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9 月 19th, 2020

社會控制帶給人類希望

越是講求民主、自由的國家,社會秩序的脫序行為越為嚴重。因此,追求民主、自由的同時,公民道德的推進,也是一道嚴肅的社會課題。社會秩序的維護,應該與民主、自由和公民道德齊頭並進,這樣才能讓社會和諧;使得人民生活在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度。
台灣現今社會,由於過度選舉的操弄,使至整個社會陷入兩極混亂的對立,極為類似法西斯式的民粹動員,而如此的動員行為,大多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民主教育訓練,那些被動員者所憑藉的,只是動員者情緒性的行為感染,至於他們正在從事什麼?並沒有多深的認識;對於自己的行為,也不是十分清楚,這時候,就要有一股社會控制力量,對他們產生一種深入的、健康的社會控制。
社會控制就是社會組織運用社會力量,對人們的行動實行制約和限制,使之既定的社會規範,保持一致的社會過程。社會控制是建立在既定的社會規範之上的,並主要表現為外在力量的施加,但它並不排除個人內在約束力的發揮。
社會控制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社會控制,泛指對一切社會行為的控制;狹義的社會控制,特指對偏離行為或越軌行為的控制。
美國社會學家 E.A.羅斯在1901年出版的「社會控制」一書中,首次從社會學意義上使用社會控制一詞。在他看來,社會控制是指社會對人的動物本性的控制,限制人們發生不利於社會的行為。他認為,在人的天性中存在一種「自然秩序」,包括同情心、互助性和正義感3個組成部分。
人性的這些「自然秩序」成分,使人類社會能處於自然秩序的狀態,人人互相同情、互相幫助、互相約束,自行調節個人的行為,避免出現因人與人的爭奪、戰爭引起的社會混亂。
網路世代,號召群眾的速度和力道,易被強化,網紅如果濫用工具,挑動不理智群眾,造成群眾集體違法,那這樣的行為不足為訓,警方執法只是社會秩序的底線,社會大眾要能夠自制與互相規範,才能制止這類假正義為名的脫序行為。
從客觀上來看,認為社會好比一個有機體,社會問題就是這個有機體的病態,是整體社會中某部份運作不良或功能失調所造成。從主觀上來看,強調的重點擺在究竟什麼叫做社會問題上;通常是透過社會建構過程所形成,其中行動者主觀認定的不想要的狀況稱為社會問題。
社會問題在這種關照下,指的是對社會構成威脅底一種行為模式或社會情境;這種行為模式或情境,被社會中某些具有影響力者認為是不可容忍的,或需要透過團體行動加以改善的。
偏差行為是社會問題中最顯著的,也是一般社會學家研究的焦點。一般所謂的偏差行為,指的是不服從社會規範,不符合社會期望的行為,是一種非常態行為。譬如:藥物濫用、吸毒、酗酒、犯罪、偏差行為等。
一個健康平和的公民社會的形成實屬不易,每一個屬於這個社會的成員,應該共同維護其永續成長的機制。因此,上至政府下至任何一個成員,都要有共同維護其安定成長的責任。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