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一周評論 韓國瑜拚2020攘外必先安內

一場大雨打亂了韓國瑜競選2020部署節奏,他初選後定調平日拚市政假日跑行程,但剛起步就碰上天候之變,將他鎖在高雄寸步難行,大雨造成的淹水更引來瘋狂政治口水;719的豪雨如果是民進黨滅韓起手式,則這場天變或許是台灣持續沉淪的惡兆。
周五的高雄豪雨顯然讓綠營見獵心喜,拿瞬間暴雨造成的淹水狀況對韓國瑜的清淤酸言酸語。反韓政客或名嘴的心態不僅樂見高雄淹大水,甚至更希望大水成災;高雄人的身家性命損失居然成了打韓最佳工具,難怪有學者痛批政治鬥爭至此地步已喪盡天良。
高雄淹水問題成了舉國焦點,韓國瑜在高雄清淤大動作,形同清算高雄前朝的重大弊病,顯然犯了綠營大忌,踩到蔡政府一字併肩王花媽的痛腳。氣象局17日發布輕度颱風「丹娜絲」襲台陸上警報,許多綠營政客、名嘴虎視眈眈,希望颱風帶來的豪雨能讓他們拿來作反擊韓國瑜清淤的題材,果然19日高雄不少地區淹水,媒體大作文章,綠營如獲至寶,對韓國瑜大加撻伐,認為治水破功。
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了公道話,說只要時雨量一超過標準就有很大的機會會淹水,因此這樣的暴雨「誰遇到誰倒楣」,呼籲大家別見獵心喜。儘管言之有理,但韓國瑜目前已是綠營公敵,豪雨來襲,只有他遇上才倒楣,君不見高雄隔鄰的屏東台南淹水狀況毫不稍讓,但潘孟安、黃偉哲有「誰遇到誰倒楣」嗎?而且高雄二三十年來的遇雨成災從來沒有「誰遇到誰倒楣」的問題,大家對花媽時代的淹水早習以為常,至韓國瑜翻轉高雄,才讓高雄人逐漸覺醒,這才是綠營政客、名嘴視韓國瑜為寇讎的真相。
所謂「樹大招風」,不過韓國瑜先前要求高雄能零災害,顯然忽略「滿飯好吃、滿話難說」的啟示,話說得過滿最終自陷困境,也讓他2020競選行程陣腳大亂。韓國瑜原先規劃平日陣守高雄拚市政,假日全省跑行程拚選舉,但719豪雨讓他的步調亂了套,看來短期內他必須先穩住高雄市政,否則來自反對陣營萬箭穿心的攻擊將更猛烈。這是「攘外必先安內」的基本定律。
韓國瑜假日跑行程,最主要目的應在維持韓流的熱度,說來也就是韓家軍的練兵。國民黨初選過後,藍營內部開始有人喊大團結,但知易行難,最大關鍵點在國民黨初選期間,韓郭兩陣營殺得過於血腥猛烈,造成的巨大裂痕恐在短期內很難彌補。目前黨內仍瀰漫一片郭董可能脫黨參選到底的焦慮氣氛,儘管包括黨主席吳敦義在內的高層都認為不至如此,郭台銘親近幕僚也表示郭董不會脫黨,但郭陣營內部主戰聲浪仍未稍歇,最大的後遺症是,這些鷹派對韓國瑜的攻擊不僅未有收斂,甚至變本加厲,和綠營沆瀣一氣,共同結合為黑韓部隊。
國民黨初選期間韓流五度集結,造成驚人聲勢,也使得韓國瑜初選以大幅度勝出,證明了韓流確實大於國民黨。韓陣營也深知韓流才是2020大選韓國瑜奪勝的主力,因此他必須利用拚高雄市政之外的有限時間,儘量維持韓流熱度,但前提是高雄市政必須穩定之外,也要有明顯成長績效,更不得稍有閃失。此次大雨或許是一時天變,但台灣已開始進入颱風季節,韓市府跟時間賽跑的腳程勢得加快。
此外國民黨內的團結工程也須加緊進行,未參加初選的王金平和韓國瑜的互動已逐漸恢復善意,郭董未必會全力支持韓國瑜,但國民黨需要他安撫當初挺他初選的內部情緒,否則在內憂外患交加之下,國民黨包括立委選情將更艱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