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6 月 13th, 2021

【0627导论】 老残感触 不默生

 

对已经参与过许多大小选战经验的老残来说,2018年底的地方首长九合一选举,老残感触特别深刻,在洗肾室里由于大多数是老弱病人,没有人还有余力闲情去谈选举政治;洗肾室的护理士们,更有忙不完的日常工作等着她们,在这个场域里对选举的话题是冷漠的。
老残也不兴与病友们谈论选举政治的事宜,老残默默地看着眼皮下晃动的病友,每个人皆有其不一样的特色。但,唯一的共同点是:身体被病魔束缚,余生之中,有多少时间要躺卧病床接受治疗,何时治疗停止?也就是他们生命停止的时刻。那一刻的到来是残忍的;也是痛苦的解放,这一生的病痛就此完全解脱了,老残的命运就是如此「悬著」。老残生来的个性喜好打抱不平吧?据说这也是成为一个作家的基本条件。
有时候;有些事情,老残觉得不得不讲,实在不是他喜欢这样,实在是这个社会上「姑息养奸」的人以及事太多的缘故。因此,而害到整个社会风气在败坏、退化,再往下走,使得咱们的后代失去社会竞争力,这并非下一代的错,而是上一代的贪婪,使得社会资源被消耗殆尽。
支持老残活下去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想看到今日的花,结成明日的果。他的思想是正面的;多元的,他没有能力去引导别人,但,总希冀自己的文字能改变他人的思绪。而,他忘记现代人是不阅读文字,只想用影音来麻醉自己。也许,这样对一个人的生活来说比较单纯,不用那么复杂。
也许这是老残长久以来沉浸在文字迷障中的结果?但,脱离了文字,他还能做什么?可能,到了死前一刻,他还是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选择」吧!他有时会扪心自问:我是不是很悲哀?
在与时间赛跑的日子里,老残因为有好友们的支持与鼓舞,得以努力的支撑下去,生命,对老残而言已经是「再造神奇」!日出日落的循环就如此在老残心中延续著。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