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3 月 5th, 2022

以病为师的旅程 医疗自主权与善终权

常佑康医师担任病人自主权利法的核心讲师,希望帮助人人享有医疗自主权与善终权。

倏忽来到台北慈济医院服务已经是第十四年,从医院的启业前到现在,首先要感恩许多「病人老师」教导的宝贵临床经验,印证了医学教科书与论文里的知识。以前使用传统放射治疗技术,治疗肝癌与肺癌病人的成绩并不好,和科内张秋雄组长参考国外医学论文,发展出立体定位身体放射治疗技术,克服了肿瘤随着呼吸改变位置的难题,大幅改善了这些病人的治疗成果。为了减少脑转移病人,接受传统全脑放射治疗之后,逐渐记忆力退化甚至是发生失智症,我们以锐速刀技术,成功治疗病人脑内多颗肿瘤,并保护病人的海马回。这些创新的想法与进步,都是为了解决病人的临床问题,让病人有更好的治疗结果与品质。
现在医学突飞猛进,癌症病人有许多标靶药物、免疫药物、放射治疗技术,因而改善了病情,令人振奋。然而,现代医学因过度专科化,看疾病的角度也逐渐从看一个器官,窄化到一个分子或基因的层次,而有见「树」不见林,甚至是见「叶」不见林的局限,从而忽略了人的整体性,心理、灵性、家庭与社会层面对病人生理层面的影响与互动,这是我辈医师必须小心的陷阱。因此,在教导年轻医师们时,我都会耳提面命,提醒他们看病人时要有「全人」的观点,而且要好好学习医病沟通与告知坏消息的技巧,注意病人的情绪起伏,在适当的时候,承接与同理病人的情绪,给予病人希望。
掌握了医病沟通的能力,才能拥有进入病人内心的钥匙,也才能真正与病人同感与同在。医学必定有其极限,但即使极限到来,我们仍然可以继续陪伴病人,给予真诚的安慰。我永远记得,当我出现在安宁病房,探视我曾经照顾过的病人时,病人与家属眼中露出的光芒。此时此刻,他们都知道身为放射肿瘤科医师的我已经无能为力,却总是给予我真诚的招呼与热情的握手,这种互动是身为医疗人员才会拥有的特殊时刻,也为悲伤的家属带来最直接的安慰。
四年前,在医院评鉴前一年,因缘际会成为医学伦理委员会的总干事,由于自觉经验与基本概念都非常不足,内心非常惶恐,于是赶快买了一本临床医学伦理的原文教科书,认真地阅读。在处理医学伦理咨询案件,及与临床医护团队讨论医学伦理案例时,慢慢发现,其实这些案例,相当多的部分是沟通问题,如医疗团队如何有效地传递医学讯息给病人及家属;病人与家属也许有些看似不合理的要求,真正深层的原因是什么?医疗团队如果可以站在病人及家属的角度,来理解他们的感受与动机,避免落入「可以」与「不可以」的二元对立中,自然可以找出彼此都能满意的解决方法。
2015年12月18日,攸关每一个国人医疗自主权与善终权的《病人自主权利法》在立法院三读通过,可以预期的是,三年后正式实施时,临床医疗人员将受到很大冲击。同时,也有一些医师提出不少质疑。在担心的心情下,我开始参加《病人自主权利法》的研讨会,后来也报名了孙效智教授开设的核心讲师课程。了解了这部法律的立法理念与法律设计后,发现这正是台湾等待了很久的一部法律,于是开始在院内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很幸运地,陆续获得一些同仁认同,我们组成了一个小组,在院长的支持与张恒嘉副院长的带领之下,终于排除许多困难,在今年初(2019)《病人自主权利法》正式实施之后,顺利开设了预立医疗照护咨商门诊。
回首这一路走来,在坚守放射肿瘤科医师本分的同时,屡屡走上不同的路,而有许许多多的学习与收获,尤其是在慈济遇到明师,启发了慧命,并学习著将佛法应用在自己的工作与生活里,更是深觉感恩。证严上人教导弟子要「以病为师,转苦成粮」,相信在未来的旅程中,还会有许多挑战与成长,令人期待。

台北慈院开设预立医疗照护咨商门诊,常佑康医师与社工师吴芳茜主任及护理师等与预约门诊的民众会谈。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