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7 月 15th, 2020

【北京专刊】全球首例5G远程骨科手术成功

近日,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田伟在本院通过远程系统控制平台,与嘉兴市第二医院和烟台市烟台山医院同时连接,成功完成了全球首例骨科手术机器人多中心5G远程手术。(方非 摄)

在北京同时遥控两地机器人做手术
近日,北京积水潭医院宣布全球首例骨科手术机器人多中心5G远程手术顺利完成。当天,在机器人远程手术中心,该院院长田伟在5G技术支持下,同时远程操控分别位于浙江嘉兴和山东烟台的两台天玑机器人,完成了两台跨越千里的手术。这标志着中国5G远程医疗与人工智能应用达到新高度。
早上8时,田伟坐在电脑前,通过远程系统控制平台与嘉兴市第二医院和烟台市烟台山医院连线,结合两位患者病情,仔细规划著两台异地手术的步骤和路径。
9时左右,随着田伟在电脑前点击「确定」,千里之外两家医院的两个骨科机器人挥动着机械臂开始手术,全球首例骨科手术机器人多中心5G远程手术正式开始。这次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多中心远程实时骨科机器人手术,得到了中国电信5G网络和华为通信技术支持,并创新性地将骨科手术及AI人工智能和5G技术相结合,同时开展「一对多实时手术」模式。该手术由田伟同时指导嘉兴和烟台两地手术室医生,对病人进行手术。
两个病人都是脊椎骨折。根据患者的病情,田伟通过天玑骨科手术机器人平台分别进行了远程手术规划,并操纵机器人交替进行着两台手术的精准定位。
9时15分,嘉兴的腰椎骨折患者被顺利植入了第一根椎弓根导针,并沿着导针准确打入第一颗螺钉……手术过程中,信号传输流畅,并没有因为上千里的距离,出现信号卡顿、处理不及时、反馈迟钝等情况。5G网络高速率、大连接、低时延的典型特征,在这次远程手术中得以充分展现。
9时40分,在田伟切换自如地远程操作下,两台机器人共精准植入12根椎弓根导针。随后,又打入了12颗螺钉,定位准确无误。虽远隔千里,却真正实现了火眼金睛、缩地成寸的人类梦想。
10时45分,手术圆满成功。「远距离指挥机器人精确、实时运动,是一次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尝试。这在过去没有5G的时代,可以说是很难实现的。只要有一点点误差和延时,患者都会非常危险。」手术后,田伟表示,此次手术不同于过去远程视频会诊指导手术和远程手术规划,而是通过5G传输技术,变「遥规划」为「遥操作」。这真正实现了远程操控骨科手术机器人精确、实时手术,而且还是同时在两地进行两台手术。「我每点击一次鼠标,画面那头的机器人就会按照我的指示去运动,完全就跟在我面前一样。」
这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手术,将距离缩短为零,实现了患者在家门口就能享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在人工智能新时代,随着医疗及各产业的深度融合,智慧医疗将为广大患者带来更多更好的医疗服务和就医感受。(刘欢、靳晓方)

8台收割机在田间来回运作收割。

京郊12万亩小麦丰收
秋种一粒,夏收万颗。眼下,京郊夏粮收割接近尾声,北京市9个区、12万亩麦田丰收,亩产比去年略增。
在顺义区赵全营镇都市现代农业万亩示范区,田野里热气逼人,空气中飘荡著小麦的清香,8台收割机在田间来回运作收割,再转投到拖运车上。另一边,打捆机走过一排排秸秆,从后方「吐」出来一捆捆方方正正、瓷瓷实实的秸捆。「以前叫『麦黄杏黄,绣女下床』,现在都实现了机械化。大型收割机一小时能收割25亩左右,这块地共450亩,小半天就能收割完了。」北京兴农鼎力种植专业合作社工作人员司庆振介绍,「今年收割还应用了小麦联合收获物联网监测技术,监测终端可以显示收获小麦的亩数、亩产量和总产量等信息,收了多少地,打了多少粮,一目了然。」(张小英 文并摄)

《德龄与慈禧》9月上演
由江珊、卢燕、郑云龙等出演的新版《德龄与慈禧》将于9月在京、沪两地上演。
编剧何冀平在这部作品中描述了清朝几百年间她最喜欢的一段时光。十九世纪末,一个生长在西方,受西方教育的清朝宗室格格——德龄郡主,来到重门深锁的紫禁城。她青春逼人、充满活力,面对身处深宫、对现实世界颇为陌生又渴望了解的慈禧和光绪,用自己的智慧、真诚,点亮了慈禧老佛爷的曙色韶光,一老一少一尊一卑,引发一段可笑又可悲的故事……其中没有宫斗戏份,而是借家事写国事。
此次江珊饰演慈禧,独具「洋派」风格、外文了得的德龄由黄慧慈饰演,光绪由郑云龙饰演。导演方面何冀平找到了香港著名导演司徒慧焯,他指导的话剧《亲爱的,胡雪岩》非常受欢迎。
该剧将在9月11日至15日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9月18日至22日在上海大剧院演出。(牛春梅)

周一早高峰,不少市民选择从自行车专用路骑车上班。(潘之望 摄)

京城首条单车道开通

「来,帮我拍一张!」一大早,骑车上班的回龙观居民李然在同城街和文华街交叉口的自行车专用路入口,让同伴帮忙抓拍了一张纪念照。蓝天白云下,红绿相间的道路崭新宽阔,让人神清气爽。北京日前开通的首条自行车专用路俨然成了「网红」,吸引许多市民来打卡体验。这条自行车专用路服务于沿线约1.16万通勤人口,人们可以30分钟内从昌平回龙观骑行至海淀上地软件园,这让在回龙观地区居住的人多了一种健康出行的选择。

上下坡道都有先进的辅助设备,方便大家出行。(甘南 摄)

这条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路,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自行车道,很多科技元素加入到了它的配套设施中,让人在感叹高科技神奇的同时,享受着「高大上」配套设施带来的实用性。
在专用路出入口的坡道上,首次设置的世界先进的自行车助力装置,设置了上行自行车传送带,减少使用者推行难度;下行设置阻力装置,提高安全性。目前,这样的「新式武器」共在6处高架桥路段安装了7套,助力系统还配合地铁13号线运行时间,设定为5时至次日零时30分运行。

在专用路出入口附近还有这种双层自行车架,方便更多的自行车存放。(甘南 摄)

「如果我家门口也有这样的路,我肯定不开车了,每天骑车上下班。既锻炼了身体,还节能环保。」如今,在刚刚开通的这条自行车专用路上,有居住在附近的上班族,也有特意赶来「试骑」的「外来户」,不为别的,他们只为感受一下「网红路」的独特魅力。
在这条道路上,自行车是真正的「王者」,养护管理单位实行24小时巡查服务,在每个出入口均明确专人负责道路秩序维护,并对欲上自行车专用路的电动自行车、摩托车及行人进行劝离。除遇极端天气外,这里将会24小时为骑行人使用。(甘南、金可)

接线能力增10倍 咨询热线机器人上岗

AI(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商」日前在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上岗,该局登记注册咨询服务热线从传统的人工服务模式正式升级到「AI+人工」的全新服务模式。
得知智能语音机器人刚刚上线,北京千方科技公司的员工朱女士现场用手机尝试拨打了51321502。「我想问一下企业名称变更怎么办理?」朱女士对着听筒说出问题,「小商」稍微等了两三秒钟,然后提问:「请问您的公司属于有限责任公司、个人独资企业、内资合伙企业中的哪一种呢?」「有限责任公司。」朱女士回答。「小商」又等了两三秒,回答道:「感谢您刚才的问题,『小商』为您找到的办理流程如下……」
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AI客服机器人使原来5×8小时的服务延伸至7×24小时智能接听,打破了传统单纯依靠人工接听咨询电话的局限性,解决了咨询电话难打通、等候时间长等问题。「『小商』上岗之后,可同时接听20个来电,同时接线能力增加了10倍。」这位负责人说。智能客服上线前,人工每天只能接听300余通咨询电话,智能客服试运行期间接听量增长了约150%。「小商」不仅能提供给申请人准确的答案,还能对热点问题、增长最快问题、最新问题等做实时分析,方便团队及时发现用户需求,快速完善知识库。「目前经过测算,『小商』能对30%的来电问题对答如流,但它具备自我学习能力,在接听问题之后,可以将答不上来的问题列入未知信息数据库,通过系统寻找答案,再储存到自己的知识库里。」
据介绍,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目前正在研究建立立体化的智能咨询体系,包括在线机器人、语音客服机器人、大厅虚拟影像机器人三个部分,由单一的电话咨询升级到可通过网站、微信、大厅虚拟影像机器人等渠道,向企业提供立体化的智能咨询服务(叶晓彦)

夏日傍晚,站在前门大街露台上远眺,可以看见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北京雨燕。

前门大街为北京雨燕安巢
在日前举行的北京雨燕保护计划启动仪式上,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宣布,未来会以前门大街和望京SOHO为试点,为北京雨燕安巢。

潘石屹表示,在前门大街和望京,将有北京雨燕「专属的家」。

夏日傍晚,站在前门大街露台上远眺,可以看见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北京雨燕——一种几乎「一生都在空中」的鸟类。北京雨燕,是全世界极少以一座城市的名字命名的野生鸟类。每年2月,北京雨燕从非洲南部启程,跨越山川湖泊、荒漠戈壁,连续不停歇地飞抵北京。4月到7月,它们在北京产卵、孵化、育雏,传统老建筑的飞簷翘角,梁、檩、椽纵横交错,形成了一个个「人造洞穴」,为雨燕提供了理想的集群繁殖之所。潘石屹透露,未来几个月,将以前门大街和望京SOHO为试点,为北京雨燕建造安家的鸟巢。这是一种为北京雨燕特别设计的优质鸟巢,由建筑工地的废旧材料制作而成,约莫一个面巾纸盒的大小,鸟巢右下方有一个很小的开口,设计为北京雨燕的进出口。(赵莹莹 文并摄)

毕卡索作品之一《玛丽-特瑞斯肖像》吸引了众多目光。(方非 摄)

百件作品解密毕卡索
近日,中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毕卡索作品展「毕卡索——一位天才的诞生」在北京UCCA尤伦斯艺术中心开幕。103件来自国立巴黎毕卡索博物馆的作品,涵盖绘画、雕塑、纸上作品等类型。
毕卡索的艺术生涯长达70余年,一生创作了3.7万余件作品。展览特地将展出作品的时间框定在毕卡索前30年(1893年-1921年)的早中期,让人们得以理解他多变风格的由来。
最近10年,包含毕卡索作品的展览在北京时有展出。不过,若想看到天才小时候的创作可不是件容易事,此次展览上就有毕卡索13岁时用炭笔画的一幅素描《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相传在这一年,毕卡索身为艺术学校美术教师的父亲让儿子帮自己的一幅画做最后的润色。当毕卡索画完之后,父亲默默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调色盘和颜料,预示著儿子的技艺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于早期的习作,毕卡索很珍惜。参展作品中就有一幅毕卡索一直留在身边的作品《戴帽子的男人》。这幅油画第一次展出时,毕卡索家乡的许多人就认出来,这就是他们那座西班牙外省小城里的一个著名乞丐。「这幅画是他早期训练的珍贵纪念,这不仅是欧洲传统绘画的训练,更是西班牙绘画风格。」国立巴黎毕卡索博物馆藏品总监艾米利娅·菲利普说。
立体主义是毕卡索启迪20世纪艺术发展的一座里程碑。展览中亮相的立体主义作品,从《圣心大教堂》对画面的几何化处理,到《持烟斗的男人》里把油画与印花布料拼贴,再到《弹曼陀林的男子》里密密麻麻灰棕色小平面的堆叠,让人们看到他一路对立体主义的探索。艾米利娅·菲利普介绍,多变的毕卡索一生还曾5次为舞台剧设计布景和服装,此次展览就展示了他为两部俄罗斯芭蕾舞剧设计的舞美和服装,让人们看到这位伟大艺术家的丰富性。此次展览将展至9月1日。(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