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16th, 2019

導論 走路的樂趣 不默生

2004年10月8日晚的路倒以後,經醫師搶救腦部開了3次刀痊癒,我幾乎每天從不間斷我的運動作息,我所謂的運動,不是屬於年輕人的那種激烈運動,而是一般適合老年人的「走路」。聽起來好像不怎麼厲害,但走路其實可以成為一劑特效藥。
數項研究指出,就算是以中度或悠閒的步伐走上至少30分鐘,對大腦和身體都有用。一項最近研究發現,60-88歲成人如果連續12週每週4天都走30分鐘,就能強化大腦與記憶有關的區域。一項針對嚴重憂鬱人士的領航研究也發現,在跑步機上連續10天每天走30分鐘,就足以大幅減少憂鬱。
如果你目前沒有規律運動,哈佛醫學院的人建議你從每天走10-15分鐘開始,慢慢進步到健走30-60分鐘。
我的運動時間不是很固定,但,我卻總是喜愛,在每天的黃昏時刻走路運動。經常聽人家說「夕陽無限好,可惜近黃昏」,有一點惋惜一天將逝的遺憾!我卻不以為然,我從來便喜歡黃昏將近的美景,一天將近的彩霞美得炫目,經過一天烈日的曝曬,大地一片乾澀,黃昏的日照顯得疲軟;彩霞正是黃昏美景的寫照。
小時候在故鄉,我經常一個人顧家,大人們都出外營生,要在日頭下山後才會回家,我就在屋外,還有人聲相伴的地方等候家人的回來,我那時,不敢明白說出自己是恐懼黑夜!
現在,老來對於黃昏的景象,更是別有一番滋味,那滋味,也是不敢明確的告訴人家:害怕老之將至!
在走路的過程中,我通常有一個習慣:構築文章寫作的素材,腦筋隨著眼前景象的變化,不斷釋出想要寫作的素材,同時在走路的過程當中,思索寫作題材的合理性,這當中的修正,給了我很多助益,我因而樂此不疲!一天過完,總是期盼第二天快快到來,這也成為我生活中的樂趣!
當然,我也曾在暗黑的清晨「逐星而行」,我總是找天上最後消失的那一顆星辰,即使天色明亮了,那顆星辰仍然明亮的伴隨著我返家。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