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十二月 9th, 2019

蟳埔女服飾 行走的特色文化標誌

黃晨在製作蟳埔女服飾。

【本報綜合報導】走進泉州市豐澤區蟳埔村,被粗網包裹的青灰色蠔殼隨處可見,幾座蠔殼厝藏於民居中,整個村莊顯露出濃厚的「海味」。在這座海邊漁村裡最為亮眼的莫過於來來往往著裝特別的蟳埔女——粗布斜襟右衽衣簡樸寬鬆,搭配七分黑褲,頭髮綰成髻,戴著鮮艷美麗的簪花圍,行走間便成了一道風景線。
蟳埔女習俗在2008年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以來,具有本土獨特文化風格的蟳埔女服飾也引發了一波波關注。黃晨是蟳埔女服飾製作技藝的第八代傳承人,也是福建省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豐澤蟳埔女服飾」代表性傳承人。潮漲潮落間歲月更迭,他在一間服飾店中堅守40餘年,與孤燈熨斗為伴,用雙手守護這一份珍貴的歷史記憶,傳承獨特的文化藝術。

裁剪縫合 裁出海邊漁村的文化印記
蟳埔村以海為鄰,這裡的居民大多以漁為業,為了生計,勤勞的蟳埔女既能下海抓魚蝦,又能上灘塗敲蚵,在生產與生活中孕育出一方風情,被稱為「福建三大漁女」之一。
「蟳埔女的服飾,其實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方便勞動而設計的。」黃晨告訴記者,蟳埔女所著衣服多由棉麻粗布製成,寬鬆舒適,上衣為斜襟、七分寬袖、右衽,俗稱大裾衫,褲子為七分闊腿褲,這樣的設計便於在海灘上勞作,挑擔行走又輕鬆自如,「以往的衣服以藍色、灰色、黑色為主,樸素又耐髒,而頭髮也是刻意盤成一圈,再穿一根骨簪固定,防止低頭時長髮垂下影響勞作。」

蟳埔女頭飾

黃晨表示,蟳埔女服飾已有數百年歷史,以往均為手工製作,工序精緻。1973年,11歲的黃晨師從自己的舅公,開始學習蟳埔女服飾製作,「一開始也是想著學一樣手藝,學著學著就越來越感興趣,三年多後,我就開始獨立進行製作了。」以往蟳埔女服飾為純手工製作,廣到畫線剪裁、細到每處針線縫合都需要依靠雙手完成,這一過程需要花費較長時間,對製作者的細心與耐性都是一份考驗,「有時一站就是幾小時,尺寸也不容有一絲差錯。」到1978年後,同期學習這項技藝的20多人陸陸續續轉向了其他行業,只有黃晨選擇了堅守,「這種傳統的技藝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流傳下來,現存的就是精華,需要有人守護。」
幾盞茶後,黃晨來到製衣間製作一件衣服。蟳埔女服飾的製作對布料有一定要求,「一般使用棉布或者麻布製作,經薯榔汁等染成深色,以防在勞作過程中被海水侵蝕或被陽光暴曬褪色,後來生活方式變得多樣了,布料顏色也豐富了。」橙黃色的棉布根據顧客自身的尺寸畫好線後裁剪,布料裁剪尺寸一般不能太長太寬,以防海邊勞作時被漁網纏住,但又要設計得寬鬆,方便彎腰伸手等,這就要求製衣者具有豐富的經驗。裁剪後的布料邊角用漿糊粘合固定後進行熨燙,如此反覆多次,再使用縫紉機縫製。一個多小時間,黃晨在熨衣的桌板與縫紉機前來回走動,一件上衣才初見雛形。「這還不是最費時間的,縫合衣服上的盤扣還需要兩三個小時。」黃晨介紹道,如今製作一件衣服需要花費5個小時左右,包含畫線、裁剪、粘合、熨燙、縫合等步驟,有時一天只能做上一套蟳埔女服飾。精細繁雜的工序耗費時間長,但成品頗受顧客喜愛,「手工的衣服布料穿起來都比較舒適,其次用雙手做出來的東西,不大容易壞,跟機器做出來的也還是不一樣的。」

蟳埔女服飾寬鬆美觀,以往是為了方便勞作設計,成為當地一大文化特色。

懷揣初心 數十年堅守期盼後繼有人
一套傳統服飾,既體現了蟳埔當地的風土人情,也成為代代蟳埔女性勤勞奮鬥的縮影。2007年,黃晨在豐澤文體部門的支持下對蟳埔女服飾製作中心進行改造,成立了蟳埔女傳統服飾傳習所,希望能將此作為展示和交流蟳埔女習俗的重要窗口。
不同材質的布料,製作精緻的成衣,色彩豐富的簪花圍頭飾,防水輕便的腰包,乃至形象逼真的蟳埔女人偶……在蟳埔女傳統服飾傳習所,記者見到了各式各樣的蟳埔女服飾,所有的服裝成品均為黃晨親手製作。「有些衣服中其實都藏著故事。」黃晨指著一件由兩種花色拼接而成的衣服介紹道,「以往人們衣服都是一種顏色,會出現這種拼接的衣服,主要是因為很多蟳埔女在挑擔做事時肩頭部分容易磨破,但又捨不得其他地方完好的布料,就乾脆拿另一塊布料拼接在一起。」寥寥幾句,便將蟳埔女辛勤樸素的形象勾勒而出。
正因蟳埔女服飾承載的意義重大,這份文化符號背後的傳承就顯得彌足珍貴。黃晨感慨道,以前的蟳埔女,自出生後家中便開始準備傳統服飾,從小穿到大。如今在村中,穿著蟳埔女傳統服飾,盤頭戴簪花圍的多為中老年女性,年輕一代穿著傳統服飾的人數十分少,「很多人連穿都很少穿,更別提能製作這些傳統服飾了。」
近年來,蟳埔女習俗在多方宣傳下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蟳埔女這一獨具特色的形象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在多個民俗文化節上均能看到身著蟳埔女傳統服飾的年輕女孩致力宣傳這一形象及背後的民俗文化。但熱鬧之餘,願意真正學習蟳埔女服飾製作的人依然是少之又少,「曾經有人來找我學過這項技藝,但是學過一段時間後還是選擇放棄了。」談及此事,黃晨露出無奈的笑容,「現在讓大家長時期待在一個房間裡縫縫剪剪,很多人可能都做不到。」

隨著時間流逝,穿著蟳埔女傳統服飾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但不少老人還是有意識地為孩子穿上傳統服飾,希望傳承這一文化。

走進高校 傳統技藝喚醒傳承希望
不甘式微,苦等傳承,這是很多傳統技藝當前所處的狀態。黃晨和無數匠人一樣,日夜堅守,守護著一方的歷史風情與文化。40餘載光陰流逝而過,無數個挑燈製衣的夜晚,陪伴他最久的是那兩把用了20來年的剪刀。

黃晨用了二十幾年的剪刀,磨刀師傅在刀刃上標記磨刀的時間和客戶名字。

近年來,黃晨也試著將蟳埔女服飾製作技藝傳授給自己的兒女,「但現在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了,學得也不是那麼紮實,還是需要有人來踏踏實實將這項技藝學習傳承下去。」正當他為如何傳承發展這一項技藝而苦惱時,黎明職業大學的老師找到了他,商討在校內成立大師工作室的相關事宜。
「我們學校也是不甘看到許多傳統技藝的沒落,希望通過大師工作室的建立,加強這些匠人與學校專業群深度對接、融合,並通過實境教學、生產實踐把文化的傳承交流融入人才培養的過程中。」黎明職業大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為了更好地保護與傳承蟳埔女服飾製作技藝,黎明職業大學與黃晨經過探討,確定邀請黃晨以定期講座或者課程融入的方式在學校服裝專業課程教學中加入蟳埔女服飾的設計、製版與工藝製作等模塊,同時將蟳埔女服飾元素融入到畢業設計中。
今年4月,黎明職業大學將校內多個大師工作室聚集起來,打造成海絲文化集鎮,並設立了海絲文化展廳,黃晨的蟳埔女服飾大師工作室就在其中,他也將部分蟳埔女服裝與頭飾作品置於展廳,供學生參觀交流。「這種走進學校的模式,確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黃晨表示,自蟳埔女服飾製作文化設置到學校當中後,不少學生表示出了強烈的興趣,「有很多學生會特地跑到我的服飾傳習所,跟我學做簪花圍等,有部分人也逐漸產生學習蟳埔女服飾製作的意願。」
技藝喚醒傳承希望,黃晨依舊不敢懈怠,「學習蟳埔女服飾製作並非一朝一夕可做到,這項技藝的傳承發揚也需要付出很多心力,未來的路還很長。」談及未來,他表示在延續與學校間交流合作的同時,還將致力於爭取更多面向社會的平台,將蟳埔女習俗中的精髓魅力傳播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