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0 月 15th, 2019

【新福建】福建加快「絲路」電商發展 增創外貿新優勢

福建省加快推進跨境電子商務海外倉建設,支持傳統外貿轉型升級。

 

【本報綜合報導】福建正把目光投向「『絲路』電商發展」,以增創外貿新優勢,打造對外貿易高質量發展新引擎。
福建省商務廳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福建已出台一攬子政策措施,從加快主體建設、加快產業集聚、拓寬跨境通道、優化發展環境等四個方面,加快推進「絲路」電商發展。
官方統計數字顯示,2018年,福建國際快遞業務量達4111.22萬件,同比增長27.1%;保稅進口同比增長146%。
目前,廈門市已被列為國家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福州、平潭亦獲批成為跨境電子商務保稅進口試點城市。福建官方支持廈門市用足用好綜合試驗區政策,著力在跨境電商業務流程、監管模式和信息化建設等方面先行先試,做大做強跨境電商產業;支持福州、泉州、平潭、莆田複製推廣全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成熟經驗做法,積極爭取設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支持福州、平潭拓展跨境電商零售出口業務。
除加強「絲路」電商主體建設,福建也加快電商產業集聚。官方稱,支持福州、廈門、泉州、莆田、寧德等地充分利用傳統產業優勢,及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保稅進口試點城市、對台海運快件試點城市、市場採購貿易方式試點、綜合保稅區等政策優勢,建設各具特色的跨境電商產業園區或特色小鎮。


福建擁有1580多萬華僑華人,分佈在全世界188個國家和地區。突出的僑台優勢,是福建發展「絲路」電商的重要優勢。
福建為此支持各類企業利用海外僑商貿易網絡和人脈資源優勢,整合境內外市場、倉儲物流配送及售後服務體系,打造全球供應鏈集中採購平台,做大跨境電商業務規模,開拓「海絲」沿線國家和地區市場;著力打造閩台跨境電商物流黃金通道,做大閩台海上快件規模,支持跨境電商倉儲物流服務企業拓展國際海空貨運專線。
海外倉是跨境電商必不可少的載體。目前,福建海外倉建設位居全國前列,海外倉總面積已超過35萬平方米,網點遍佈美國、英國、日本、澳大利亞、捷克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
官方表示,將引導企業到「海絲」沿線國家和地區及其他境外經貿合作區建設海外倉;探索在福建自貿試驗區設立自貿保稅總倉,在「海絲」沿線國家和地區設立自貿分倉,吸引貨物通過福建口岸分撥至全國各地;支持企業昇級改造海外倉儲管理系統,推動海外倉運營數據與福建省國際貿易單一窗口服務平台對接,打通供應鏈數據通道。
面對「海絲」沿線市場,福建還鼓勵亞馬遜、eBay、谷歌、阿里巴巴等國際知名平台,與福建鞋服箱包、傢具家居、工藝配飾、戶外體育等優勢產業融合,擴大對「海絲」沿線國家和地區跨境電商出口;加強與「海絲」沿線國家和地區探索開展跨境電商物流、通關等全產業鏈服務合作。

福建2018年環境質量全優 續保全國領先

【本報綜合報導】據福建省政府新聞辦3日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介紹,2018年,福建水、大氣、生態環境質量繼續保持全優,持續保持全國領先。
其中,水環境質量方面,12條主要河流水質狀況為優,Ⅰ類~Ⅲ類優良水質比例為95.8%。集中式生活飲用水水源地水質保持優良,122個縣級以上集中式生活飲用水水源,水質達標率為100%。主要湖泊水庫水質基本保持穩定,全省19個主要淡水湖泊水庫中,水質達到Ⅲ類及以上的有17個,占89.5%。近岸海域海水水質較好,優良水質按點位比例評價,優良水質比例為85.1%;按面積比例評價,優良水質比例為93.0%。
大氣環境方面,全省68個城市空氣質量達標天數比例平均為97.5%;九市一區城市空氣質量達標天數比例為95.0%(按新標準計算為97.6%);PM2.5濃度26微克/立方米,比全國平均水平低33.3%。全省9個設區城市環境空氣質量從優開始排名,依次為南平、寧德、莆田和龍岩(並列第三名)、廈門、福州、三明、泉州、漳州。在全國169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廈門、福州分別位列第7位、第8位。
生態環境方面,全省生態環境質量繼續保持在優良水平,森林覆蓋率66.8%,繼續位居全國首位,生態環境狀況指數繼續保持全國前列。全省共10個縣(市、區)獲得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範縣(市、區)稱號。全省共建立自然保護區93個,其中國家級17個、省級22個,自然保護區總面積45.6萬公頃。
據悉,近年來,福建在服務高質量發展、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生態環境執法監督、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等方面下功夫,並取得積極成效。其中,在水污染防治方面,福建已對全省2萬多家排水企業、1萬多個入河排污口實現精準溯源;連續三年將小流域整治列入省委省政府為民辦實事項目,省級財政累計投入15億元專項資金,撬動全省有效投資超過65億元;2018年,全省共辦理環保行政處罰案件4467件、處罰金額2.89億元,辦理移送公安機關實施行政拘留案件368起、涉嫌環境污染犯罪案件109起。

福建光澤探索「無廢城市」縣域實驗

這是以穀殼和雞糞混合物為原料發電的環保電廠——福建凱聖生物質熱電廠。電廠每天可處理約1000噸雞糞廢棄物,2018年實現發電量1.63億度。
最近,生態環境部會同多部委在全國啟動「無廢城市」建設試點,福建光澤以縣級代表身份,作為「特例」,參照「無廢城市」標準展開縣域循環經濟的探索,有力地促進了固體廢物的再利用。

桌圍上的龍頭平凸有致,猶如3D畫般栩栩如生,需要一定的繡功。

閩台刺繡工藝 金蒼繡指尖上的美麗

【本報綜合報導】金絲銀線,平凸有致,五彩斑斕,栩栩如生。這便是金蒼繡,一種源於明清、盛行於閩台的刺繡工藝。它與兩岸民間信俗緊緊維繫,風靡華人世界數百年,驚艷了時光。
省級非遺傳承人林秀清與金蒼繡相伴四十多載,「靜心」是她擅長穿針引線的訣竅。「可惜這麼美的刺繡,現在乏人欣賞,希望能有更多年輕人來學習,把它傳承下去。」林秀清說。

刺桐繡法的延伸
金蒼繡是古時泉州刺桐繡法中延伸出的一派,由於多用包裹著棉質細線的金線繡成,其狀如蔥(閩南語中「蔥」「蒼」同音),最早被稱為金蔥繡,後雅化為金蒼繡。
自古以來,閩台地區各種民間信仰頗為興盛,衍生出許多宗教用品。掛在宮廟門楹上的彩、祭桌的桌圍、神佛塑像的穿著,還有神佛出巡所用的傘布、繡旗、幢幡以及道服、戲服、木偶服……這些物品,離開了金蒼繡,似乎便少了幾分莊嚴與神聖。
對於不同地區客戶的偏好,林秀清瞭如指掌。「台灣喜歡刺繡密集、顏色鮮艷,香港和新加坡則喜歡素雅簡約。風格雖不同,但對品質的要求卻是一致的。」走進林秀清300多平方米的工作坊,映入眼簾的是一尊尊穿著金蒼繡品的神像。每年,這裡都要賣出價值100多萬元的金蒼繡品,其中七成銷往台灣。

林秀清從16歲起就跟隨姐姐在家裡學習金蒼繡,至今已有40多年。

半世紀嶄新如初
金蒼繡多以綾羅綢緞為底,繡前需巧妙使用油紙,把樣圖印在底布上。選擇繡線和材料也有講究。其中,金蒼線由好幾股棉質細線凝成,根據需要將3至12股的細線擰成一股,塗上金、銀色的漆,既能「提亮」又可增加質感。「保存得好,繡品可幾百年不褪色。」林秀清說,她母親的桌圍用了50多年,依然嶄新如初。
運用平繡、凸繡、荔枝跳等繡法,金蒼繡的圖案鮮亮活絡。例如,林秀清珍藏了一件自己的龍頭桌圍繡品,高0.86米、寬1米,龍眼瞳孔用黑布做成,眼白則用兔毛縫上,龍鬚用棉質絲線搓成圓條狀,再用絲線橫向捲起使之更加緊實,整個龍頭猶如3D畫般栩栩如生。作為從藝40多年的老師傅,林秀清針下乾淨整潔。在這幅桌圍中,她運用深淺兩種不同的藍色繡線表現波浪紋理的節奏,與普通繡品放一起對比,高下立現。
繡這樣一件桌圍,她需要每天工作8小時,連續2個月方可完成。即使現在機繡和組合繡早已大行其道,手工繡仍占金蒼繡銷售的70%以上。這,便是手藝人的價值所在。

林秀清的金蒼繡作品

憂慮傳承人難覓
比起巧奪天工的作品,繡娘們「一坐就是一天,一做就是一輩子」的工匠精神更令人欽佩。從16歲起,林秀清跟隨姐姐學習金蒼繡,隨後進入泉州錦繡莊工作。從普通的繡娘到管理人員,她在錦繡莊用28年學習提升,多年的積累才換來精湛的技藝。
林秀清的堅持,帶動她身邊不少人加入金蒼繡工作坊,包括嫂嫂、弟媳和女兒。但是,幹這一行的少有外人,尤其是年輕人。
「曾經有一位博物館工作人員感興趣,但跟我學了一兩次,就沒再來了。」聊起傳承人難覓的現狀,林秀清歎了口氣。她說,想學一門技藝的人並不少,但學習金蒼繡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和耐心,不僅要有手眼協調能力,還要耐得住寂寞、靜得下心,要熬過漫長的練習才能出師。她也曾到泉州多所特殊教育學校招工,可惜「免費教也鮮有人願意學」。
「最基礎的平繡技巧,新手練熟至少要半年。招不到人,是我現在最大的憂慮。」林秀清說,20多年前的錦繡莊有100多位繡娘,而今她的工作坊只有12人,其中10人是老師傅,不少人甚至已經當了奶奶。

圖振興瞄準創意
眼下,女兒蔡玲玲是林秀清傳承金蒼繡最大的寄托。曾經,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蔡玲玲也嫌做刺繡「枯燥單調」,學藝半途而廢。10年後,當自己也當了母親,蔡玲玲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繡床邊。她從頭、從零學起,車繡、畫圖、平車……每天手不離針、眼不離線,一坐至少9個小時。
「做我們這行需要手眼好,上了年紀可能就比較吃力。」傳承母親的技藝,成了蔡玲玲的天然期盼和使命。雖然是「初學者」,但受母親影響,她對自己的要求比別人更嚴格,因為「工匠精神的錘煉先於技藝的培養」。林秀清說,女兒刺繡速度不快,但比較精細,一點點不好就要拆開重做。正是這樣的精益求精,讓蔡玲玲的作品在今年舉行的第十四屆中國(莆田)海峽工藝博覽會優秀作品評比中獲得金獎。
談到未來,蔡玲玲已經有了一些點子,「想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多做一些有創意的東西」。目前,金蒼繡品一般用於宗教祭祀和傳統戲曲,使用範圍有限。蔡玲玲打算把產品往婚慶和文創市場拓展,做些鴛鴦荷包、新人布偶、枕頭和掛飾等,讓金蒼繡更加多元化、大眾化,進入尋常百姓家。
對於母親最頭疼的招人,蔡玲玲也有一番見解。「做刺繡時間長,又要求靜心學,也許年輕的全職媽媽們才是最佳人選。」她大膽設想,白天孩子上學,媽媽們來上班,學精了還可以把繡品帶回家做,「金蒼繡的文化和藝術價值未曾改變,有心的人自然讀得懂指尖上的美麗」。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