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1 月 30th, 2021

頭重腳輕 /伍忠信

韓國瑜競選班底頭重腳輕是一大隱憂,他有相當強大的國政顧問團,卻有頻頻凸槌出包的競選幕僚。韓國瑜最近和日本來訪團體兩度互動,都因遲到爭議造成傷害,提供黑韓更多彈藥,問題就出在他的幕僚團隊。
第一次是日本自民黨青年局國會議員和地方議員在8月22日來訪,韓國瑜姍姍來遲,讓日本客人苦等25分鐘,雖然對方表示不以為意,但媒體批露後不僅黑韓猛攻,外界也大不諒解,認為有失國際禮儀。韓營雖解釋是到佛光山參加法典,無法逕行離席;但幕僚作業應權衡輕重,將時間作適當調配,務必取得餘裕空間,遲到縱然理由冠冕堂皇,也可證並非刻意,但傷害已造成,任何說詞都不足以彌補。
昨天的遲到事件更離譜,日本知名學者拜訪,相當嚴肅之事,韓國瑜卻將對方因連絡失誤奔波費時拿來消費,說是日方遲到,意在彌補上次自己遲到失分。他洋洋得意向媒體自詡早到,言外之意日本訪客遲到25分鐘,讓來客十分不是滋味,從雙方合照,日本學者的神情緊繃甚至不屑,已可窺知他們內心反應。事後還有學者抱怨他們並非遲到,而是聯絡窗口擺烏龍,害他們背上遲到惡名。日本台灣學會理事長松田康博更表示:「難以理解韓市長以及他的團隊這樣的作風」,話說得很重。
日本學者強烈反彈後高市府發表聲明,表示日本學者並未遲到,聯絡失誤咎在己方,因此向日本學者致歉。聲明越描越黑,這次參訪早在三個禮拜前就敲定,韓辦卻臨時變更地點,居間連繫的學者蔡增家在客人抵達原定鳳山行政中心,未見韓營人影,詢問後才知改在四維中心,這完全是韓辦輕忽,韓國瑜卻在言談間消遣來客,這比上次遲到更沒禮貌、更不得體。
這件事韓辦負責聯絡窗口應是孫大千,他等到蔡增家詢問才告知改地點,可見其顢頇狂妄。孫大千跟綠營的林濁水都是滿嘴跑馬,四兩鴨子半斤嘴,有這樣的幕僚,還需要林濁水那樣的黑韓敵人嗎?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