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9 月 24th, 2020

垃圾分類、移動支付 暑期滬台學生交流時事新話題

圖為來自台東的邱心于在豫園購買紀念品,並使用二維碼完成付款。(中新社)

【本報綜合報導】「紙巾、乾垃圾,不管多濕它都是干垃圾;瓜子皮、濕垃圾,不管多乾它都是濕垃圾。」——這首《上海灘之垃圾風雲》成為近日「情繫青春——兩岸青年申城行」活動的「團歌」。
滬上當前展開的垃圾分類引起了來自台灣各高校參訪學生的興趣。一周行程接近尾聲,每當遇上扔垃圾的「難題」,團裡的兩岸年輕人便會展開一番關於垃圾屬性的討論。
「相較於上海將垃圾分為四類,台灣的垃圾分類沒這麼細,生活垃圾主要分為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第一次來上海的中正大學學生徐子翔介紹,如果更為仔細,垃圾回收還被分為鐵鋁罐、塑膠、紙類等。
到過台灣的遊客也許看過如下場景,傍晚時分,伴隨音樂《致愛麗絲》的響起,垃圾車緩緩經過各小區門口,居民或步行、或騎車而出,將分好類的垃圾袋及紙盒扔進車內。自上世紀90年代全台多地陸續實行「垃圾不落地」政策以來,同生活息息相關的垃圾分類與台灣人相伴了20年。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路睿琦向台生介紹,現在,上海市內許多垃圾桶旁會有專人負責指導垃圾投放,校園宿舍的垃圾處理不達標會被宿管阿姨勒令重新分類。自這一政策施行以來,週遭同學最直接的體會是「不太習慣」。但網絡上幫助認清分類標識的視頻、歌曲風靡,也讓習慣的養成增添了許多樂趣。
來自台灣中國科技大學的張沛晴回憶,上小學時,老師會在教室門口擺兩個籃子,監督學生把用過的紙張和飲料罐扔進其中一個,其餘垃圾扔進另一個。對於「00後」的台灣年輕人來說,及時處理垃圾已成為一種生活習慣。
徐子翔認為,台灣土地面積少,處理垃圾的壓力更為迫切。大陸現在由上海開始推動垃圾分類為時不晚。「當然,瞭解一樣東西由哪些部分組成、該投入什麼垃圾,這確實需要相當長時間來適應」。
他也從自身經驗給出建議,垃圾不僅在投放時需要分類,用什麼樣的東西裝垃圾同樣需要分類。比如可焚燒的垃圾須用紙盒裝,如果使用塑料袋同樣會造成有害物質流入大氣。
14日是交流團分組自由活動時間,行程均由團員自行決定,前提是體驗「一日無現金玩轉上海」。
來自台東的邱心於過去在參加兩岸交流活動時曾註冊了支付寶賬號,但從未使用過。當天上午,搭地鐵、逛豫園、買紀念品、吃中飯,她一次次通過指紋掃瞄點開二維碼,完成付款。
「大陸同學告訴我,他們經常連續幾個月不用現金。」邱心於一邊感嘆在上海生活的便利,一邊也擔心消費體驗的便利會讓錢「花得更快」。她說,其實台灣很多消費場所也在提倡使用移動支付,但人們的接受程度還有待提高,原因無非是「有現金才覺得安心」的慣性思維。
來自台灣長榮大學的汪瑋琪同樣期待能更快迎來「無現金」生活。她說,許多人會擔心移動支付帶來資訊安全的問題。這需要有關部門加強監管,以免個人資料被洩漏,同時積極推動消費場景的便利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