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1 月 16th, 2019

社論 藍綠勿再淪於人格攻擊口水戰 應回歸國政論辯

郭柯王昨天又大演同框秀,韓國瑜對於提問想法時,僅說「謝謝!」,意即「不予置評」,似已不願再陷入黨內紛爭問題打轉;他國政顧問團大陣仗已成型,日前拋出首要議題能源政策,他正走向總統候選人高度,這才是正確方向。
韓國瑜的能源政策提到要恢復核四,核能問題是近幾年藍綠攻防一大議題,2014年綠營利用國人對日本核災恐懼餘緒,動用民粹逼使馬英九封存核四,但也讓台灣電力供應問題開始出現危機,至2017年815大停電,引發電力供應不足大恐慌,加上增加火力發電大量燃煤造成空汙,嚴重影響民眾健康的疑慮,去年「以核養綠公投」在蔡政權層層封阻下仍闖關成功,並獲民意高度支持,顯然民意已大逆轉不再反核,韓國瑜的團隊提出恢復核電,自有其多數民意基礎。
綠營集體反對韓國瑜的能源政策自可想見。去年公投雖然民意大多數支持恢復核電,但蔡政權悍然不理,仍一意孤行反核能政策。韓國瑜團隊提出能源政策,總召張善政以前行政院長身分,提出蔡政府刻意外送核燃料棒,及惡意阻止核廢料境外處理的內幕,反證核四恢復並非不可行,而是目前執政當局執意不為。能源政策可以辯護,但綠營的反擊仍是一片口水戰,包括利用新北市長侯友宜的意見,作為挑撥離間之計。
侯友宜是以核四所在地行政首長身分對恢復核四提出質疑,一如當年朱立倫在新北市長任內反核,但朱立倫在2月美國訪問後,回國已一改態度支持核電。朱立倫當初反核電,當然是因核電廠位於新北,核電問題又因時值日本福島核災引發的全台恐懼效應,鬧得沸沸揚揚。但經過幾年的沉澱,核能問題又有了新的思考方向,他的美國去回應該觸及美方對台灣核電議題的態度,因此有了與在新北市長任內截然不同的說法,而跟他接班人侯友宜的態度大異其趣。
至於侯友宜說核四問題是假議題,果真如此,當初又何以引發朝野大論戰,從而馬政府在民粹壓力下封存核四;再回推時空,2000年在阿扁上任之際的核四存廢爭議幾乎動搖國本,在在顯示核四問題事關重大,絕非假議題。
蔡英文說侯友宜反核四較韓國瑜接地氣,姑不論這根本就是挑撥之詞,核四問題在去年以核養綠公投大勝後,已証明擁核反核何者較接地氣,侯友宜似已警覺遭綠營作為打擊韓國瑜工具,因此他的最新說法,是他不反核電,但核四重啟茲事體大,必須在安全無虞及民意支持下方可為之;然則,這豈不正是韓陣營提出重啟核四的兩大前提?綠營以侯打韓的技倆,至此已完全破功。
能源問題攸關民生大計以及更宏觀國安議題,韓國瑜陣營首先拋出,正希望正反兩方能回到政策面的論戰,可惜綠營的反對聲浪仍淪於口水戰以及對韓國瑜的揶揄等人身攻擊。未來韓陣營將陸陸續續拋出國政議題,蔡陣營如果仍是以此輕佻態度避重就輕,將讓國人大失所望,也更近一步印證其獨裁心態以及失政無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