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8 月 24th, 2019

【北京專刊】全球首例5G遠程骨科手術成功

近日,北京積水潭醫院院長田偉在本院通過遠程系統控制平台,與嘉興市第二醫院和煙台市煙台山醫院同時連接,成功完成了全球首例骨科手術機器人多中心5G遠程手術。(方非 攝)

在北京同時遙控兩地機器人做手術
近日,北京積水潭醫院宣佈全球首例骨科手術機器人多中心5G遠程手術順利完成。當天,在機器人遠程手術中心,該院院長田偉在5G技術支持下,同時遠程操控分別位於浙江嘉興和山東煙台的兩台天璣機器人,完成了兩台跨越千里的手術。這標誌著中國5G遠程醫療與人工智能應用達到新高度。
早上8時,田偉坐在電腦前,通過遠程系統控制平台與嘉興市第二醫院和煙台市煙台山醫院連線,結合兩位患者病情,仔細規劃著兩台異地手術的步驟和路徑。
9時左右,隨著田偉在電腦前點擊「確定」,千里之外兩家醫院的兩個骨科機器人揮動著機械臂開始手術,全球首例骨科手術機器人多中心5G遠程手術正式開始。這次全球範圍內的首次多中心遠程實時骨科機器人手術,得到了中國電信5G網絡和華為通信技術支持,並創新性地將骨科手術及AI人工智能和5G技術相結合,同時開展「一對多實時手術」模式。該手術由田偉同時指導嘉興和煙台兩地手術室醫生,對病人進行手術。
兩個病人都是脊椎骨折。根據患者的病情,田偉通過天璣骨科手術機器人平台分別進行了遠程手術規劃,並操縱機器人交替進行著兩台手術的精準定位。
9時15分,嘉興的腰椎骨折患者被順利植入了第一根椎弓根導針,並沿著導針準確打入第一顆螺釘……手術過程中,信號傳輸流暢,並沒有因為上千里的距離,出現信號卡頓、處理不及時、反饋遲鈍等情況。5G網絡高速率、大連接、低時延的典型特徵,在這次遠程手術中得以充分展現。
9時40分,在田偉切換自如地遠程操作下,兩台機器人共精準植入12根椎弓根導針。隨後,又打入了12顆螺釘,定位準確無誤。雖遠隔千里,卻真正實現了火眼金睛、縮地成寸的人類夢想。
10時45分,手術圓滿成功。「遠距離指揮機器人精確、實時運動,是一次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嘗試。這在過去沒有5G的時代,可以說是很難實現的。只要有一點點誤差和延時,患者都會非常危險。」手術後,田偉表示,此次手術不同於過去遠程視頻會診指導手術和遠程手術規劃,而是通過5G傳輸技術,變「遙規劃」為「遙操作」。這真正實現了遠程操控骨科手術機器人精確、實時手術,而且還是同時在兩地進行兩台手術。「我每點擊一次鼠標,畫面那頭的機器人就會按照我的指示去運動,完全就跟在我面前一樣。」
這次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手術,將距離縮短為零,實現了患者在家門口就能享受高質量的醫療服務。在人工智能新時代,隨著醫療及各產業的深度融合,智慧醫療將為廣大患者帶來更多更好的醫療服務和就醫感受。(劉歡、靳曉方)

8台收割機在田間來回運作收割。

京郊12萬畝小麥豐收
秋種一粒,夏收萬顆。眼下,京郊夏糧收割接近尾聲,北京市9個區、12萬畝麥田豐收,畝產比去年略增。
在順義區趙全營鎮都市現代農業萬畝示範區,田野裡熱氣逼人,空氣中飄蕩著小麥的清香,8台收割機在田間來回運作收割,再轉投到拖運車上。另一邊,打捆機走過一排排秸稈,從後方「吐」出來一捆捆方方正正、瓷瓷實實的秸捆。「以前叫『麥黃杏黃,繡女下床』,現在都實現了機械化。大型收割機一小時能收割25畝左右,這塊地共450畝,小半天就能收割完了。」北京興農鼎力種植專業合作社工作人員司慶振介紹,「今年收割還應用了小麥聯合收穫物聯網監測技術,監測終端可以顯示收穫小麥的畝數、畝產量和總產量等信息,收了多少地,打了多少糧,一目瞭然。」(張小英 文並攝)

《德齡與慈禧》9月上演
由江珊、盧燕、鄭雲龍等出演的新版《德齡與慈禧》將於9月在京、滬兩地上演。
編劇何冀平在這部作品中描述了清朝幾百年間她最喜歡的一段時光。十九世紀末,一個生長在西方,受西方教育的清朝宗室格格——德齡郡主,來到重門深鎖的紫禁城。她青春逼人、充滿活力,面對身處深宮、對現實世界頗為陌生又渴望瞭解的慈禧和光緒,用自己的智慧、真誠,點亮了慈禧老佛爺的曙色韶光,一老一少一尊一卑,引發一段可笑又可悲的故事……其中沒有宮斗戲份,而是借家事寫國事。
此次江珊飾演慈禧,獨具「洋派」風格、外文了得的德齡由黃慧慈飾演,光緒由鄭雲龍飾演。導演方面何冀平找到了香港著名導演司徒慧焯,他指導的話劇《親愛的,胡雪岩》非常受歡迎。
該劇將在9月11日至15日在北京保利劇院首演,9月18日至22日在上海大劇院演出。(牛春梅)

週一早高峰,不少市民選擇從自行車專用路騎車上班。(潘之望 攝)

京城首條單車道開通

「來,幫我拍一張!」一大早,騎車上班的回龍觀居民李然在同城街和文華街交叉口的自行車專用路入口,讓同伴幫忙抓拍了一張紀念照。藍天白雲下,紅綠相間的道路嶄新寬闊,讓人神清氣爽。北京日前開通的首條自行車專用路儼然成了「網紅」,吸引許多市民來打卡體驗。這條自行車專用路服務於沿線約1.16萬通勤人口,人們可以30分鐘內從昌平回龍觀騎行至海澱上地軟件園,這讓在回龍觀地區居住的人多了一種健康出行的選擇。

上下坡道都有先進的輔助設備,方便大家出行。(甘南 攝)

這條北京首條自行車專用路,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自行車道,很多科技元素加入到了它的配套設施中,讓人在感歎高科技神奇的同時,享受著「高大上」配套設施帶來的實用性。
在專用路出入口的坡道上,首次設置的世界先進的自行車助力裝置,設置了上行自行車傳送帶,減少使用者推行難度;下行設置阻力裝置,提高安全性。目前,這樣的「新式武器」共在6處高架橋路段安裝了7套,助力系統還配合地鐵13號線運行時間,設定為5時至次日零時30分運行。

在專用路出入口附近還有這種雙層自行車架,方便更多的自行車存放。(甘南 攝)

「如果我家門口也有這樣的路,我肯定不開車了,每天騎車上下班。既鍛煉了身體,還節能環保。」如今,在剛剛開通的這條自行車專用路上,有居住在附近的上班族,也有特意趕來「試騎」的「外來戶」,不為別的,他們只為感受一下「網紅路」的獨特魅力。
在這條道路上,自行車是真正的「王者」,養護管理單位實行24小時巡查服務,在每個出入口均明確專人負責道路秩序維護,並對欲上自行車專用路的電動自行車、摩托車及行人進行勸離。除遇極端天氣外,這裡將會24小時為騎行人使用。(甘南、金可)

接線能力增10倍 咨詢熱線機器人上崗

AI(人工智能)機器人「小商」日前在海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上崗,該局登記註冊咨詢服務熱線從傳統的人工服務模式正式升級到「AI+人工」的全新服務模式。
得知智能語音機器人剛剛上線,北京千方科技公司的員工朱女士現場用手機嘗試撥打了51321502。「我想問一下企業名稱變更怎麼辦理?」朱女士對著聽筒說出問題,「小商」稍微等了兩三秒鐘,然後提問:「請問您的公司屬於有限責任公司、個人獨資企業、內資合夥企業中的哪一種呢?」「有限責任公司。」朱女士回答。「小商」又等了兩三秒,回答道:「感謝您剛才的問題,『小商』為您找到的辦理流程如下……」
海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介紹,AI客服機器人使原來5×8小時的服務延伸至7×24小時智能接聽,打破了傳統單純依靠人工接聽咨詢電話的局限性,解決了咨詢電話難打通、等候時間長等問題。「『小商』上崗之後,可同時接聽20個來電,同時接線能力增加了10倍。」這位負責人說。智能客服上線前,人工每天只能接聽300餘通咨詢電話,智能客服試運行期間接聽量增長了約150%。「小商」不僅能提供給申請人準確的答案,還能對熱點問題、增長最快問題、最新問題等做實時分析,方便團隊及時發現用戶需求,快速完善知識庫。「目前經過測算,『小商』能對30%的來電問題對答如流,但它具備自我學習能力,在接聽問題之後,可以將答不上來的問題列入未知信息數據庫,通過系統尋找答案,再儲存到自己的知識庫裡。」
據介紹,海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目前正在研究建立立體化的智能咨詢體系,包括在線機器人、語音客服機器人、大廳虛擬影像機器人三個部分,由單一的電話咨詢升級到可通過網站、微信、大廳虛擬影像機器人等渠道,向企業提供立體化的智能咨詢服務(葉曉彥)

夏日傍晚,站在前門大街露台上遠眺,可以看見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北京雨燕。

前門大街為北京雨燕安巢
在日前舉行的北京雨燕保護計劃啟動儀式上,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宣佈,未來會以前門大街和望京SOHO為試點,為北京雨燕安巢。

潘石屹表示,在前門大街和望京,將有北京雨燕「專屬的家」。

夏日傍晚,站在前門大街露台上遠眺,可以看見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北京雨燕——一種幾乎「一生都在空中」的鳥類。北京雨燕,是全世界極少以一座城市的名字命名的野生鳥類。每年2月,北京雨燕從非洲南部啟程,跨越山川湖泊、荒漠戈壁,連續不停歇地飛抵北京。4月到7月,它們在北京產卵、孵化、育雛,傳統老建築的飛簷翹角,梁、檁、椽縱橫交錯,形成了一個個「人造洞穴」,為雨燕提供了理想的集群繁殖之所。潘石屹透露,未來幾個月,將以前門大街和望京SOHO為試點,為北京雨燕建造安家的鳥巢。這是一種為北京雨燕特別設計的優質鳥巢,由建築工地的廢舊材料製作而成,約莫一個面巾紙盒的大小,鳥巢右下方有一個很小的開口,設計為北京雨燕的進出口。(趙瑩瑩 文並攝)

畢卡索作品之一《瑪麗-特瑞斯肖像》吸引了眾多目光。(方非 攝)

百件作品解密畢卡索
近日,中國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畢卡索作品展「畢卡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在北京UCCA尤倫斯藝術中心開幕。103件來自國立巴黎畢卡索博物館的作品,涵蓋繪畫、雕塑、紙上作品等類型。
畢卡索的藝術生涯長達70餘年,一生創作了3.7萬餘件作品。展覽特地將展出作品的時間框定在畢卡索前30年(1893年-1921年)的早中期,讓人們得以理解他多變風格的由來。
最近10年,包含畢卡索作品的展覽在北京時有展出。不過,若想看到天才小時候的創作可不是件容易事,此次展覽上就有畢卡索13歲時用炭筆畫的一幅素描《古典雕塑石膏像寫生習作》。相傳在這一年,畢卡索身為藝術學校美術教師的父親讓兒子幫自己的一幅畫做最後的潤色。當畢卡索畫完之後,父親默默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調色盤和顏料,預示著兒子的技藝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對於早期的習作,畢卡索很珍惜。參展作品中就有一幅畢卡索一直留在身邊的作品《戴帽子的男人》。這幅油畫第一次展出時,畢卡索家鄉的許多人就認出來,這就是他們那座西班牙外省小城裡的一個著名乞丐。「這幅畫是他早期訓練的珍貴紀念,這不僅是歐洲傳統繪畫的訓練,更是西班牙繪畫風格。」國立巴黎畢卡索博物館藏品總監艾米利婭·菲利普說。
立體主義是畢卡索啟迪20世紀藝術發展的一座里程碑。展覽中亮相的立體主義作品,從《聖心大教堂》對畫面的幾何化處理,到《持煙斗的男人》裡把油畫與印花布料拼貼,再到《彈曼陀林的男子》裡密密麻麻灰棕色小平面的堆疊,讓人們看到他一路對立體主義的探索。艾米利婭·菲利普介紹,多變的畢卡索一生還曾5次為舞台劇設計佈景和服裝,此次展覽就展示了他為兩部俄羅斯芭蕾舞劇設計的舞美和服裝,讓人們看到這位偉大藝術家的豐富性。此次展覽將展至9月1日。(李洋)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