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7th, 2020

貧富差距對社會的影響

社會上的貧富差距懸殊,容易引起許多社會問題,由於社會上「嫌貧愛富」價值觀偏差的心理作祟,貧富問題會產生不正常的社會現象,進而影響下一代的人格健康暨身心發展!
所謂貧富差距,簡單來說,可以依某個人的經濟收入和財產狀況,來與別人比較, 藉此雙方懸殊的結果,便為「貧富差距」。依收入百分之二十的平均所得來定義,在於平均之上者,我們就稱為「富所得」;相反的,在於平均之下者,我們就稱為「貧所得」。現在,大部分的國家多有「貧富差距」的現象產生,因為資本主義帶動自由市場的機制,使社會的階級開始產生流動,因而富人和窮人的身份也就出現了。
據《全球不平等報告》中大膽預言:如果目前收入、財富集中化的趨勢不改,到了2050年,全球前1%富人將擁有全球40%財富。全球前0.1%富人擁有的財富,將接近全球財富4分之1,等於是中間40%中產階級的財富總和。
有些人會認為是窮人自己完全不肯努力、自甘墮落、懶散所造成的,也會覺得自己的錢也是辛苦賺來,為什麼得有義務需將窮人們脫離貧窮,而應該是讓窮人們為自己負責;有些人則會認為:應該要多盡自己的社會責任,多多的幫助窮人才是,也可藉此來減緩貧富差距。
有些人會埋怨政府的政策,總覺得富人比自己還要受惠,得不到什麼福利,因而就造成了貧富差距;有些人則是會無奈的過著生活,受到貧富差距衝擊的他們, 也只能默默的面對。
那麼,如何解決社會上的貧富差距:擁有妥善的社會福利政策,是架構著社會安全的重要關鍵。不僅為窮人們帶來一大福音,也可藉此減緩貧富差距。
貧富差距太大,發生在以資本掛帥的國家,因為在資本為主的社會架構,缺乏資本根本無能力擴大個人的資本,所以,資本家在資本主義社會,如虎添翼一般,特別是掌握到足以影響國計民生的企業如:石化工業、鋼鐵產業、電訊業 、交通業、金融業…這些被企業家所掌控的話,其貧富差異將更嚴重。
解決貧富不均的策略,在國父思想裡有提到,但,因為執政者包括民進黨及國民黨等政府與企業利益掛勾,將國營企業民營化,造成一些賺錢的產業如石化工業、鋼鐵業因民營化而變相利益輸送給特定政商。所以,我國的經濟發展,已掌握在私人企業手中,他們財大氣粗,而且黨派缺乏其經濟支撐,將無法生存,所以,政府及企業家成為利益共同體。
台灣第一代進入城市的農民工(1985年─2000年)大多缺少文化,在勞動力供給遠遠大於勞動力需求的情況下,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裡都被動地接受了超低勞動收入和超低生存保障。
第二代農民工(2001年─2015年)開始出現。如果以16歲─22歲進入勞動力市場推算,第一代農民工的子女近幾年已開始陸續進入城市勞動力市場,在未來的若干年內將大批成為新農民工主體。
追求財富,本來就是社會進步的動力之一;擁有財富之後,也該擁有支配財富的權利,只是若貧富差距持續擴大,帶來更多的階級對立,甚至出現,代表低收入的第一群高峰人口,對高收入的第二高峰人口的反商情結,會撕裂社會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