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三月 20th, 2019

【南投人心內話】村里、社區與地方派系互動暨功能之整合(下)

村里與社區之互動村里辦公處與社區發展協會同為地方上最基層的單位,兩者的地域範圍一致、服務對象也都是同一個地域的民眾、所推動的業務以及組織成員也有所重疊,兩個組織原則上都是為了要服務民眾或是因為推動基層業務需要而成立或設置的,同樣都是具有一種「利他的精神與工作目標」,並沒有明顯利益衝突之處。原則上雙方都應該秉持互助合作以及互惠的態度來增進雙方組織功能的發揮,而不會有衝突的發生。
而互動的發生係基於組織雙方的人員具有共同的認知、態度等才產生各項實際合作的行動。對於村里與社區組織領導人的互動關係,筆者參照關智宇對「非營利組織與政府組織合作關係之研究」一文中有關地方政府組織的互動類型圖,依互動的程度分成四類:第一類是密切合作。第二類是看情形合作。第三類是互不相干。
第四類是對立。我們還可以從各項活動參加人員的同屬性、雙方人力、經費資源的合作、公共活動場所是否共用以及雙方領導人員的聯繫情感等面向來探討村里與社區的互動情形。因此本文從以下幾個相關問題的實證研究加以分析:
一、從村里與社區辦理各項公共建設或各項活動是否徵求對方意見或取得共識情形,看村里與社區互動。
在實證調查受訪者中有的回答本項問題,其中認為雙方會密切合作事先徵詢對方意見的有69.44%,其原因為里長與理事長關係很好,相處的還不錯,或是一人身兼里長與理事長兩種職務,也有自己擔任里長或是理事長,而另一個職務則由其配偶擔任。像在這些情形之下兩個組織都會互相合作,如果里長與理事長分由兩個不相關的人擔任的話,合作的項目大都是偏向於活動方面,至於建設方面大都是村里辦公處直接處理,當然也有少數例外的情形。
另社區與村里是處於半合作的狀態,就是只針對部分的項目合作,其原因是里長與理事長雖然相處得不是很好或是有選舉恩怨,但是對於地方重要的活動仍然會以地方利益為重的,互相的配合。一般認為村里與社區是完全無法合作配合,辦理各項活動不可能徵詢對方的意見,都是各自辦各自的活動,其原因大都是因為雙方的行事風格不同或是因為選舉產生恩怨的關係,也有極少數是緣於本來就有派系問題的存在。
這個調查結果顯示出,大部分的村里辦公處與社區發展協會之互動良好或做部分必要的合作,共同為組織的目標及營造地方的和諧團結而努力的合作。
二、從村里與社區辦理各項公共建設或各項活動是否彼此支援參與或聯合辦理,分析村里與社區互動情形。在實證調查受訪者中有回答本項問題,其中認為村里與社區會彼此支援及合辦活動的佔69.44﹪,其合作的原因與上一個調查結果是一樣的,合作的項目仍然是偏重於各種活動,至於建設方面則由村里辦公處主導,因為社區缺乏建設經費,而少數社區仍有支援村里辦公處小型或零星建設經費之情形。
有一個社區與村里是處於半合作的狀態中的,其合作情形及原因也是與上一個實證調查情形是一致的。
認為村里與社區完全無法彼此支援及合作辦理活動,其不能合作原因也與上題相似。但是本題與上一題的問題有延續暨類似性,為何在同樣的調查樣本中會產生與前題不同比率的結果落差呢?答案是前一題的合作在程度上較低淺,畢竟祇是徵詢意見而已,但是本問題因合辦活動牽涉到人力的合作以及資源與經費的處理等,困難度或是技術上在程度上較高,因此會影響到合作的意願及合作的進行。
總之,社區共同體與社會,早期探討社區變遷最為著名的學者是德國社會學家突尼斯,採取多重面向的比較方式,凸顯「共同體」與「社會」的差異,他指出,共同體是屬於古老的、親密的、秘密的、單純的共同生活,社會的生活則是相對較新的,是公眾性的。
《記者陳良安》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