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9th, 2020

一周評論 龐大韓流加持 國民黨是否分裂已無關緊要

國民黨內開始有人擔心郭董會脫黨參選了,包括當初得意洋洋頒發郭董榮譽黨員狀的主席吳敦義。該黨的這股氛圍也顯示初選雖還在進行,但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比賽結束,結局並非該黨傳統權力核心所預期的由郭台銘披掛上陣。情勢演變至此,該黨中央不僅要面對初選公正的質疑,後續發展才是更大麻煩的開始。
郭董一句「就算大哥拜託你」之後,大部分人認為他如果敗選,必會脫黨參選,國民黨內對此趨勢也大都憂心忡忡,但對外卻必須有些阿Q式的說法,認為郭董不會脫黨,例如說「郭董一心以匡復中華民國為主訴求,若走到最後還是脫黨,傷了自己也傷了黨」,此說簡直邏輯錯亂,郭董傷黨跟傷自己,是脫黨參選仍在大選慘敗;要是他自我評估脫黨仍當選機率極高,就沒有傷害以及牴觸他重振中華民國的問題。因此郭董脫不脫黨,關鍵還是在當選機率,跟傷黨或中華民國毫無相關;這就有待他自我判斷及背後幕僚群的估算了。
從郭董接受國民黨傳統核心勢力的「徵召」投入選局以來,他幾乎已無回頭路。當初國民黨傳統勢力慫恿他參選,說詞應該是韓國瑜會固守高雄,國民黨需要另一張王牌選總統;當時情境是韓國瑜仍在躑躅猶疑,對外並無強烈想爭2020大位企圖心,但當初將他拱上高雄市長的龐大韓流,已經暗潮洶湧推他進一步取大位,黨內基層採同樣看法的也所在多有,所持的理由是唯有接地氣的韓國瑜才能打破民進黨蔡英文的連任。這是國民黨高層沒有算計到的變數,終於在推出郭台銘參選後,刺激韓流簇擁韓國瑜跟進,這也是國民黨至今面臨分裂的濫觴。
面對郭台銘的「拜託」,韓國瑜或許在情感上會陷入天人交戰,但情勢上他沒有回應的餘地。國民黨初選尚未結束,郭董在溫情喊話後仍回神衝刺,國民黨傳統勢力當然希望最終郭董還能勝出,則皆大歡喜。郭董勝,韓國瑜不可能脫黨參選,會專務高雄市政,這是國民黨第一志願,該黨也避免分裂危機,韓國瑜則會出面表示支持勝選的郭董,但他背後韓流動向仍是最大變數;這股當初推動韓國瑜初選的動力,也大有可能成為國民黨除了韓國瑜之外候選人的最大阻力。
韓流當初就是因討厭民進黨而凝聚成型,這股沛然莫之能禦的集體意志,正是因蔡英文當政獨裁霸道、專橫亂為所逼使出來的,如果韓國瑜未參選,原本會投注在反蔡英文的陣營上,但國民黨高層操作韓郭鬥,韓國瑜初選敗,這股力量絕無可能挹注給國民黨候選人;這也是拒絕參加初選王金平頻走基層,從未放棄參選的一大考量;韓國瑜若初選失利,大部分的韓流應會流向獨立參選的王金平。
王金平若有此算計,一旦韓國瑜勝出而郭台銘脫黨參選,所謂郭王合的機率就相對降低。他從國民黨初選以來雖和各參選人保持等距,但言行舉止之間似乎和韓國瑜默契高於其餘參選人,韓國瑜如果成為國民黨候選人,造王者角色大有可能從表面的吳敦義轉換為實質上的王金平。
吳敦義從宣布退出2020選舉後,一意建構「造王者」的歷史地位,但從郭台銘攪入戰局後整個局勢面目全非,明天的初選結果將決定國民黨的未來;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肩負國民黨的成敗,而從情勢演變,不管韓國瑜或郭台銘出線,吳敦義都難逃整合無力的咎責,他「造王者」角色逐漸淡出已是不爭事實。
吳敦義當初曾想徵召韓國瑜,但一則韓國瑜本人舉棋未定,再則遭傳統勢力挾持改找郭台銘,終於引發黨內大亂鬥,意外情勢,吳敦義身為黨主席當然必須負責,但說來他也是受害人。初選後如果韓國瑜勝出,他應回歸黨主席的高度極力輔選,至於郭台銘是否脫黨,已不是他能力所及,正如當初他無力抵擋傳統勢力拱郭初選一般。不過韓國瑜面臨的情勢不管是一對一、三咖督或四腳架,接近百萬的韓流仍然極力相挺,這股庶民力量絕非其他候選人可比,吳敦義應大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