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5 月 20th, 2022

企业老板荤转素的奇妙因缘

动物是随业而来,众生都有灵性,我不应该为了美食,为了吃去造这个杀业。──昶和纤维兴业公司董事长陈明泽

以前我有很严重的异位性皮肤炎,台湾的医师治不好,只好到日本接受治疗。他们的治疗方式很特别,要我住在那里45天,还要吃他们提供的饮食。
我不可能留在当地那么久,只能拜托医院给食谱。拿了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食谱,还交代猪肉、鸡肉、鱼不能吃。为什么不能吃?医师说,这些动物的肉有很多污染,有重金属、抗生素、生长激素,这些都会诱发过敏性皮肤炎,只有不吃,病情才有办法改善。
我过去是一个美食家,定期到渔港买新鲜海鲜回家。2011年5月又去了南方澳渔港,有个小贩远远跟我挥手,说有两条活跳跳的钱鳗。我听到钱鳗,当然知道是高档食材,没有考虑就买回家。
当天晚上要料理时,从冰桶拿出的两条鳗鱼完全不动,过去的经验,泡在水里10–15分钟就会苏醒,那天奇怪了,泡了30分钟就是不动,我想应该是没有生命了;想稍微清洗后再剁成一段一段来炖中药,没想到,其中一个鳗鱼头,咬住我左食指不放,当下感觉整个人像被雷电到一样。心想奇怪了,一条没有生命的鳗鱼,已经被剁成剩一个头,还有这么大的力道。
简单包扎后,请外佣接手料理,2分钟后听到大叫声,竟然鳗鱼头也咬了外佣的左食指跟大拇指,她用手扯开后鲜血直喷,赶紧送医缝了六针。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刚好参加了水忏,经由悟达国师长人面疮的故事,了解到原来我跟这条鳗鱼结了恶缘。为了化解恶缘,入水忏后就开始茹素一直到现在,异位性皮肤炎也不药而愈。
过去不管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海上游的,我全吃过;有人觉得大象的鼻子对身体很补,我也吃了,但很奇怪,吃完当夜就发高烧,当时不懂因缘,只觉得身体好好的,吃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病了三天没办法下床,现在回想起来,原来我不应该去吃这些动物,因为动物不是让人类吃的,牠是随业而来,众生都有灵性,不能为了吃,而去宰杀牠们。
我们做企业的人,耐性不足、非常霸道,茹素后,我感受到精神愈来愈好,变得比较有耐心,也少用指挥命令方式跟员工沟通;之后我也鼓励员工茹素,刚开始大家都不习惯,渐进式的慢慢沟通,每个星期两天提供免费素食。
早年我在分配事业和志业时间,20%是志业,80%是事业。有次拜见上人的时候,看到上人非常忙碌,要处理全球的灾难,又要面对每天各种变化,付出非常多;突然间闪过一个念头,我为什么要用到80%的时间来做事业?原来我是想到自己的种种利益,满心牵绊放不下,智慧又不够,这时如果运用上人教的法,事情就会单纯化。原来,要把时间管理好,靠的就是要闻法,一定要有智慧、一定要用智慧。
现在进入了慈济,不该有的享受都没有了,自然而然多出很多时间,我要做一个全心投入的志工。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