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5 月 15th, 2021

走入德化 一探手工製瓷

李實溫在開窯門,瓷器的燒成溫度約1300攝氏度。

德化陶瓷以「白」見長,白瓷的燒製技藝被列入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早在宋元時期,德化就燒製出晶瑩如玉的瓷器,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出口商品。近日,記者來到德化,體驗製瓷過程。
51歲的李實溫是德化桂陽鄉洪田村人,從事陶瓷燒製工作20年,算是「年輕」的老師傅。他告訴記者,這可不是普通的泥巴,是著名的德化白瓷原料「瓷泥」。
德化瓷業延續千年,與得天獨厚的瓷土資源分不開。上天眷顧,讓這個藏在深山中的小縣擁有非常豐富的瓷土礦,幾乎18個鄉鎮都分佈有瓷土礦,種類多樣,更重要的是鐵、鈦等雜質含量低,質量好,燒後白度高。

拉坯、修坯 五年方具功力
揉泥是製作瓷器的第一步。
李實溫用線切一塊事先和好的泥,放在桌案上,像揉麵一樣揉起來。他說,要勻速向一個方向揉,把泥揉勻揉透,將裡面的空氣都擠出來。如果沒揉勻,器皿各個部位燒製後收縮程度就不一樣;如果殘留空氣,燒製時瓷可能會炸裂。
一小塊瓷泥搓揉了半個小時,他使勁拉扯,又用拳頭砸了幾下,點點頭,滿意地說:「成了。」此時,泥團更有韌性,手感細膩綿潤。
「可以做造型了。」李實溫說,現在做瓷器,瓷坯也有用機器或模具成型的,但檔次比手工拉坯要低。德化白瓷眼下還是以手工拉坯為主。「從明代開始,德化瓷藝人就利用當地優質的高嶺土,使用捏、塑、雕、刻、刮、接、貼等八種技法製作精美的瓷塑,釉色乳白,如脂如玉,色調素雅,享有『象牙白』『中國白』『國際瓷壇明珠』美譽,成為中國白瓷的代表。鄭和下西洋所帶的瓷器,就有福建的德化瓷。」
拉坯就是將泥巴簡單做出想要的瓷器的形狀。在旋轉的操作台上,拉坯開始了。李實溫沾了點水在手上,雙手護住,讓泥團圓滑成型,隨後握住泥團慢慢向上,及至頂端時用拇指扣住「圓泥柱」的中心,不一會兒,一個碗狀的坯就做好了。
之後,濕漉漉的坯要放在陰涼通風處,晾至半乾,才能進行下一步——修坯。因是手工捏製,剛晾乾的瓷坯沒那麼精細,要進行修坯。
只見師傅們用不同的刀具對坯的各部位進行修理。長刀、短刀、彎面刀……9種刀被用來應付不同的造型。修坯時,要保持絕對的安靜,哪怕是喘氣,都可能讓刮蹭的厚度有所偏差,從而毀了瓷坯。李實溫說,這樣的氣定神閒,練上五年左右才能初具功力。
修好的坯經簡單素燒,模具才算是真正成型。

瓷器燒成後,李實溫從窯膛裡拉出窯車。

一窯燒12小時 人須盯著
做好模具,就是上釉。上釉前,要將釉料在水中充分攪拌均勻,隨後將模具放入釉料浸泡。拿起模具時,要把模具在油料中勻速旋轉很久後才慢慢提起。只有這樣,才能讓釉料均勻吸附在模具上。
「更難的是燒製,陶瓷三分靠做,七分靠燒。燒製過程中,溫度的高低、時間的長短、氣候的變化、爐內氣壓的大小,每個因素哪怕有著細小的變化都會影響燒出的瓷的質量。」李實溫說。
記者跟隨他來到生產車間,推開大門,一股熱浪撲面而來。八個大小不一的窯爐分佈在車間內,大的有4立方米,小的也有2立方米。如今,德化告別了以柴火、焦油燒窯的歷史,取而代之的是電、天然氣窯。廠裡兩個大的天然氣窯和六個小電窯都由他負責。
裝窯了。李實溫把記者安頓到安全位置,拉開大號窯爐厚重的門,記者頓時有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覺。「雖已停火幾個小時,但餘溫還有60攝氏度左右。」說著,他把大小不一的坯有序擺放在軌道上的碳化硅板,擺滿後,用8個支柱支撐住4個角,在上面又安放碳化硅板,就這樣一層一層疊放。他說,疊板子時要正,適當留空隙,以便火焰通行。
兩個小時後,大汗淋漓的他終於完成裝窯。
「電窯更辛苦。要彎腰爬進去,從底下開始擺坯,一層一層往上疊。」他說,瓷器的燒成溫度要1300多攝氏度,連續燒12小時左右。「燒製時,瓷上的釉料在流動,溫度低了,瓷器很可能沒燒透,高了,又可能讓過多的釉料從模具上滴下來。所以,要時刻關注溫度表的變化。天然氣窯在升溫過程中,要緩慢加氣,全程出不得一點紕漏,人須盯著。」
窯爐的溫度逐漸升高,車間溫度也升高,就是大冬天也感覺像在桑拿房裡。所以,對他們而言,生活中只有夏天,每天熱得不想說話不想動,吃飯沒胃口,一天到晚不停地喝水,還覺得口乾舌燥。
「難度最高的是燒製,沒有一份堅持,無法做到。」李實溫學了整整10年,才算是出師。
李實溫對傳承有些憂慮。德化瓷的燒製方式全面從傳統窯變成現在的「氣窯」「電窯」,更環保、更方便、燒製溫度更可控。「許多大師都學會使用現代設備。老匠人會用新手藝,可新匠人對老手藝知曉不多。老手藝傳承千年,能賦予作品以生命力和感染力。」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