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燈牌金蛇舞 平安幸福來

師傅為板凳燈座外圍包上塑紙。(林映樹、念望舒攝)
師傅為板凳燈座外圍包上塑紙。(林映樹、念望舒攝)
師傅為板凳燈座外圍包上塑紙。(林映樹、念望舒攝)
師傅為板凳燈座外圍包上塑紙。(林映樹、念望舒攝)

【記者楊國報導】民間傳統,街頭文藝,這些伴隨著一代代人成長的事物,如今成了人們共同的記憶。而當這種記憶在現代社會快速發展的浪潮中逐漸變得模糊時,總有些人會緬懷、會奔走、會呼籲。本期要講的平潭「真寶貝」就是如今少有見到的「燈牌蛇」,它可以說是平潭獨有的傳統文藝演出形式,從它的誕生之初,我們可以從中感受到海島居民團結、質樸的一面,而它日後在嵐島的發展傳承,在如今更是具有別樣的意義。

燈蛇弄巷盛況空前
「當時的場景可壯觀了,整個遊行的隊伍有近千米長,道路兩旁也被擠得水洩不通,幾乎平潭城區的所有市民都過來圍觀,男女老少都伸長了脖子看。」年過七旬的張經建老人,依舊記得平潭建縣 80週年慶典活動時盛大的場面。
1992年10月14日的夜晚,平潭城區燈火通明,好不熱鬧。為紀念建縣 80週年,平潭縣政府牽頭舉行了大型的慶典踩街活動。根據縣誌記載,踩街遊藝隊伍長1500米,觀眾有 7萬多人。而當時的潭城鎮右營俱樂部亦組織了歷史上規模最大,長度最長的燈牌蛇隊伍參與其中。
「慶典隊伍有很多表演項目,包括舞獅、花車、綵燈等,但我們燈牌蛇的隊伍算得上是當中最引人矚目的。」張經建回憶說,那年的燈牌蛇總長有 115 米,由 51 架燈座153 盞燈連接起來,僅扛燈的就超過百人。
彼時,張經建年富力壯,也肩扛著燈牌蛇走在慶典隊伍之中。那是張經建第一次參與這麼大型的燈牌蛇遊街活動,他還依稀記得,燈牌蛇隊伍從右營村的金山寺出發,長度能橫跨兩條街。
市民的到來為整個活動攢足了人氣,而燈牌蛇的亮相更是讓當晚的活動充滿看點。「燈牌蛇一直是我們右營村的一大特色,是平潭獨有的傳統文藝演出形式,在平潭發展了有近400年的歷史。」張經建說,而這種傳統演出形式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右營村獨有的。

添燈添丁家族興旺
「燈牌蛇很大的一個特點就在於,它是用許多條板凳連接起來的。」作為現在潭城鎮右營俱樂部辦公室主任,張經建透露,右營村至今都還保留著許多當年的舊物。在右營俱樂部的一處倉庫內,我們看見了當年建縣慶典上所使用的燈牌蛇道具。「燈牌蛇所使用的板凳,兩端都會開兩個圓孔,這樣通過圓木棍,就能將它們上下交錯地連接起來。」
實際上現代燈牌蛇所使用的板凳已經簡化為 3釐米厚、 20釐米寬、200 釐米長的木板,人們在每個木板上都安裝了三盞燈,每盞燈都高38 釐米、寬 28 釐米、厚 20 釐米,在燈座的週邊,人們會用一些繪有圖案和話語的塑紙將其包裹起來。
最具特色的是,與我們常見的舞龍不同,燈牌蛇是眾人用肩負扛的。出遊時,每個人扛著一架燈座,扛燈人每人拿著一根一米長的木主杖,未行時,則統一將燈牌蛇擱在木杖上,用手護著休息。「因為燈牌蛇對表演者的體能有很高的要求,所以一般都會由男性來出演,久而久之,燈牌蛇也成了家裡男丁興旺,家族繁盛的標誌。」張經建說。
燈牌蛇的龍頭是用竹篾編製而成的,龍嘴裡還裝有煙炮,可以在行遊中隨時燃放。「因為燈牌蛇的隊伍太長,我們在隊伍的幾個節點還會安排人敲鑼。比如隊伍前端發生了一些小狀況,敲鑼人就敲鑼示意,讓隊伍減慢速度或是停下來,等到問題解決了,再敲一次鑼,隊伍又重新出發。」
燈牌蛇雖說只是人們用肩扛著遊行,看似不算什麼技術活,但隊伍一旦拉長,還是需要一定的組織和配合。張經建告訴我們,通常在隊伍的尾部需要七八個人用粗繩拉緊,以防止在轉彎時扭斷燈架。

盛衰興亡燈蛇再舞
燈牌蛇的確是一種十分古老的傳統演藝形式,平潭民俗專家賴民告訴記者,燈牌蛇又稱龍牌燈或是板凳龍,最早形成於明代嘉靖年間,與當時海島人民抗倭禦敵有關。
「不像現在的燈牌蛇都是用電燈和塑膠這些東西製作的,舊時的燈牌蛇用的是蠟燭,燈罩也是人們用紙糊上去的,並且這些燈罩上所繪的圖案和話語都是人們自己用筆墨勾勒的,帶有吉祥、祈願和祝福的意味。」賴民說,「另外,因為『燈』與『丁』字諧音相近,『添燈』也就有著『添丁』的意味。」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賴民向記者介紹到,舊時出遊的板凳和燈罩都是村民們每家每戶自己準備的,到了出遊的時候再把各家裝有綵燈的板凳接連起來,就組成了一條凝聚著全村人祝福的燈牌蛇隊伍。「應該說這裡面,就體現了我們平潭島民團結一心的品質。」賴民說。
與其他許多傳統文化一樣,燈牌蛇也經歷了從興盛到衰敗的過程,記者瞭解到,在明末周鶴芝主掌平潭時,燈牌蛇在平潭發展的速度最快,平潭十境形成後,每年正元十五的上元節,十境的村民們都會輪流組織進行燈牌蛇表演。而後在中元節和下元節時,村民們也會扛起燈牌蛇。「『沸地笙歌風動水,四更遊騎未?回。』在清代海山名儒施天章的《海壇中元曲中,「遊騎」也許指的就是早期的燈牌蛇隊伍。」賴民說。
「但是到了上世紀的五六十年代,這些傳統的文化活動受到了很大程度的破壞,直到1985年,燈牌蛇才在右營村再度被挖掘出來。」潭城鎮右營俱樂部董事長林松?說道。
改革開放後,平潭縣多次舉行節日慶典活動,傳統的項目也很受市民們歡迎。1985 年,在潭城鎮舉行的一次慶典活動中,右營俱樂部投入了 5 萬元,開始策劃恢復傳統的燈牌蛇表演,經過三十餘年再次亮相的燈牌蛇演出,成為當年活動的獨特一景,獲得很大的成功,此後,縣內每次舉行大型的慶典活動,都少不了右營村的燈牌蛇。
「現在,我們正在積極籌畫,準備將『燈牌蛇』先申請為實驗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後再一級一級地往上,申請福建省和全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林松?說。

傳說
燈牌蛇扮「戚家軍」嚇退倭寇
作為平潭特有的民間文化活動,燈牌蛇的誕生與平潭抗倭的歷史息息相關。相傳明朝嘉靖年間,倭寇作亂,海壇島民坐食不安。有一日傍晚,當時正逢元宵佳節,村民們見倭寇來襲都無心過節,帶著家裡老少外逃避難。但由於天色昏暗,村民們手提燈籠,遠遠的被倭寇發現,眼看倭寇正在一步步靠近,雖然手無寸鐵,但島民們覺得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在人群中,有一位名叫阿我的小販,極具智謀和膽魄,他提議到:「既然燈火已被發現,我們不如將這些燈排成一字長蛇陣,混淆對方的視聽。」聽擺此話,有人表示這分明是叫大家齊去送死。但阿我胸有成竹地說:「我們可以將燈排成兩路,一隊向東走,一隊向西走,一盞燈接著一盞燈,整整齊齊地好像軍隊行進,這樣倭寇或許會誤以為是戚家軍正在調兵遣將。」
大家覺得阿我的話好像有些道理,於是就照做了。沒想到,倭寇果真以為碰上了戚家軍,驚得魂飛魄散,轉頭就逃。此後,燈籠排成的長蛇陣逐漸演變成如今的燈牌蛇,成為人們祈福避難的民間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