。

四、專家學者說
相比2018年的工作報告,今年汪洋主席明確提出了反對「台獨」,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李振廣表示,這與當前的兩岸關係發展趨勢有著直接關係。「2019年,兩岸關係不僅嚴峻而且複雜。民進黨當局目前在台灣的支持率很低,那麼在『台獨』問題上更容易鋌而走險。」
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的曾潤梅認為,面對台灣2020年地區領導人選舉,民進黨方面始終在暗中慫恿、支持台灣分裂勢力搞形形色色的分裂活動,這些舉動都會升高兩岸緊張局勢和對立對抗。因此,人民政協將反「台獨」作為重要工作是在情理之中的。
華東師範大學兩岸交流與區域發展研究所副所長包承柯也表示,「台獨」是破壞兩岸關係的最大威脅,只有堅定的反對「台獨」,才能維護兩岸關係穩定發展。
李振廣認為,習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為兩岸交流指出了新的方向。汪洋主席提出要深化與台灣內部有關黨派團體和人士的交流,一方面是堅持發揮政協的一項重要功能,另一方面更會在新的方向基礎上持續深化這項工作。
「深化與台灣內部有關黨派團體和人士的交流可以說是推進兩岸民主協商的一種形式。」曾潤梅進一步分析指出,推動兩岸民主協商涉及的議題和內涵十分廣泛,但核心目的就是最大程度聽取台灣各政黨各界別人士就推進兩岸關係和國家和平統一進程廣泛發表看法,兩岸在此基礎上進行溝通對話,以此縮小分歧,凝聚共識,為今後兩岸進行政治協商和談判奠定民意基礎。
此外,汪洋主席還特別把舉辦海峽論壇列為政協2019年主要工作之一。李振廣認為,這體現了大陸希望繼續通過海峽論壇,進一步發揮兩岸民間交流的作用,持續加強兩岸融合發展。曾潤梅表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海峽論壇其實就具有兩岸民主協商的性質,其出席主體的廣泛性和代表性也可以成為未來推動兩岸民主協商的重要平台與抓手。包承柯也認為,「兩岸通過各種層面上的交流,就一定會逐漸找到實現國家和平統一的台灣方案」。

 五、時評:民主協商為何成了「兵臨城下」?
全國兩會開始不久,「兩制」台灣方案就成為涉台界別團組熱烈討論的議題。圍繞方案的形式、方向、要素等,代表委員們暢談意見建議。然而,對於大陸方面倡議「兩岸各界推舉代表開展民主協商」,民進黨當局卻表現出極大的排斥。5日,台灣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再次表示「反對民主協商」,聲稱「啟動民主協商就是兵臨城下」。對於台灣黨派、團體和民眾積極響應民主協商倡議,民進黨當局還搬出了所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表示未經台當局授權,台灣個人、團體與大陸簽訂政治協議,可被處以最高50萬元新台幣罰款、最高5年的有期徒刑。
翻看所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開篇就寫明要「確保台灣地區安全與民眾福祉」。兩岸關係是事關台灣前途命運的根本問題,民主協商是就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制度性安排進行廣泛溝通,協商的就是事關台灣安全的和平和事關民眾福祉的發展,民進黨當局抬出所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當閘刀,於情於理都講不通。
「台當局將民主協商歪曲為簽訂政治性協議。」全國台灣研究會副秘書長嚴峻指出,兩岸之間廣義的民主協商實際一直在做,如台灣社團到大陸交流,不可能只談經濟不談政治,「就法論法而言,也談不上觸犯台灣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
探索「兩制」台灣方案需要凝聚廣泛共識,既應有官方層面的協商談判,也應有參與範圍更為廣泛的民主協商,二者共同提供可行路徑。用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新聞發言人郭衛民的話說,廣泛的民主協商可以為台灣民眾提供更暢通的意見表達渠道,不僅不影響、不取代兩岸協商談判,還可以為兩岸協商談判提供堅實的民意支撐。
大陸方面提出民主協商倡議,是為台灣民眾提供公開表達意見的渠道,這是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尊重台灣主流民意的體現。面對大陸方面的誠意和善意,民進黨當局因堅持「台獨」分裂立場、自我設限,無法與大陸方面進行協商,不僅不反思檢討,還偷梁換柱,設置各種障礙,試圖封堵台灣各界參與其中。嚴峻表示,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和「一中原則」,無法參加民主協商,「既然我談不了,你們也別想談」。
民進黨在去年底「九合一」選舉中慘敗。外界普遍認為,根源在民進黨當局不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關係惡化,影響台灣經濟發展。對此,民進黨當局本應痛定思痛,正面回應台灣渴望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流民意。對於大陸方面倡議「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選後聲稱要「檢討反省」的民進黨當局卻表示,「絕不會接受」,不僅沒有絲毫「反省」,還擺出如臨大敵的姿態,全力阻擾台灣各界參與,甚至為此恐嚇民眾。民進黨當局這樣做,無非是想製造所謂的「寒蟬效應」,同時通過升高兩岸緊張局勢討好「台獨」和「深綠」勢力,服務於民進黨的選舉利益。
然而,民進黨當局這樣的盤算和伎倆,已經被越來多的人看破手腳。而且越來越多的台灣有識之士已經認識到,開展兩岸民主協商,探索「兩制」台灣方案,事關台灣未來。正因為這樣,大陸的倡議得到台灣各界的積極響應。新黨主席郁慕明就表示,即使「被關5年」,也要率先與大陸協商,尋求邁向統一的和平發展機制。一些台灣青年也在積極籌劃,準備參與到民主協商中。如在廈門創業的范姜鋒表示,他近期計劃和身邊的朋友聊一聊,先形成一些「小共識」,再回台灣尋找「代表性人士」,共同撬動「大共識」,「包括如何在台灣加強對『九二共識』的正確認知,這是現階段是很有必要的。」
彙集兩岸代表性人士開展民主協商,為最終解決台灣問題摸索出一條可行道路,這是關乎台灣兩千三百萬民眾和子孫後代幸福的大事。但民進黨為了選舉之需和一黨之私,不惜以言論恐怖塑造危機,「以台灣之未來而利一人」。此種情勢下,民主協商成了「兵臨城下」,也就不足為怪了。但在背離民意道路上越走越遠的民進黨還能走多遠,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六、時評:「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辨析

(王豐收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
在今年兩會上,「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成為各界熱議的話題。筆者認為,對於國家統一方式和方案的探索是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追求和落實的必然實踐。「一國兩制」把必然性和可能性、邏輯性和歷史性、主體性和開放性相結合,為最終解決兩岸間的政治分歧、完成祖國統一大業,找到了一個共贏方案。「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雖然依然處在起步階段,但是它已經展現出了其必然承擔的內在屬性。
兩岸統一的必然性,是由中華民族作為一個悠久的、統一的命運共同體的內在屬性所決定的,同樣也是中華民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反法西斯戰爭中,浴血奮戰所贏得的國際法上的主權統一的正當性所支持的。雖然國家完全統一在冷戰和內戰的背景下沒有得到徹底落實,但是民族意志和國家法權的雙重屬性保證了兩岸統一的正當性和必然性。「台獨」是對民族意志和二戰確立的世界秩序的雙重否定,因而必然會遭到全民族和全世界的和平正義力量的否定。兩岸不同的社會制度所影響的只是國家統一的方式和方案的具體屬性。
兩岸統一的邏輯性,指的是國家統一的內在邏輯必然要求兩岸的政權、領土和人民復歸統一,這是國家法權所必然要求的,因而國家統一的邏輯性體現在法權邏輯的一致性上。中國作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兩岸實現完全統一必然是內部事務,只能在兩岸主要的政治和社會力量之間協商與博弈中實現國家主權的完全統一,不容外部勢力的干預和參與。國家統一的方案應該是兩岸人民公意最大約數的落實體現,是中華民族政治意志的集體表達。而兩岸統一的歷史性,要求我們直面由於歷史實踐所導致的政治現實,政治對立客觀存在,民意多元同樣也是歷史的事實,因而「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必然是兩岸民意的政治合力所塑造出的某種不完全但周全可接受的具體形態。這種政治形態可能並不完美、也並非終極,因而該方案的提出、設計和實施必然不斷面臨質疑、挑戰和排斥,因之國家統一的歷程必然不會一帆風順,也未必一開始就贏得所有人的積極認可。但是兩岸政治力量充分協商和長期博弈所塑造的結構實際上是最穩固的,也是最現實的,因而會成為實現和平統一的最適方案。台灣方案從設計到落實必然充滿了歷史性的一面,也就是呈現為一種政治實踐的活動狀態,從滿足國家統一的必要不充分條件逐漸向國家完全統一的充分必要條件轉換。
兩岸統一的主體性,指的是中華民族自我擘畫自身命運的集體意志是國家統一的正當性的根基,這一點不需經過任何人、任何勢力、任何規範的承認,這是天然正當的自然法。世界上任何自主的歷史民族都具有這樣的文明權利,即使是用戰爭來表達這樣的意志也是絕對正當的,比如美國的南北戰爭、日本的明治維新以及法國的大革命,這些創造了現代世界的重大事件,都是這種歷史法權的具體案例。雖然戰爭不是必然和唯一的選項,但是國家統一卻是民族主體的政治決斷。國家統一的主體性實際上體現在,一個民族為了實現統一敢於抵抗外敵干預,也同樣不惜內戰到底的勇氣和信念。這當然不是主動威脅誰,而是對抗拒統一的積極反制,是一種不得已的預防。以戰促和是兩岸實現國家統一的政治前提,但是和平統一才是國家統一的最佳方案,因為民族的內戰是令人扼腕而痛苦的。在承認統一的前提下,和平應成為我們不懈的追求。兩岸統一的開放性,從語序上講,就是兩岸統一若作為絕對前提,開放性則是必然選項。「一國兩制」是國家治理模式的創新,世所罕見,因此如何實現也是一個高難度的系統工程,需要在實踐中進行摸索。所幸,現已成功運用到解決港澳問題的實踐當中,取得了寶貴經驗。在解決台灣問題上,其具體內涵有待兩岸開展平等協商、達成共識。在堅持一中原則的基礎上,兩岸什麼問題都可以談,什麼都好商量。哪怕是涉及到兩岸最敏感的國號的安排,都是可以協商的。開放性的方式就是民主協商,我們願意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同台灣各黨派、團體和人士就兩岸政治問題和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的有關問題開展對話溝通,共同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共謀祖國和平統一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國家統一的可能性,則要像習總書記所說的那樣,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兩岸的特殊情勢決定了國家統一方案對於統一前和統一後的設計必須充滿張力和創意。因為大國和平統一的政治實踐是世界範圍內都是罕見的,因而兩岸民主協商必然因為情勢的複雜、訴求的多元和力量的強弱呈現出多重均衡的格局,這無疑是一場充滿多元多態的政治博弈和實踐創新,是國家統一必然性和具體方案可能性的辯證統一。曾經中華民族在近代史上進行了兩次政治上的民主協商,第一次國民黨主導的政治協商所取得的和平建國方案被其發起的內戰所毀棄,第二次中國共產黨主導的政治協商創立了獨立自主的共和國。現在歷史大勢將兩岸統一的重擔賦予中華民族,也把機遇賦予兩岸同胞,需要有識之士戮力同心,推動第三次民主協商,實現國家的完全統一,共享民族復興的美好未來。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