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0 1 月, 2019

導論 21世紀蔡式文字獄 伍忠信

凌然相對敢相欺 直干凌空未若奇
根到九全無區處 世間唯有蟄龍知
–蘇東坡【王復秀才所居雙檜】

史家認為最早的文字獄是宋神宗時針對大文豪蘇軾發動鬥爭的「烏台詩案」,由當時的御史台長(御史台又稱烏台,有如今之監察院)李定引用蘇軾【王復秀才所居雙檜】詩,認為皇帝飛龍在天,蘇軾詩裡說「蟄龍」,意思是將皇帝強壓在地,忤逆犯上。
李定當時是王安石改革派,跟司馬光有宿怨,李定隱瞞母喪被司馬光斥為禽獸,蘇東坡附和為文嘲諷,李定恨之入骨,因此抓到這首詩羅織犯上四大罪,且罪至當誅。
但這首詩是蘇東坡純粹欣賞秀才名醫王復淡泊名利、救人濟世,往訪見他家門前兩棵挺拔大樹,以詩和王復為人做連結,卻遭李定等惡意曲解。其實連神宗都覺得遷強。但蘇軾性格不羈,經常為文批評時政,最終還是下獄審理,後來驚動皇太后,才貶下偏鄉免於一死。文字獄後來經明太祖朱元璋發揚光大,清朝雍乾時代更蔚然成風,至民國後蔣式獨裁時有所聞,21世紀蔡英文更淋漓盡致。
最近的國安五法,以及兩岸條例「中共代理人」條款修正,已經形同蔣家戒嚴時期刑「刑法一百條」和「動員戡亂時期懲治叛亂條例」的復辟。「中共代理人」草案規定,台灣地區人民和團體不得為大陸黨政軍或涉台政治、影響國家安全或利益的機關團體或其派遣人的代理人,但所謂代理人的定義完全由當權者自由心證,蔡英文說你是中共代理人,你稍有意見,就跟蘇軾說「蟄龍」一樣,忤逆犯上,罪至當誅。
宋神宗至少認為將蘇東坡的詩解釋為看不起皇帝稍過遷強,蔡大小姐心胸見識可差得遠了。代理人條款落案後,將人人自危。 唯一解除之道,就是下架蔡政權,讓台灣真正回歸自由民主。立委選舉候選人只要主張再修去除獨裁法案,人民就應票投給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