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5 月 25th, 2019

導論 吊死酒徒 伍忠信

酒駕刑法修法在立法院鬧得沸沸揚揚,立委諸公義憤填膺,不分藍綠大都主張最高可處死刑。法務部原版本累犯撞死人才判死刑,但立委加碼第一次酒駕撞死人就可處死刑,說是不讓喝酒的人心存僥倖。
立委們大義凜然說酒駕肇事處重罰應「有第一次就沒有第二次」,並且將惡性重大者隔離於社會,也就是吊死那些酒駕者。這是治亂「事」用重典。酒駕問題始終層出不窮,隨著社會譴責之聲越激烈罰則也越重,但好酒愛飆之士前仆後繼,國會順應民情用重典,應該可以獲得普遍支持。
但是酒駕致死須判死刑則讓人笑掉大牙。這是札札實實假議題,因為台灣司法實質上已經沒有死刑。大概從馬英九時代法院就對看來十惡不赦的兇徒通通輕判放生,這包括虐殺兩歲幼童王昊的慘無人道事件,台南的對孩童割喉慘案,以及小燈泡兇案等等,這些對最最弱勢無辜幼童之殘殺惡行,法官通通以兇徒「良知未泯、仍有教化可能」為由放生。目前監獄裡有數十個死刑犯,也等待法務部一聲令下放人,讓他們回到社會重操舊業。
台灣這個殺人天堂說要對酒駕肇事判死刑簡直是裝肖維,不只一般百姓覺得不可思議,廢死那些假仁假義的徒眾也在旁訕笑。難怪立法院立委群情激憤說要對酒駕肇事用重典,廢死聯盟冷眼旁觀不吭一聲。
吵嚷酒駕致死判死刑的立委裡,不乏支持廢死的假惺惺政客,對燒殺擄掠、殘殺幼童、姦殺婦孺的兇徒極盡寬容,卻對酒駕肇事要求處死,大大不符比例原則,說來是選舉到了弄假作秀而已。
酒駕判死可以,但應先讓那些認為姦殺、殘殺婦孺者是「天良未泯、尚可教化」的法官Go To Hell,立委諸公有種的話,就要求法務部將在監那些死刑犯通通幹掉;否則一切免談!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