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15th, 2019

【解碼兩岸】【2019兩會專題】知否?這才是「民主協商」真諦

政協小組討論

(作者:張想蘋、朱樂、鄭穎、廖一傑、鞠先鶴)

2019年3月,在全國政協分組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凌友詩提出了這樣的建議:「全國兩會可以參照地方省市的做法,邀請台灣青年、港澳青年列席,讓他們真正瞭解中國的政治協商制度。」
凌友詩是一名生於台灣、長於台灣,長期在香港工作和生活的台籍政協委員。2018年是凌友詩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的第一年,這一年,她履職收穫滿滿。在凌友詩看來,中國的政治協商制度符合中國傳統文化,真正體現了「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她說:「全國政協是集合了全國各界精英的政治協商團體,我們每一個人都恪盡職責,在沒有惡性競爭的情況下,就我們所學所知,對國家建言獻策。國家對我們的建議也非常的重視,會認真、詳細、負責的答覆。」
凌友詩熟知兩岸的社會生活和政治制度的差異,也深知島內民眾對大陸政治體制知之甚少,為此她建議讓台灣青年列席全國兩會。事實上,在上海、廣東、浙江等地的地方兩會上,早有港澳青年受邀列席的先例。

全國政協委員凌友詩

2019年1月,來自澳門的青年李淑敏受邀列席上海的政協會議,她見證了政協委員們傳達民聲,建言資政的工作過程。「香港、澳門的立法會上,立法會議員可以代表民眾發聲;還有一些咨詢會我們也可以到現場去聽、或發表自己的意見。我們原來以為內地沒有這樣的平台給民眾發聲,但是經過這幾天的會議,我覺得政協委員已經把民眾所有的聲音都傳遞出來了。」
無論是參會委員,還是列席嘉賓,都真切的感受到了政治協商制度的優越性。作為委員,凌友詩也珍惜每一次資政建言的機會。每一次的分組會上,她都會「講真話、戳痛點」;每次會後,她也積極配合記者的採訪,發表自己的觀點。在回答記者「如何評價中國的政治協商制度」這一問題時,凌友詩由衷為之點贊,「政治協商制度是一種廓然大公的制度、是非常有效率的制度,對我們未來人類社會的發展提供了很好的中國方案。」
先賢程頤用「廓然而大公」來形容拋開私慾、物我兩忘的君子;凌友詩用「選賢與能」、「廓然大公」來評價政協委員們傾聽民意、匯聚民聲、傳達民情、議政協商的民主協商工作。那麼,在「政治協商」這種協商民主模式下,政協委員們又是如何匯聚民意,傳遞民聲,做到為人民服務的呢?
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台聯副會長楊毅周說,政協委員每年參加全國兩會雖然才短短十幾天,但是前期的調研工作貫穿了整整一年,是有備而來,有的放矢。「這一年來,政協委員都沒有閒著,我們圍繞著自己關切的問題,做前期的調研,或者是平常有意收集各種意見和資料。」

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台聯副會長楊毅周

先做調研、再寫提案、協商落實是政協委員們建言資政的方式。楊毅周說,政協委員提交的提案很多都已經得到落實,譬如「31條惠台措施」就是對委員們的提案一個很好的回應。
「我們提交了有關取消台灣同胞在大陸的職業資格限制的提案,很快就得到了相關部門的回應。後來在『31條惠台措施』中就規定,台灣同胞可報名參加53項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考試和81項技能人員職業資格考試,這就是一個很好的事例。」
除了上交提案,協商落實制度之外,政協委員們在全國兩會上對政府提交的「成績單」進行重新的評估和審議,起到監督的作用。在凌友詩看來,政協委員們不僅匯聚民意、傳達民聲,也把脈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方面,發揮民主監督的作用。凌友詩介紹,「我們有四場分組會議,都是討論李克強總理作的政府工作報告。我們字斟句酌,對於政府的工作哪些方面需要加強都會提出具體意見。」
楊毅周是全國台聯專職副會長,2018年,他為多個來大陸交流的台灣團體介紹了中國的政治協商制度。他介紹,「很多台胞聽完之後都表示很驚訝:原來我們的政治協商制度有這麼多優勢!」
今年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中倡議,「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華東師範大學學者包承柯表示,這是政治協商制度運用在處理台灣問題上,用在實現國家和平統一的過程中,是一項新的嘗試,是一項非常有益的創舉。
他說:「通過兩岸人民的民主協商,找到『兩制』台灣方案,實現兩岸和平統一,這就是大陸向台灣同胞發出的最大善意,是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化敵為友、化解分歧的最好方法,是兩岸民眾溝通情感的橋樑。」
針對台灣當局將倡議惡意曲解為「非和平、非民主的作法」,甚至威脅台灣民眾或團體不得參與協商,海協會會長張志軍指出,這是剝奪台灣民眾表達意見的權利。而生長在台灣的凌友詩則慨歎,「台灣政黨的惡性競爭已經讓民眾厭惡,他們也不知道選誰好」。的確,曾經,台灣因「政治民主」而自豪,然而,當下人們卻看到,有了選票的台灣民眾並未能選出他們滿意的「執政者」,「選一次,便要忍受四年」也成為常態。凌友詩認為,這值得台灣社會反思。

 

新丁委員霍啟剛 做中國故事的講述者、傳播者

「希望通過政協委員的工作,向香港年輕人講好中國故事,尤其是大灣區的故事。」在2019年全國兩會上,履職剛滿一年的霍啟剛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去年10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指數》報告出爐,霍啟剛格外關注香港年輕人對大灣區發展的瞭解程度和參與意願。從這份報告,他得出幾個結論:香港青年對大灣區的瞭解還比較片面,絕大部分香港青年認同大灣區發展機遇,目前不願意到大灣區發展的居多。
如何使香港青年建立起到大灣區打拼創業的信心,霍啟剛說,「真的要講好中國故事」。這樣的感慨源於他參加的兩次履職活動。
2018年5月,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代表團訪問土耳其、德國和盧森堡。這次訪問讓霍啟剛對自己的委員職責是什麼豁然開朗,「這是真心難忘,我去之前不理解我去那兒該做什麼,但是去了我就明白了」。向海外華僑送上祖國人民的問候,告訴他們國家的發展情況,未來的發展藍圖,也向當地民眾介紹中國傳統文化,霍啟剛意識到,做中國故事的傳播者,政協委員的身份能夠起到很好的橋樑作用。
2018年7月,霍啟剛組織150位香港青年,從深圳出發,坐高鐵到武漢、北京等地,瞭解國家發展的策略和給予的機遇。一路上,香港青年們對「瞭解國家」有無限的樂趣和新鮮感。此行,讓他對如何講述中國故事有了新的理解。「我們在展開兩地交流活動時,必須更活潑,更有趣味,更符合他們的想法和要求。」
霍啟剛說,這就是作為委員的他要講好的大灣區故事。「他們有信心,才願意去闖,這是很簡單的道理。我們要讓他們知道,國家是願意為他們投資的,通過這種故事給他們樹立信心。」
樹立了信心,還要打消他們的顧慮。目前,對內地環境不熟悉,缺少人脈網絡,跟家人朋友分離較遠等想法,制約了香港青年到大灣區發展的意願。霍啟剛說,「我們要改變香港青年去大灣區就是北上離家的觀念,並不是搬家,只是家的擴大和延伸。」
目前,這個新丁委員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規劃。一方面,從政策措施著手,切實增加香港年輕人在大灣區的機遇,也就是「真正讓他們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另一方面,繼續做好中國故事的講述者,傳播者,不斷增強香港青年對國家的認同感。

全國政協委員張威(唐家三少)

網絡作家唐家三少的兩會生活

說起全國政協委員張威,大家可能還很陌生。可是提到網絡作家「唐家三少」,很多人都聽過他的傳奇故事。在全國政協的小組討論會上,我們見到了網絡文學界的領軍人物張威。
張威,筆名唐家三少,大陸著名網絡小說作家,雖然還是個1981年出生的青年人,但已經多次入選福布斯中國名人榜,2018年以1.2億元的版稅排名網絡作家榜第1位。在以西裝為主流氛圍的政協會場裡,張威依然不改自己的休閒本色,一身休閒裝、1米9高瘦的身材,清秀的有如鄰家哥哥般,出現在全國政協共青團青聯界別的小組討論中,別在胸前的「委員出席證」上寫著:張威,0697號。

寄語網絡文學創作者:興趣第一,不能為賺錢
據中國作協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國網絡文學用戶已達3.78億人,中國網絡文學創作隊伍非簽約作者達1300萬人,簽約作者約68萬人,總計約1400萬人。很多網絡文學創作者最關心的就是怎樣才能靠寫作賺到那麼多錢。
張威回應稱,要為興趣而寫作,喜歡寫作才去創作,但不能影響自己正常生活。因為沒有人能確定,自己寫的內容別人就一定喜歡。所以張威建議網絡文學作者用業餘時間創作,慢慢得發展,當可以通過寫作養活自己,再考慮往專職去轉。他舉例說:「我也是寫了大概兩年多,才逐漸轉為職業寫作,而且我那時寫作排名成績是第一名,有了穩定的收入後,才轉為職業創作。」

全國政協委員張威(唐家三少)在小組會現場

中華傳統文化——網絡文學興盛的基礎
說到網絡文學的興盛,張威表示,正是因為有中華傳統文化的基礎,注重有天馬行空般的故事情節,網絡文學才能如此興盛,並且被海峽兩岸以及世界讀者所喜愛。
這些年,他在台灣發行的實體書已經有數千冊,根據他的作品改編的遊戲也海峽兩岸都佔有很大市場份額。這讓張威擁有大量的台灣粉絲,他也多次去台灣走訪調研。談到對台灣讀者的印象,張威表示:「台灣讀者和大陸讀者沒什麼不一樣,都很熱情,很親切,畢竟都一個國家的人。」
委員的責任:規範網絡文學平台資質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唐家三少」張威感到既有壓力更有責任。他立足本領域,準備的提案也是對推動網絡文學行業的健康發展建言獻策。
「我是網絡文學這個領域唯一的全國政協委員,這次的提案是規範網絡文學的審核制度。」張威認為,網絡文學是屬於通俗文學,意義就在於讓人們在緊張的工作學習之餘,能夠通過網絡文學獲得精神上的愉悅。不過,目前一些網絡平台上的內容良莠不齊,存在導向錯誤、低俗、侵權盜版等問題。如果不加強監管的話,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對整個網絡文學行業是毀滅性的打擊。
張威建議監管部門以清單形式列出網絡文學平台應具備的相關資質,還要加強對相關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管理。對於審核不嚴、投訴較多卻仍不改正的新媒體平台、應用商店應加入黑名單,暫停提供服務,並進行整改。

全國人大代表、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管委會主任林文耀接受採訪

林文耀:將平潭打造成「一國兩制」試驗田
 3月6日,全國人大代表、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林文耀在北京表示,平潭將以「一島兩標」為抓手,推動兩岸融合發展,探索「兩制」台灣方案的實踐,將平潭打造成「一國兩制」試驗田。
林文耀說,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提出的「五點主張」振奮人心,給了平潭更大的發展信心,「作為全國唯一的專門對台綜合實驗區,平潭本身有先行先試科學發展的定位。」
2009年7月,根據國務院《關於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設海峽西岸經濟區的若干意見》,中共福建省委八屆六次全會正式作出設立平潭綜合實驗區的決定。2014年11月,習近平在平潭考察時指示,「實驗區是全國獨創,要繼續探索。」2018年2月,福建省委省政府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快平潭開放開發的意見》,明確要將平潭綜合實驗區「真正建成兩岸同胞合作建設、先行先試、科學發展的共同家園」「致力打造台灣同胞『第二生活圈』」「建設兩岸深度融合的試驗田」。
根據《意見》,平潭實行「一島兩標」政策。所謂「一島兩標」,即大陸標準和台灣地區標準在平潭島內包容共存、互認互通,增強台灣同胞的民族認同感和歸屬感,實現融合發展。
林文耀說,作為全國唯一因台而設、因台而興的綜合試驗區,近年來,平潭在各方面的建設獲得了巨大的發展。以兩岸人員往來為例,這些年平潭拓展了海上直航通道,便利兩岸人貨的往來。2011年11月開通海峽號,2014年5月開通麗娜號,2017年12月開通台北快輪,2019年1月開通到高雄的航線,「僅去年一年,台灣往來平潭的旅客共是15萬人左右,其中台胞8.9萬人,現在還加密了航班,台北一周6個航班,台中一周3個航班。」據介紹,平潭還率先實行台企台胞與大陸民眾同等待遇;積極建立兩岸仲裁中心,用台灣地區有關規定、台灣律師解決台胞間的爭執糾紛。2018年吸引了台灣5000多個「首來族」到平潭,聘請了24名台灣專才參與平潭的公共事務管理。
林文耀表示,平潭綜合試驗區,將在經濟、社會、民生、行政體制等各方都進行積極探索。他介紹,目前,平潭正圍繞行業標準,率先融合兩岸的行業標準、規則、制度,進一步擴大對台資質資格的采認;率先推進教育、醫療、養老等公共領域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的一些措施;「還將繼續探索台胞進入公共事務管理參政議政的具體途徑,讓台胞在平潭的就業工作生活更加便利。」
「最近幾年來,我們也在探索,那就是,平潭能為兩岸的統一做些什麼?」 林文耀說,從「一島兩標」去探索、做出來,「讓台灣的老百姓看到大陸的誠意、包容和開放,然後大家一起坐下來探討今後『一國兩制』的具體實踐。只要把這個門打開了,第一步走出去,慢慢這條路就走出來了,我相信總有一天兩岸的老百姓定能夠找到一個合理的方案。」

國家級非遺傳承人田靜製作建水紫陶

帶著非遺傳承和家鄉青年的希望來兩會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國家級非遺傳承人田靜以自身的實踐經驗建議,通過非遺傳習的方式,一方面為非遺文化培養人才,另一方面帶動更多人就業創業,解決農村留守兒童和老人贍養等問題,助力鄉村振興。
有人在家 家才有溫暖
田靜委員,人如其名,帶著恬靜的氣質,舉手投足間都透露出書卷氣。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建水紫陶燒製技藝代表性傳承人,田靜自己出資開辦了一座佔地4500多平方米的「活態」紫陶技能傳習中心,依托這個工坊,免費對鄉村青年和農村婦女開展技藝傳習。田靜認為,類似傳習工坊這樣的形式,一方面可以保護與繼承建水紫陶傳統技藝,為行業培養專業人才,另一方面可以帶動更多人就業創業,解決農村留守兒童、孤寡老人贍養問題,助力鄉村振興。她說,因為農村裡面不管是留守兒童的問題,還是老人無人贍養的問題,歸結起來最大的根源就是中青年勞動力外流。這些年輕人在外打工,心裡其實並不安定。如果回到家鄉學習一門技藝,可以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也能成為鄉村振興的力量。
田靜還講了一個酸菜的故事。「我一個徒弟的媽媽,以前他兩個女兒都在外打工,她自己吃的真的是隨便,隨便得不行。現在兩個孩子都跟著我在學習,我就經常吃到她醃的酸菜,特別好吃。我就問她說你以前怎麼不做呀?她說做了也沒人吃啊!」說到這裡,田靜感慨道:「他們一旦回來了,一個家庭才能和和美美的。有人在家家才有溫暖嘛!」

田靜和學生們

倒貼錢都沒人來學
然而,因為生活艱難和文化限制,即使是免費教學,剛開始時年輕人也不願來。田靜說,「2009年我們最困難的時候,就是根本招不到人,不要錢都招不到人,那些孩子都不知道他學了能幹什麼,沒有這個概念。他一聽到是文化,是非遺,就撒腿跑了。」所以田靜不但不收錢,還每天給他們發30塊錢的生活補助,讓這些孩子能夠安心學習。即使是這樣,工坊還是有很多困難。田靜說,「年輕人他沒耐心,我經常又當師傅又當媽媽。比如有些孩子學到9天、10天跑了,我就還得打電話,給他做工作。後來慢慢的他自己在學的這種過程當中就開始熟悉了,掌握了,就越來越喜歡了。」
田靜舉例說,她的一個徒弟,來學習之前一個五口人之家年收入總共2萬元。但是學了三四年之後,這位青年自己的年收入就能達到4萬元。另一位青年,來學習的時候穿十公分跟的鞋子,頭髮也染得特別黃,學習之後她慢慢得就把頭髮染回來了,還願意穿中式的衣服了,這讓田靜特別有感觸:「我覺得這種潛移默化太值得提倡了。我教他怎麼去掙錢,掙了錢之後還知道應該怎麼去幸福的生活。」

田靜的建水紫陶作品

為非遺傳承和家鄉青年建言
從2009年招收的第一批青年,到現在田靜已經帶了近百餘名徒弟,很多人出師後已經獨當一面,有的年收入達到7、8萬元 ,成了家庭的頂樑柱。田靜說,自己一定要把非遺文化傳承和鄉村的希望帶到兩會,讓建水紫陶所蘊含的文化精髓與藝術價值得到真正的維護與弘揚。同時,她希望自己的紫陶技能傳習中心能得到相關支持,為非遺傳承保護和發揚創造良好條件。
田靜委員建議,在雲南邊疆民族地區,國家在政策和項目資金投入方面立項支持,成立公益性非遺傳承機構,一方面發展非遺文化,另一方面也為鄉村振興解決實際問題。

【「景」此一點】

染「毒」難道是台灣人必然的宿命?

「『台獨』比梅毒更可怕」,一句金句讓高雄市長韓國瑜又上了一次網紅熱搜榜。他說:2020將會是「中華民國」的生死之戰,意識形態會打到最高點。在距離2020年選舉不到十個月的時間點上,如此語出驚人,不免讓人心中一顫。20日晚間,民進黨參選人賴清德在臉書發文說,民進黨要贏得大選需要這場初選,他要借用初選的平台,跟社會大眾報告未來要如何帶領台灣。
作為台灣地區現在的執政黨且有意角逐下一任大位的台灣主要政黨,當然有更多的義務和責任去回答這個問題。但問題的關鍵在於,他們想給出一個什麼樣的答案,這個答案對台灣民眾是有利的還是不利的。
眾所周知,前幾天,蔡英文召集了一個安全會議,炮製出了一個「因應及反制『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指導綱領」。她表示,「堅決反對一國兩制」,「拒絕任何被統一的過渡性安排」。人們可以通過她所陳述的綱領,瞭解到她以「兩國論」為基調的關於台灣未來的定位。即使她把這稱作是「維護兩岸現狀」。
而同樣作為民進黨重要成員的賴清德又會許給台灣一個什麼樣的未來呢?我們現在還無法確定他會在黨內初選平台上做怎麼樣的立論,但是,大家公認的卻是他的「台獨」主張比蔡英文更激進:不僅公開聲稱自己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還主張「正名制憲」。也正因為如此,許多人擔心他的勝出,會讓兩岸關係的警報拉得更急更響。也就是說,從目前民進黨內兩個檯面人物所曝露的主張來看,他們許給台灣民眾的未來就是以分離為指向的「台獨」主張。倘若如此,台灣民眾不能不去思考,這樣的未來到底對自己是好還是壞。
民進黨兩次上台執政,相信兩岸同胞都有一個很明顯的感受,就是兩岸關係變得緊張了。台灣當局一系列「去中國化」政策、緊縮兩岸交流的措施以及在島內製造的對立緊張氛圍,總是不斷地在刺激兩岸同胞敏感的神經,挑動兩岸民眾對立的情緒。致使兩岸從平和趨向對抗,從開放趨向防範,兩岸關係從和平發展走向複雜嚴峻。
台灣新聞幾乎每天都充斥著一些危言聳聽的消息,就以近幾天來說,今天要查封「惠台31條」網站,明天要對參與兩岸協商交流的人士開罰,後天說要嚴審地方政府與大陸黨政團體合作,再後天說大陸「磁吸」台灣的資本和人才,竊取機密,還要防堵騰訊、愛奇藝透過代理商進駐台灣。真可以說是鬧得個雞飛狗跳,人仰馬翻。
而為了統一內部的所謂「主權共識」,除了大力動用情治單位監控台灣民眾之外,還以「轉型正義」之名對其他政黨進行剖底斷根式的追殺,削減軍公教團體的福利待遇,迫害統派人士,花費大量納銳人的錢來推動「凱子外交」「錢坑軍購」,挾洋自重,搞軍事對抗,渲染戰爭氣氛,致使民怨沸騰,人心惶惶。請問,這裡哪一條符合台灣民眾的利益?這就是民進黨當局許給台灣人民的未來?
回想一下,「台毒」沒有在社會上大行其道時的台灣,人們是不是也過著這樣的日子?「錢淹腳目」的「亞洲四小龍」之首曾經吸引過多少人羨慕的眼光,那時候的大陸,能夠給予台灣民眾的實際利益並不多,而今,大陸逐漸走上發展的快車道,也有了可以更多回饋台灣民眾的能力,在這個時候,兩岸是不是可以有更好的聯結更好的未來?蔡英文不是一直說要給台灣人民保留選擇權嗎?那麼,在這樣一個時刻,台灣民眾是不是可以認真想想大陸方面的建議,認真思考一下「兩制」台灣方案可能帶給台灣民眾的未來呢?
「『台獨』比梅毒更可怕」。沒有什麼「天然獨」,染「毒」也不應該是台灣人必然的宿命!(作者:景艷)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