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9 月 19th, 2019

【新福建】福建緊抓生態環保 健全黨政同責新機制

位於福建省武夷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腹地的桐木村一角

福建省生態環境廳黨組成員、副廳長鄭志忠接受訪談

【本報綜合報導】「建設生態文明,『黨政同責』是個『牛鼻子』,必須緊緊扭住。」9日,福建省生態環境廳黨組成員、副廳長鄭志忠接受訪談時說,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永遠在路上,「黨政同責」制度有效發揮了黨政領導幹部關鍵少數作用,扭轉了生態環境保護單打獨鬥、各唱各調的局面,有力推進福建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各項重點工作任務的落實。
鄭志忠介紹,「黨政同責」是一項系統性的制度設計,把黨的領導貫徹生態文明建設的全過程、各方面,實現了由「政府負責」向「黨政同責」轉變、「末端治理」向「全程管控」轉變、「督企為主」向「督政督企並重」轉變、「軟要求」向「硬約束」轉變等四個轉變。
「當前,生態文明建設正處於壓力疊加、負重前行的關鍵期,如何發揮好黨政領導幹部的作用十分重要。」鄭志忠說,近年來隨著生態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的不斷深化,生態環境保護工作責任制度體系的建立和不斷完善,呈現出「一把手」親自謀劃部署、親力親為,黨政班子分工負責、真抓實幹、一級抓一級、層層抓落實的良好態勢。
一方面實施嚴格的責任體系。福建每年度把生態文明建設、生態環境保護重點任務進行精煉提升,形成黨政領導生態環境保護目標責任書,在每年全省兩會期間由省委書記、省長與九市一區黨政「一把手」進行簽訂,各市、縣(區)也逐級簽訂責任書,層層傳導壓力、層層壓實責任。
另一方面實施嚴格的考核體系。每年度對各地落實責任書情況進行嚴格考核評價,考核結果在次年責任書籤訂儀式上進行通報,並報送有關部門作為獎優罰劣的重要依據。
再者實施嚴格的督察體系。實施與中央環保督察無縫銜接的生態環境責任工作推進機制,整合各類督察通報問題,集中開展省級生態環保「三合一」督察,在全國率先對重大突出生態環境問題實施省委、省政府掛牌督辦,公開曝光典型案例,實施約談。開展百姓身邊突出環境問題整治攻堅行動,推進民生領域突出環境問題整治等,有效落實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監察。
「過去一講環保,就是環保部門一家『單打獨鬥』,現在建立健全『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已經逐步形成齊抓共管的良好氛圍。」鄭志忠說,接下來福建還將繼續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多做經濟發展和生態保護相協調相促進的文章,推動形成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

福建開通服務平台助力企業綠色發展

【本報綜合報導】為進一步深化生態環境領域「放管服」改革,助力企業綠色發展,福建省生態環境廳10日正式啟動運行了生態環境親清服務平台。
在生態環境親清服務平台啟動儀式上,福建三鋼(集團)有限公司工作人員進行了現場演示。在輸入用戶名、密碼登錄平台首頁後,記者看到,該平台共設置了服務企業、公眾參與和第三方服務三大板塊,分設了我要辦事、我要咨詢、親清服務、親情提示、自我管理、第三方機構等欄目。
「過去企業辦事,登錄網址多、系統多、賬戶多、密碼多,事項繁雜,常常讓人暈頭轉向。」福建三鋼(集團)有限公司安全環保部副部長任成忠說,運用這個系統平台,可以實現「一號通行」「一網通辦」,「真正讓企業享受到『數據多跑腿』所帶來的紅利。」
福建省生態環境廳總工程師鄭彧說,為給企業提供更加貼心的服務,平台還開設了環保學習課堂,通過加強對各類環保政策、環保知識的宣傳解讀,讓企業對「應該做什麼」更加明晰;當企業出現輕微或潛在的違法違規行為時,平台將及時預警提醒企業,促其主動整改;當企業遇到困難問題時,可以通過平台的在線咨詢功能,及時尋求幫助,獲得專家的政策指導和技術支持。
截至目前,已有27286家企業在該平台開通賬號。鄭彧表示,今後將不斷優化生態環境親清服務平台服務,提高企業「數字生態環境」能力,幫助企業解決環境治理實際困難,推動企業主動實施污染減排,促進企業實現綠色發展。

在福建省武夷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桐木村,採茶工在精選當天採摘的金駿眉鮮芽。

一片茶葉凝聚一個村莊

【本報綜合報導】清明過後,位於武夷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腹地的桐木村雲霧繚繞,茶香四溢。「80後」的肖和文匆匆告別了城裡的妻兒,回到這個距福建省武夷山市區近2小時車程的山村,過起了晝夜顛倒的生活——白天補覺,晚上製茶。
這是肖和文回村製茶的第十個年頭。大學畢業後,肖和文回到這個有著數百年製茶歷史的山村,接過祖輩的手藝,跟著兄長和父親創辦了茶廠,打出了自己的品牌「起源茶業」,如今年銷售額超過400萬元人民幣。
肖和文所在的桐木村地處武夷山脈的V形大裂谷之中,生態條件得天獨厚,一年四季鳥語花香、溪水流淌,號稱「萬里茶道第一關」的桐木關就立於村尾,自古就是茶馬貿易繁盛之地,更是世界紅茶的發源地。這裡出產的紅茶品種金駿眉和正山小種,四百年前就出口到了英國,成為皇室的下午茶。

在福建省武夷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桐木村,來自江西上饒的採茶工張水翠在採摘金駿眉鮮葉。

因茶而盛,幾百年來,這個位置偏遠的古村從未冷清過,尤其在每年4-6月製茶季,外出的村民紛紛回到村中趕製紅茶,遠道而來的採茶工在茶山忙碌,村子裡茶香四溢、人氣十足。
來自江西上饒的張水翠跟著老鄉第一次來桐木村採茶。她被一位俗稱「帶山」的人帶到茶山,她所採的正是肖和文家的茶山。一同來的上饒老鄉告訴她,這裡的茶樹很「野」,東一群,西一片,漫山遍野,不好采,但張水翠還是想來試試。由於手生,一天下來,張水翠采的茶青不過斤把,工錢百來元。「有活兒干,總比閒在家裡強,何況這裡管吃管住。」張水翠說。

福建省武夷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桐木村起源茶廠,製茶師肖和文(前)對正在萎凋的金駿眉進行翻青。

傍晚時分,張水翠和工友將一天採摘的茶青彙集起來交付茶廠,肖和文開始工作——他要趁著茶青鮮嫩之時,用祖上傳下來的製茶工藝——萎凋、揉捻、發酵、烘焙,連夜製作當地赫赫有名的上等紅茶——金駿眉。「茶青經不起放。」肖和文說。
靠山吃山,一片片茶葉,不僅讓村民的日子越來越紅火,還成了凝聚人心、維繫村民和村莊聯繫的紐帶。「這裡家家有茶山,戶戶有人從事茶葉生意,即便不在製茶季,年輕人也時不時要回村處理業務。」桐木村村主任王坤武說。
王坤武說,桐木村是個大村,下轄27個自然村,人口近2000人。幾百年來,這裡很少有人外出打工,人在村時製茶,人離村時賣茶,古老的村莊生生不息,持續煥發光彩。每一位村民,都知道茶葉對於他們的價值和意義。村子因茶而興,茶因山水而貴,祖祖輩輩守護下來的綠水青山,才是茶葉價值的本源,更是鄉村振興發展、村民凝心聚力的資本。

引零售巨頭攬國際品牌 福州加速打造「新零售之都」

【本報綜合報導】又一世界零售巨頭宣佈進駐福建省福州市。11日上午,世界最大的連鎖便利店集團7-Eleven福建區域特許經營簽約新聞發佈會在福州舉行。
公開資料顯示,7-Eleven是日本零售業巨頭,也是世界最大的連鎖便利店集團,創立於1973年,在全球擁有便利店、超級市場、百貨公司、專賣店等。
去年10月,福州宜家家居商場也在福州動工興建,預計2020年開門營業。
7-Eleven、宜家等全球零售巨頭為何紛紛「瞄準」福州?
福建師範大學經濟學院院長黃茂興教授指出,當前,「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自由貿易試驗區、國家級新區等「多區疊加」效應在福州日益顯現,政策優勢逐漸轉化為發展優勢。
同時,福州早在2017年就提出建設「新零售之都」,持續發力新零售領域。2019年福州市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做活東街口、蘇萬寶、浦上等一、二線商圈,培育消費新業態、新模式,建設「中國新零售之都」。
業界指出,7-Eleven、宜家等全球零售巨頭的進駐,福州市新零售業態將更加豐富。柒一拾壹(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內田慎治也說,看好福建和福州的市場,相信在企業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下,7-Eleven能很好地滿足福建居民消費需求,推動便利店行業升級。
面對新消費新零售的熱點,除了引進國際零售「巨頭」,福州官方還吸引和促進更多的國際品牌進駐。於2019年1月出台的《福州市促進國際品牌進駐培育發展的措施》指出,爭取每年新引進若干個在中國暢銷的服飾、珠寶、腕表類國際品牌入駐福州。
福州市商務局副局長黃武閩說,國際品牌在國際市場得到大眾廣泛認定和偏愛,具有歷史悠久、高美譽度、高價值、高品質、高品位等特點。出台相關促進措施將提高消費品質,打造品位高端、業態先進、帶動力強的核心商圈,吸引和促進更多的國際品牌進駐福州,提升福州城市品位。
目前,福州市已擁有「超級物種」、「盒馬鮮生」等新零售品牌,以及永輝生活、新華都鄰聚生活、見福便利、樸樸超市等各類新零售企業(門店)。專家認為,良好的新零售業態,加之引入知名零售巨頭以及招攬國際品牌,將助推福州加速打造「新零售之都」。

林傳星雙手拿著木棍,不停地纏繞拉扯放置在特製木鉤上的麥芽糖漿,直到麥芽糖漿變為乳白色。這道重要工序叫「拔糖」

霍童麥芽糖 甜蜜的老手藝

【本報綜合報導】味道是一種記憶,如影隨形。
如果你是上世紀60年代或者70年代出生的人,在你的舌尖記憶中,最甜蜜的可能莫過於麥芽糖了。還記得小時候,每每聽到「當,叮叮噹」的聲音從街頭巷尾傳來,小夥伴們馬上捧起家中早就收集好的廢銅爛鐵、牙膏皮、雞鴨鵝毛等,去和賣糖師傅兌換麥芽糖,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滿嘴香甜。

林傳星的妻子孫巧瑤把麥芽糖包裹酥脆的花生等配料揉搓拉成條狀,再用剪子斜剪成塊狀。
林傳星的麥芽糖吸引眾多遊客前來品嚐與購買。

然而,記憶裡的那份甜蜜隨著我們長大消失在時光深處。在現代機械化制糖工藝的衝擊下,製作成本高、工藝繁雜的手工麥芽糖作坊越來越少,這項傳承了上千年的工藝面臨著生存危機。
然而,在寧德蕉城區霍童鎮古街,52歲的林傳星仍堅守著這門手藝。他十幾歲時就跟隨父親學習古法製作麥芽糖,繼承了家族制糖技藝。手工製作麥芽糖看似簡單,但製作過程繁雜且辛苦。要手工製作一桶10多公斤的麥芽糖漿,須先將小麥經過10天的發芽再到蒸煮、發酵、去渣取汁,然後將汁液放置到土灶上的大鐵鍋中,連續熬煮一天一夜,柴火不熄,再到最後的「拔糖」,全程總共10多道工序。

剛熬製出來的麥芽糖呈琥珀色,晶瑩剔透,香氣撲鼻,讓人垂涎欲滴。
新出鍋的麥芽糖漿呈琥珀色,晶瑩剔透,香氣撲鼻。

「熬煮過程費時費力,我們夫妻倆要配合默契、輪流上陣,一人休息,一人守在灶旁,這樣熬製出來的麥芽糖漿才原汁原味。」林傳星說。
其中,「拔糖」最為講究,直接影響成品麥芽糖的口感,這全靠制糖藝人的經驗控制。只見林傳星雙手拿著木棍,不停地纏繞拉扯放置在特製木鉤上的麥芽糖漿,這就叫「拔糖」。通常都是根據糖漿的顏色、手感等,靠適當地加水來進行控制的。「拔糖」大約需10多分鐘,直到麥芽糖漿變為乳白色,這道工序才結束。

林傳星手工製作各式品種的麥芽糖。

「拔糖」工序後,在乳白色的麥芽糖漿上撒上炒好的花生、芝麻等配料,揉搓拉成條,並切成不同的形狀,進行售賣。
「今年春節,在霍童古鎮,大家都忙著置辦年貨,麥芽糖是年貨中不可或缺的。那時一個月還能賺個一兩萬元,平時的生意就不太景氣了,每個月只能賺3000多元人民幣,勉強維持生計而已。」林傳星說。
如今,智能現代化機器正逐漸取代繁雜工藝。堅守和傳承民間老手藝,需要更多像林傳星這樣的手藝人共同努力。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