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8 月 23rd, 2019

中常會幫韓解套 國民黨別把好牌打爛!

 

高雄市長韓國瑜表態無法參加現行制度的初選,黨中央隨即呼籲韓參與初選,高層已定調排除徵召,但也不會舉辦制式的初選。據了解,中常委姚江臨、曾文培等人昨天下午在中常會提出有初選之名,無初選之實的特別辦法,也就是協調式初選,不領表、不登記,把表態參選總統者列入民調,誰最高就提名誰,讓韓郭等人可以各取所需。國民黨中常委提出解套的辦法,也就是要把韓郭王朱周張六人全都列入,直接讓民調最高的出線。
韓國瑜對總統大選發表聲明,但要如何解讀,還是留下很多的討論空間。從字裡行間來看,有兩點是比較明確。其一是無法參加現行制度的黨內初選,其次就在從政理想的施展範圍上,已不局限於高雄,而願意承擔對台灣或整個中華民國的責任。也許會讓韓粉失望的是,但韓畢竟沒直接勇敢的說願意出來選總統,藉此救台灣、救高雄,主要是韓的政見多未兌現,才上任半年就見異思遷,在道義、情感方面,韓確實不宜參選總統。
但韓國瑜為了中華民國的未來,韓有意願投入總統大選,但無法參加黨內初選。除了對高雄市民要有交代之外,因此,韓對國民黨的密室協商很有意見,他希望黨內高層能夠體察民意,重視庶民經濟。韓國瑜認為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密室協商,應該就是無法參加黨內初選的真正原因,這也呼應了韓妻李佳芬所說,背後被開槍的感覺很不舒服,到底國民黨中央在背後搞什麼鬼,可能吳敦義要說清楚、講明白。但吳敦義說,沒人朝韓國瑜開槍,也否認有什麼密室協商,一切都是公平、公正的。
韓國瑜在去年掀起韓流,帶動國民黨在縣市首長的選舉中大勝,如今峰迴路轉,在鴻海郭台銘表態參選國民黨的總統大選提名後,傳統國民黨宮廷勢力反撲,使得韓國瑜雖有意承擔國家使命,卻對黨內初選卻步。因此,據猜測是郭台銘在韓國瑜訪美期間突然宣布參加初選,而且說絕不接受徵召,因事出突然,讓韓有被放槍的感覺,但郭台銘參選絕不會是一時興起,應是黨內高層密謀後推舉郭出馬的,同時還有人放話說韓在出訪前寫信給吳敦義,逼黨要徵召他,若是國民黨繼續玩著密室協商的把戲,初選很可能也會玩假的,那韓還要參加初選?
輿論卻始終對郭董為何突然加入初選戰局議論不停,因此在內外沸騰、詭譎的氛圍中,黨中央又接到韓回拋之球後,無論下一步怎麼走,都要特別謹慎,但基本原則是不宜再拖很久才做決定,拖越久越容易給人不知道還在密室協商什麼的疑慮。
李佳芬一句背後被開槍,感覺很不好。引發外界揣測,究竟誰開這槍?據說是馬英九重新複製當年馬王政爭的手段,趁韓在海外行程,鼓勵鴻海老董郭台銘突襲,使韓不滿,因此韓才發聲明炮轟黨內權貴,請他們為民自重。
事實上,韓國瑜本來有成功不必在我的想法,主要是在郭台銘出線之前,朱、王若在民調上無法贏民進黨,韓有準備為黨為國扛責任,但如果郭台銘有實力贏民進黨,郭只需要對韓知會一下,韓肯定全力相挺,韓並沒有一定要選。韓營卻很在意郭台銘宣布參選時,又順便說了一句拒絕接受徵召,覺得郭台銘參選就參選,何必倒打他一拳?而郭台銘參選前頻頻與馬英九見面,令人覺得案情並不單純,韓陣營認為不排除郭台銘的講話是馬英九建議的。
其實,民進黨的初選也步向密室協商之路,搞出個五人協調小組,本來打算把賴清德搓掉,最多就只能接受蔡賴配,蔡英文甚至放話不惜退黨也要爭取出線,難怪有人認為這個黨要改名叫做民主退步黨。密室協商,使台灣民主倒退卅年,韓國瑜說得很清楚,這是政黨離人民越來越遙遠的原因,藍綠兩黨難道還不警醒?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