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9 月 19th, 2019

【福鼎專刊】瀲城的唐宋時光

瀲城古街新貌

(黃建軍)

瀲城,太姥山下的一個古老村落,宋朝時叫瀲溪、瀲川,明朝時為防抗倭寇,建城堡,稱瀲城。唐宋五百年間的瀲村是福鼎仍至長溪最為輝煌的村落,人才輩出,諸科進士不斷湧現,在朝為官的名臣賢吏眾多,學者名士留芳千載,建有藏書樓、書院、義學。戶盡詩書,文風濃郁,有「一門六進士,百年舉百官」之盛譽。讓我們透過時光隧道,走進唐宋時期的瀲溪。
《福鼎縣志》中記載的最早考中科舉功名的人是瀲城的楊廷玩,唐代任監察御史。「唐,諸科,楊廷玩,字君玉,監察御史。」楊楫在《重建靈峰寺記》中載:「蓋唐代宗大歷年間,楊氏之祖始卜居瀲溪。」
明朝洪武戊寅年,楊景衡書:「楊氏自唐鹹通司馬府君,徒居閩之長溪村,今十有八世,凡五百餘年,其間掇魏科,躋朊仕者數十百人。」「掇魏科」即中舉狀元進士的人,「躋朊仕」就是當任高官者,有數十百人。「司馬府君」指的是楊紹,楊紹為唐朝鹹通年間進士,官居司馬,因此被稱為司馬府君,後任福州刺史。

朱熹畫像

楊紹世居浙江龍游縣,他的祖父楊伯祥於唐天寶九年考中狀元,被封為江南節度使,他的父親也曾任福建御史。楊紹在任福州刺史時去逝,相傳,他的兒子奔父喪運欞柩回浙江過寧德飛鸞渡口時,被大風吹到福安韓陽白石洋,隨後,棺木忽然抬不動,家人只好將其就近安葬在四都才洪嶴里,楊紹也因此被認為是楊氏家族在長溪的始祖。楊紹的第七個兒子楊暄為唐朝長史,就是他首倡建造瀲城的靈峰寺,他的曾孫就是《福鼎縣志》中有記載的最早任官職的福鼎人楊廷玩。唐朝時期的瀲城楊家,科考折桂者眾多,文官名臣輩出,是聞名八閩的書香世家,名門望族。
宋朝時,福鼎的第一位進士是瀲城的楊惇禮,他於北宋崇寧五年中進士,《三山志》載:「楊惇禮,字穆仲,長溪人,歷太學博士,通判秀州,乞致仕,除司勳員外郎,再乞致仕,除監察御史,力辭,時未六十,終朝散清郎。」

進士匾

宋代時,太學是國家最高學府隸國子監,招收八品以下官員和優秀平民子弟,朝廷從太學中直接選拔人才,太學為朝廷培養了大批官員和學者。太學博士就是太學的教授,講授經文、考校程文,以德行道藝訓導學生。當時長溪縣有三位進士先後在太學當任博士,人稱「北鄉三博」,另二位是嘗為戶部郎官的黃薦可、寧德人林介卿。
當時朝廷上各種勢力交集,其中以蔡京的勢力為最,楊惇禮考中進士後,蔡京黨羽有意拉攏楊惇禮,想讓他為蔡黨效力,被楊惇禮堅決拒絕。官場風起雲湧,楊惇禮意識到,或許只有及時隱退才是良策。面對道不相同卻勢力龐大的蔡京一黨,楊惇禮無力爭抗,只好選擇退隱故里。他在出任秀州通判時,不久就請求辭退,宋高宗年間,朝廷任命他為監察御史,他又不去上任,朝廷便允許他在家建言獻策。楊惇禮多次辭官,體現了古代讀書人的風節凜然,剛介有守。
楊惇禮退隱家鄉後,在瀲城建了一座藏書樓,名曰「楊恥齋梅樓」,想來楊公也是一個愛梅之人。宋朝著名史學家鄭樵為著《通史》一書,博覽群書,搜訪天下圖籍,聞說長溪瀲城楊家有藏書樓,藏書萬卷,便不遠千里前來借閱。而楊惇禮的條件是讓鄭樵住在楊家,為孫子楊興宗授業。以書為媒介替楊家子孫聘得名師,這就是讀書人楊惇禮的明智之舉。鄭樵在瀲城留下了一些詩作,其中《蒙井》就稱讚瀲城蒙井井水清澄甘甜,不輸無錫的惠山泉,另一首《藍溪》(瀲溪唐宋時又稱藍溪),描寫宋時藍溪周邊美麗的景色。
宋淳祐年的進士陳鑒之(閩縣人)也曾到過瀲城楊家的藏書樓,留下《寄題長溪楊恥齋梅樓》一詩,詩云:「乃翁愛書書滿樓,萬軸插架堪汗牛,乃公愛梅梅繞樓,千年老干如蒼虯。梅護群書俗塵絕,書對梅梢滋味別,有時掩卷靜倚闌,簷角一枝擎淡月。」說的是楊家藏書樓的書架上,書卷軸多如汗毛,而楊公當年種下的梅樹也已長成蒼虯的老梅干,詩書一卷,倚欄品讀,樓下梅香撲鼻,月光下一枝梅花沖天怒放,這般的場景,堪稱讀書人的「桃花源」。

瀲城古堡(李步登 攝)

福鼎民間有「楊察院攻打草王埕」的傳說,講的是宋朝瀲村出了個進士楊國顯,因在朝廷擔任監察御史,人稱「楊察院」。出京巡按時,到了家鄉瀲村,村民向他控告巴蕉寺住持為非作歹,殘害百姓,許多上山進香的婦女頻頻失蹤,於是楊國顯便上山暗訪,不料卻被奸人所抓,後經司廚僧救助,方才逃離困境。脫險後,他在端午節前一天指揮官兵剿滅作惡多端的住持和僧徒,燒燬寺院,救出被抓的婦女。傳說中的楊察院應該就是指楊惇禮,草王埕山就是瀲村附近的草堂山,該山上有座安福寺,於宋朝年間被燒燬,太姥山的國興寺也是在宋淳祐年間被大火燒燬的。不管傳說是否有事實依據,但都可以說明百姓對楊惇禮這位監察御史的肯定和崇敬之情,認定他是能為百姓除惡排擾的好官吏。

瀲城古堡城牆(林昌峰 攝)

楊興宗是楊惇禮之孫,從小天資聰慧,勤奮讀書,得到祖父的悉心指導和教育,少時曾隨史學家鄭樵學習,及長大又到莆田跟林光朝學習,林光朝是理學名家,人稱「南夫子」。他於南宋紹興三十年中進士,任鉛山主簿時,南宋與金國正處於對峙階段,當時的丞相主張與金國議和,派人跟楊興宗講,只要他支持議和,就有好職位相送,興宗毅然拒絕,不僅如此,他還多次上書丞相府,反對議和,主張抗金收復失地。宋孝宗知道這件事後,很欣賞楊興宗的志向,便任命他為武學博士,講授兵書理論和軍事對策。後轉任校書郎,遷司勳郎。楊興宗為官敢於直言,耿介廉潔,剛正不阿。太尉張說為人陰險狡詐,楊興宗便上書彈劾張說的罪行。後又因直言得罪丞相虞允文,被調任處州知州。《宋史·會要》載,興宗知處州「政無可紀」,《道南原委》言其「大有政聲」,清廉守正,為政有聲,為官有節。
江蘇常熟博物館存有一塊宋代墓誌銘,墓主人是宋太宗次子的五世孫趙不沴,墓誌銘由楊興宗撰寫並正書,這是如今唯一可以見到的楊興宗手跡。趙不沴被稱為淡泊名利、扶危救困的宋室宗親,這樣的人請楊興宗寫墓誌銘,可見當年楊興宗的人品和官聲都是得到肯定的。

瀲城楊氏族譜

楊興宗的繼母林氏過世後,楊興宗請永嘉學派的理學大家陳止齋為其寫墓誌銘,此文載《止齋文集》,墓誌銘上記載,楊興宗為太學舍生時,繼母林氏常常托人寄銀兩給他,供他在太學讀書生活,這些錢是她平時做手工女紅紡織所得的。興宗的父親常年在外做官,是繼母在家操持一家生計,晚上還得做女工,甚是辛苦,興宗為此很是感動,便立志要報答母親,銘記親人的恩德。
楊楫,宋淳熙年進士,是朱熹的弟子,亦是一位理學大家,官居安慶知府、湖朝提刑、江西運判等。楊楫對老師朱熹很敬重,朱熹到長溪時,他步行到赤岸(今霞浦)將老師迎請到瀲城自己家中,並在他家東邊向陽開闊之地建造石湖書院請老師講學,又一起到桐山高家同登一覽軒雅聚講學,傳播理學思想。

石湖書院

石湖書院後來成了瀲城楊家祠堂,楊楫置田百畝用於祠堂祭祀,並於每年春秋兩季在祠堂內辦義學,延聘學問和品德兼優的名師教習族人及親戚子弟,詩書傳家,福澤綿長。到了明朝成化年間楊家祠堂又損毀嚴重,二十二世孫楊㶵集族人捐資重建石湖書院,建前後兩屋,裡屋放朱熹和楊楫的神位,外屋置放楊家先祖的神位,並在書院一旁建石湖東觀,讓守祠的道士居住。
宋代的石湖書院和楊恥齋梅樓幾經損毀,如今已不復存在,遺址在靈峰寺和古城堡之間的田野中,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重建石湖書院和藏書樓,延續千年文脈,傳承理學精華,更重要的是重塑讀書人的精神家園,承繼歷代家族先賢的德業,修身為本,詩書傳家,優雅生活,讓書院閃爍的人文精神發揚光大。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