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7th, 2021

【0627導論】 老殘感觸 不默生

 

對已經參與過許多大小選戰經驗的老殘來說,2018年底的地方首長九合一選舉,老殘感觸特別深刻,在洗腎室裡由於大多數是老弱病人,沒有人還有餘力閒情去談選舉政治;洗腎室的護理士們,更有忙不完的日常工作等著她們,在這個場域裡對選舉的話題是冷漠的。
老殘也不興與病友們談論選舉政治的事宜,老殘默默地看著眼皮下晃動的病友,每個人皆有其不一樣的特色。但,唯一的共同點是:身體被病魔束縛,餘生之中,有多少時間要躺臥病床接受治療,何時治療停止?也就是他們生命停止的時刻。那一刻的到來是殘忍的;也是痛苦的解放,這一生的病痛就此完全解脫了,老殘的命運就是如此「懸著」。老殘生來的個性喜好打抱不平吧?據說這也是成為一個作家的基本條件。
有時候;有些事情,老殘覺得不得不講,實在不是他喜歡這樣,實在是這個社會上「姑息養奸」的人以及事太多的緣故。因此,而害到整個社會風氣在敗壞、退化,再往下走,使得咱們的後代失去社會競爭力,這並非下一代的錯,而是上一代的貪婪,使得社會資源被消耗殆盡。
支持老殘活下去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想看到今日的花,結成明日的果。他的思想是正面的;多元的,他沒有能力去引導別人,但,總希冀自己的文字能改變他人的思緒。而,他忘記現代人是不閱讀文字,只想用影音來麻醉自己。也許,這樣對一個人的生活來說比較單純,不用那麼複雜。
也許這是老殘長久以來沉浸在文字迷障中的結果?但,脫離了文字,他還能做什麼?可能,到了死前一刻,他還是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選擇」吧!他有時會捫心自問:我是不是很悲哀?
在與時間賽跑的日子裡,老殘因為有好友們的支持與鼓舞,得以努力的支撐下去,生命,對老殘而言已經是「再造神奇」!日出日落的循環就如此在老殘心中延續著。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