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9 月 19th, 2020

兩岸眷村記憶 《寶島一村》福州上演

《寶島一村》把25個家庭的100多個故事,濃縮在三位男主人老趙、小朱和周寧家中。

【本報綜合報導】7月20-21日,講述海峽兩岸半個多世紀來眷村記憶的經典話劇《寶島一村》,在福州海峽文化藝術中心連演2場,均一票難求。不僅如此,11月8-10日演出的明星版《暗戀桃花源》,也已接近售罄,福州民眾迎來看劇熱潮。

《寶島一村》劇中有些台詞是閩南話,因此在福建演出時能收穫到台下觀眾更加熱烈的反響。
當晚的演出獲的台下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

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岸鄉愁
《寶島一村》是台灣著名話劇導演賴聲川和節目製作人王偉忠聯合編導的舞台劇。該劇以軍眷飄洋過海背井離鄉的生活為背景,講述了1949年開始的台灣眷村年代。導演賴聲川曾說,《寶島一村》所講述的是「中國人在20世紀重要的故事」,其所要表達的不僅是眷村故事本身,也是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岸鄉愁的現實狀況。
「笑中帶淚」是看過該劇觀眾的情感共鳴。有觀眾評論說:「《寶島一村》的成功之處在於超越了政治、地域和衝突,回歸到人性最本質的真善美。願你此生不像我們一樣顛沛流離,願你此生不知道什麼叫戰爭,願你此生一切平安。感謝這齣好戲,值得一看再看」。

該劇所要表達的不僅是眷村故事本身,也是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岸鄉愁的現實狀況。
《寶島一村》以軍眷飄洋過海背井離鄉的生活為背景,講述了1949年開始的台灣眷村年代。

仨男主約定必須同進同出
《寶島一村》把25個家庭的100多個故事,濃縮在三位男主人老趙(屈中恆飾)、小朱(馮翊綱飾)和周寧(宋少卿飾)家中。十一年前,三位男主人接到《寶島一村》邀約,都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屈中恆扮演和氣、樂於助人的北京人老趙,馮翊綱扮山東人小朱,帶上一頂毛線帽的他活脫脫就是自己父親的模樣,宋少卿是上海飛行員,軍區大院長官形象活靈活現。
首演至今的十一年中,有人離開,有人長大,也有人一直都在。家長之一的馮翊綱在接受採訪時告訴記者:「宋少卿、屈中恆和我,三個人有個約定,三家的家長都不能說『不演』。《寶島一村》這件事要往下發展,就要我們三個人都在。後來,進進出出這麼多人,光是演我老婆就有五、六個,真的產生移動中家人的情感。這些人不是在演一出眷村的戲,它就是一個村子。村民有長駐的,有來來去去,有搬進搬出的。」
2017年演出《寶島一村》時,馮翊綱在台上突然胸悶,3個多小時的戲,在大家扶持下演完。一下台就去上海六院檢查,才知道是心肌梗塞,開刀搭了兩個支架。「這是我們三個人的約定,沒有什麼事比這個戲更重要」馮翊綱說。
演老趙的屈中恆是金鐘獎最佳男演員。他從小長大於眷村,他說:「20歲那年,全家才搬進大樓。現在眷村拆了,兒時成長的地方永遠消失了,但眷村的生活回憶卻永遠在我腦海裡,我是何等幸運,能藉著舞台重溫眷村生活的點滴。希望這齣戲,能喚醒每個在眷村長大的人心裡的『寶島一村』。」
劇中宋少卿演繹的老周有一段在兩岸互通後回鄉哭墳的戲,而宋少卿現實中就恰好有著類似的經歷。上世紀80年代他陪父親回東北探親,「爸爸一下飛機問的第一句話就是 『媽媽呢?』幾個叔叔只含糊著『在家等你』。我清楚地記得,爸爸回到村子,在看到奶奶墳頭時一下子就跪下去了。這些經歷對我而言都成為這齣戲情緒積累的來源。」
因為自身的經歷與《寶島一村》的故事和角色相近,因此在三位演員的心目中,《寶島一村》不僅僅是一部話劇,而是對歷史的回顧、重現與沉思。
馮翊綱和屈中恆認為《寶島一村》再現了當年的歷史,宋少卿則認為早期大陸人湧入台灣,在與當地人民融合的過程中,既有磨合期,也賦予了中國寶島台灣強大的生命力,無論是經濟活力,還是文化藝術創造力。
談到話劇的發展,馮翊綱認為自己是 「躬逢其盛」,他說現在中國話劇在全球有華人的地方都會受到熱烈歡迎,中國話劇藝術欣欣向榮,湧現了大批的創作型人才;而賴聲川導演是台灣具有高度代表性的話劇導演,他在追隨賴聲川老師的30年間,見證了話劇從早期的起步期進入而今的職業化發展期,話劇作為一門藝術逐漸擁有其藝術土地。
《寶島一村》7月20日與7月21日在福州海峽文化藝術中心的演出是三位演員第271次與第272次出演。演了這麼多場,但還是要保持第一場那樣的熱情,這的確是對演員專業性的考驗,但每一次登上舞台他們都會拿出100%的專業性,這是對原創者的尊重,也是對每一位觀眾的尊重。
談起《寶島一村》與福建的獨特聯繫,馮翊綱說台灣的方言就是閩南話,閩就是福建,福建和台灣有著天生的地源關係。屈中恆說因為《寶島一村》劇中有些台詞是閩南話,因此在福建演出時能收穫到台下觀眾更加熱烈的反響,這讓他感到很開心。他還提到劇中扮演木匠店老闆的曾信裕是福州女婿,與妻子是在福州演出時相識,二人的孩子已經兩歲。
當晚的演出收穫了台下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演出結束,觀眾們沒有離去,劇場內瀰漫著食物的香氣。《寶島一村》演了11年,有一個未曾缺席的「演員」,在每次散場之後都會和觀眾們見面,它就是包子。劇中錢奶奶用隨身帶的?面杖,將天津肉包子的做法教給朱嫂,家鄉的口味就這樣一代代在眷村傳承下去。
演出後送包子的慣例是導演賴聲川神來之筆。2008年,《寶島一村》首演前的某次聯排結束,賴聲川突發奇想,「《寶島一村》一直在講包子,不如散戲時候,我們發包子給觀眾,好不好?」後來每次看完《寶島一村》,觀眾都會拿到一個熱騰騰的包子,包子包裝袋上的「99」與劇中角色老趙家的門牌號對應。11年裡,《寶島一村》共向觀眾發放超過40萬個包子。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