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9 月 19th, 2019

社論 挾韓流拱韓退王

國民黨擺明2020總統大選就是要韓國瑜參選。黨中央最新的說法是要用「民調徵召」韓國瑜為候選人,這跟先前黨主席吳敦義的「被動提名」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民調徵召」有強制排除黨內有意參選的其他人之效。但無論如何仍有一基本前提,即韓國瑜的個人意願。
韓國瑜訪美後更提高他參選2020的高度,台灣跟海外支持者的熱烈呼應,已經醞釀出國民黨非韓國瑜出馬不可的氣氛,黨中央順勢操作,以民調徵召,無非是挾韓粉已斷其他人之念,其中最主要的是參選矢志不移的王金平。從年初韓流逐漸加大促成韓國瑜參選的氛圍下,國民黨主要參選人之一的朱立倫已經明白表示,若徵召韓國瑜他樂觀其成,但王金平則始終未鬆口,堅持應依黨的提名機制走,即黨中常會早敲定的3/7初選制,言外之意甚明:若韓國瑜不參加初選,就沒有參選2020的餘地。對此韓國瑜也曾在上個月回應他不會領表登記參選。
當時的情境讓人聯想韓國瑜「惜情」,有意回報王金平對他的再造之恩,因此有意禮讓王金平,甚至願意幫他助選。王金平曾經說過只幹一任,也再三表示支持韓國瑜作好高雄拚經濟,兩人間是否有不便言明的默契,更讓人好奇。否則以整個情勢看,王金平縱然自覺頗有勝算,但他在黨內初選能否拚得過朱立倫都讓人質疑,更遑論在韓流強大壓力下,他若一意孤行恐怕會受到排山倒海而至的反撲;以客觀的情勢分析,王金平初選勝出的機率不高,他的堅持因此更格外費解。
原本韓國瑜參選的最大障礙在高雄拚經濟的承諾。高雄20餘年來經濟狀況每下愈況,要想在他上任短時間內有大幅改善談何容易,不過韓國瑜上任以來的努力拚勁有目共睹,他馬不停蹄招商以及促成產品外銷也有初步成果,高雄確實在他上任後已呈現經濟翻轉的契機,他若想上層樓大多數高雄市民應不會反對。至於綠營的制衡唱衰,自有韓流可以抵擋,這樁「任務障礙」應該不是問題,反倒是王金平的「人情障礙」變成他參選的顧慮,也是國民黨的一大困境。
解鈴唯有繫鈴人,王金平堅持不讓,原因弔詭,但與其責怪王金平不識大體,身為黨主席的吳敦義至今仍未出面協調,應也負相當大責任。另外韓國瑜的態度也應表達清楚,他這次到美國隔洋放了許多語帶玄機,讓大多數人認為他參選意願很高,卻僅欲言又止。他回國後吳敦義應儘快跟他見面會商,大家把話說清楚,他若真的不選,堅持回報王金平,也應登高一呼號召韓流,共同將王金平送上2020大位。
不過國民黨心中首選仍是韓國瑜,黨中央有意將初選規則改為「民調徵召制度」的同時,也表示黨內協調最關鍵的對象只有王金平。只是黨修改初選規則,王金平恐更加重「變來變去」的怨氣,且打算以韓流醞釀成的強大民意拱出韓國瑜並逼退王金平,也將更增加吳王協商的難度。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