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三月 26th, 2019

導論 再見何時? 不默生

年紀愈長,對於過往歲月的思念愈為強烈,我自然也不意外,年前,與我有深交的前輩作家,在高雄打電話給我,電話接起,他劈頭就說:「喂!你何時有空?到我家來!」我說:「過兩天我要回鄉下過年!」他說:「那過完年你來我家把我書房的書搬回去!」
聽完我嚇了一跳!這是他第一次這樣告訴我,之後,他在電話中告訴我,自從幾年前,他手術摘下1/4肺葉之後,身體從此每況愈下,最近更是感覺自己「大限」已至!所以,趁著現在自己還清醒,把身邊一些重要的書轉送出去。
他是資深媒體人,他的短篇小說寫得一級棒,我是他的粉絲,我還是文青時候,他在日本京都大學留學之前,便有重要小說集出版,他的文字優美,頗具美學魅力。
留學回台後即轉向媒體發展,後來成為犀利的資深媒體人。從他那一通電話之後,過年期間我整個腦袋都浮現他的影子,趁著與他拜年的電話中,知道他正與夫人在台北兒子、女兒那過年,於是,相約年後返回高雄再敘。
回高雄後,我心裡一直惦記著這件事,於是,將我計畫到前輩家拜望的事,告知也是資深媒體人,現在仍在經營電子報的邱大哥,他與前輩,曾是南部某大報的多年同事,他聽完,欣然同意一起前往,他說這也是他一直懸念的事。
平常,我有一個習慣: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約詩人莊金國,以及向來散文寫得很精美的詹瑞棋,他也是我文青時候的莫逆之交,在高雄鳳山某處相聚,過年後的聚會如常,由於莊金國與前輩相熟,而且也曾在報社共事過,他一聽我要去拜訪他,便相約赴會。
那天,真是風雲際會,在文化中心旁的咖啡座,走廊上又巧遇剛由旁邊「御書房」用完餐的,前文建會副主委、前屏東縣文化處長的吳錦發夫婦、還有,現在極為活躍的詩人凃妙沂。
哇!真是多年不見老朋友的「大聚會」,於是,坐下來喝杯咖啡敘敘舊,這一聊,不覺時間之易逝!臨別,在一連串「再見」聲中,我心中想著:再一次見面?不知是何時?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