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16th, 2019

【新福建】福建水利潮湧東南 潤澤八閩

發源於福建省戴雲山脈的木蘭溪,自西北向東南流經大半個莆田,然後注入興化灣。

【本報綜合報導】福建地處祖國東南沿海,依山傍海,既享有降水充沛、河流密佈的資源之利,也深受颱風、洪澇、乾旱、風暴潮輪番襲擊之苦,「興利除害、造福人民」成為福建人民世世代代的夙願。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福建省委省政府帶領全省人民掀起了一輪又一輪的水利建設高潮,福建水利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肩挑手提到供水入戶群眾喝上放心水;從防洪設施一片空白到防洪排澇擋潮體系完備,福建防汛成為全國一面旗幟;從火焰山到花果山、從水患之河到生態之河發展之河,湧現出長汀、莆田兩個全國生態文明建設的樣本……

福建省莆田市的東圳水庫。

治水除害:3661座水庫,7684公里堤防,築牢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線」

新中國成立之初,福建防洪方面幾乎一片空白,大小城市沒有一個設防,蓄水工程僅有2處,沿海地區只有魚鱗式海堤,總長不過796公里。新中國成立後,福建以防治水害為主,掀起了修庫築堤、攔洪擋潮的高潮,打響了千公里海堤加固達標、千公里江堤建設、五江一溪防洪工程建設等戰役,不斷夯實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線」。目前,全省共有水庫3661座,總庫容200億立方米;過閘流量1立方米/秒以上水閘4267座,堤防總長7684公里,僅防禦10年一遇以上洪水的堤防就長達3552公里。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建成了具有國內領先水平的閩江洪水預警報系統,吹響數字防汛的號角。通過70年的不懈努力,福建成功抵禦了一場又一場洪水、一次又一次颱風,福建防汛成為全國的一面旗幟。

福州晉安河

借水興業:年度水利投資超過400億元,建成水庫3661座,助力福建經濟社會發展

通過70載點滴積累,福建基本建成了蓄引提並舉、大中小並重、興利除害結合的水利基礎設施體系。據統計,僅「十二五」期間,福建省水利投入就高達1153億元,是「十一五」的4倍;「十三五」以來累計完成投資1469億元(人民幣,下同),2018年首次超過了400億元。由於水利建設投資落實好,2019年5月福建受到國務院通報表揚並給予1000萬元資金獎勵。
截至目前,全省有水庫3661座,總庫容200億立方米;水電站6617座,裝機容量1156萬千瓦;水閘4267座、泵站2498座……為建設「機制活、產業優、百姓富、生態美」的新福建提供了強有力的水資源支撐、水安全保障和水生態基礎。

水潤民生:解決2700多萬農村居民喝水難題,農田有效灌溉面積達1674.15萬畝,積極助力鄉村振興

新中國成立之初,農田受旱嗷嗷待灌,群眾飲水肩挑手提。
通過持續奮鬥,福建建成農村供水工程35.4萬處,惠及全省2700多萬農村人口,長期存在的農村飲水安全問題基本解決,4.03萬國家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和少數地區飲水型氟超標問題均提前2年解決。農田有效灌溉面積達1674.15萬畝,占耕地總面積的83.3%。

福建長汀縣三洲鎮「火焰山」下的長汀汀江國家濕地公園如今生態恢復良好,物種多樣性豐富,成為風景優美的國家濕地公園。

  涵水保土:水土流失率降至7.97%,竭力培育綠水青山

特殊的地形地貌和地質條件,決定了福建省是水土流失易發高發的省份。福建牢記「進則全勝,不進則退」的囑托,全省人民掀起了大規模水土流失治理的高潮,水土流失率由1985年的17.25%下降至2018年的7.97%,穩居全國領先水平,實現山河披綠、百姓致富。特別是長汀,實現了從水土盡、草木枯的「火焰山」到綠滿山、果飄香的「花果山」的生態嬗變;不僅圓了老百姓百年綠色之夢,還實現了環境與經濟的雙贏。

親水宜居:建成3400多公里安全生態水系,構建人水和諧共生的生態發展之路

長期以來,福建積極踐行「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治水方針,以木蘭溪為樣本,譜寫了一曲又一曲水美福建新篇章。2015年起,福建創新開展萬里安全生態水系建設,累計建成安全生態水系3400多公里,形成了一批社會認可度高、百姓獲得感強的河流治理樣板,湧現出南平「水美城市」、莆田「荔林水鄉」、漳州「五湖四海」、福州「閩都水城」、泉州「清新水域」等特色鮮明的建設模式,推動著福建水利從工程水利、資源水利向生態水利邁進。2016年以來,福建在全國率先建立了以黨政領導負責制為核心、省市縣鄉村五級穿透的河湖長制組織體系,總結推廣了一批河湖治理新樣板連續兩年受到國務院的正向激勵。
如今,白鳥一雙臨水立、見人驚起入蘆花的美麗畫卷已在福建徐徐展開,共享野趣、鄉愁的獲得感幸福感溢滿了福建人民的心懷。

武夷山市大安村致力發展「紅綠」旅遊,成為遠近聞名的省級「鄉村旅遊特色村」。圖為村莊外景。

福建全力保護利用革命遺址

【本報綜合報導】作為革命老區基點村,大安村保存有紅色革命遺址、遺跡51處。2012年以來,村裡先後修繕開發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閩北分區蘇維埃政府、閩北分區蘇維埃政治保衛局等革命遺址,截至2018年全村已開辦民宿27家、農家樂23家。2018年共接待境內外遊客79多萬人次,實現收入2600萬元(人民幣,下同),村民人均純收入從2012年的7269元增長到了12754元。
地處偏僻的大安村的發展,彰顯了近年來各級各部門全力開展革命遺址保護利用工作的成效。
來自省老區辦的資料表明,福建是原中央蘇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全省登記上報的革命遺址、遺跡達3078處。為加強紅色資源保護,弘揚紅色文化和老區精神,早在2012年,福建就借實施《福建省促進革命老區發展條例》的有利時機,對加強革命遺址保護利用作出相關規定,促使相關部門通力合作,加強對革命遺址的保護利用。2016年、2017年省委宣傳部連續發佈了《福建紅色文化保護、傳承和弘揚工程實施方案》《關於加強革命歷史類紀念設施、遺址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相關工作的實施方案》。原省文化廳牽頭制定了《福建省紅色文化生態保護開發規劃》。省委宣傳部牽頭成立了包括省委黨史研究室、原省文化廳、省委黨校等14個業務部門參加的聯席會議制度,下設辦公室,加強統籌規劃、協調指導和督促檢查;各設區市、縣(市、區)也基本形成了同樣的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各級老區還因地制宜制定實施了《三明市紅色文化遺址保護管理辦法》《龍岩市紅色文化遺存保護條例》等系列規定。
與此同時,各有關部門相繼開展了專題調研,掌握了較為完整的一手資料和決策依據,提高革命遺址的保護利用水平。省委黨史研究室用了一年多時間,完成了全省普查任務,基本摸清了革命遺址的家底,編輯了《福建省革命遺址通覽》(總第14卷);原省文化廳牽頭編印了《福建省紅色文化資源圖錄》;省老區辦、老促會在聯合出版《福建省老區革命歷史紀念物彙編》《福建紅色遺產名錄》之後,又於2018年再次聯合組隊,對全省革命遺址保護利用工作進行了現場調查與指導。
在此基礎上,福建省進一步明確了革命遺址保護利用工作的總體要求,努力構建一個較為完善的革命文物保護傳承體系,形成了兩大工作亮點:
一是在資金安排方面,始終遵循「保護優先」原則。2010—2018年,省民政廳安排福彩公益金3900萬元、省級老區發展專項資金3950萬元用於革命遺址維修補助;2015—2017年,省文物局、原省旅發委等有關部門投入老區縣紅色旅遊項目的補助資金也達8840萬元。泉州市、漳州市老區辦設立了革命老區遺址遺跡的維修保護專項資金,對革命老區遺址遺跡的維修保護進行補助。
二是在提升社會影響力方面,著力推進革命遺址保護傳承與弘揚利用有機結合,積極打造八閩紅色資源品牌。如:圍繞重大黨史事件、重要黨史人物紀念日舉辦相關紀念活動,組織與會代表赴革命遺址實地考察參觀,使之形成「紅色印象」並進而轉化為「紅色記憶」。目前,全省依托老區革命遺址、遺跡、遺存及相應設施設立的縣級以上黨史教育基地已超過200個,全國紅色旅遊系列經典景區9個、紅色旅遊景點46個。
「紅色旅遊已成為福建省旅遊業的一個重要板塊。但更重要的是,經過上下一致的共同努力,福建紅色文化資源能夠得到充分保護和挖掘,紅色文化內涵不斷豐富拓展,並最終轉化為廣大幹部群眾『再上新台階、建設新福建』的不竭動力。」福建省民政廳老區工作辦公室陳晨光表示。

連江三落厝 老宅變酒店 古厝迎新生

【本報綜合報導】老屋坐落於阪頂村,距福州一個小時的車程,這裡田園風光美不勝收,青山腳下,成片稻田延綿不絕。
老屋始建於唐代,後因火災毀於明朝。明嘉靖年間,鄭氏族人在原地重建了留存至今的這座大厝。雖名為「三落厝」,但三落厝不是一個地名,而是三座橫向排列的房屋,借過雨亭相連。
三落厝是連江縣規模最大的古民居,建築面積達3000多平方米,木石結構,有大小房間200多間。
鄭洋妹說,上世紀80年代,這裡還擠著鄭氏200多名族人,鄭洋妹一家五口擠在一個大約25平方米的房間裡。
「房間裡沒有廁所,沒有自來水,要到古厝邊上的井裡挑水。」鄭洋妹說。


上世紀80年代開始,厝內居民陸續搬出,村裡建起了一棟棟現代小洋房。2000年後,古厝幾乎搬空,房屋年久失修。院子裡的鴨圈污水橫流,雜亂的電線像蜘蛛網纏繞,甚至有瓦片脫落、牆體倒塌。
19歲那年,鄭洋妹離開阪頂到外地上大學,直到2013年,她結婚後回到村裡養育孩子。
「當時老宅裡挺可怕的。」這位有著兩個女兒的母親回憶說,「我幾乎很少回去,回老宅就像是冒險。」
雖然搬離了老宅,村民們需要時常募集資金用於翻修屋頂、滅殺白蟻、支撐傾斜牆體。但是老屋無人居住,很快又會朽敗。2016年,當地政府啟動老屋修繕計劃,對老屋進行保護性開發。2016年底,廈門朗鄉投資有限公司相中三落厝,計劃投資1.5億元(人民幣,下同),將古厝打造成度假勝地。
經過兩年多的修繕,三落厝被改建成一座高檔酒店,幾百年的木樑、透光的天井、土牆與現代的奢華融為一體。
作為中國未來鄉村的樣板,三落厝項目入選「我們的鄉村」威尼斯雙年展中國國家館海外巡展。9月,「我們的鄉村」在第14屆巴西庫裡蒂巴國際當代藝術雙年展上拉開帷幕。
當鄭洋妹走進翻修一新的酒店應聘時,兒時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但她很快被院子裡精緻的小景和寬敞客房內的奢華浴室驚呆了。
「改造後的三落厝首先是一座酒店,客人到這裡來是休閒的。」三落厝項目運營總監張毅文說,「所以我們把原先200多房間打通,變成了40間精緻的客房。」
酒店面向高端客群,即使在淡季,客房價格至少也要600多元。
張毅文說,不僅要修繕古厝的建築形態,更重要的是要把古厝的生命力修繕出來。讓現代人願意在古厝中停留,願意住下來,才能讓古厝產生新的生命力。
鄭洋妹在酒店找到一份服務生的工作,她高興地看到先前院子裡臭氣熏天的豬圈變成了古樸風格的茶居。而古厝經歷的歲月痕跡也得以保留,比如牆上的繪畫、木雕和石磨等。
張毅文很自豪地向來訪者介紹,酒店修繕只換了5根柱子,並且特意保留有一堵殘破不堪、雜草叢生的土牆,搭起了溝通農耕傳統和現代文明之間的橋樑。
此外,三落厝屋後的祖厝、倉庫等附屬建築也被改造成了餐館、展廳、酒吧和商店等,進一步激發了鄉村旅遊發展潛力。
項目開業以後,迅速成為「網紅」景點。今年春節,每天前往三落厝的遊客多達1萬人,國慶期間三落厝所有的酒店在兩周前就已訂滿。
酒店為當地村民創造了30多個工作崗位。此外,一些村民開起了小店售賣土特產和紀念品,還有村民將自家小樓改造成民宿。
除了三落厝,廈門朗鄉投資有限公司還在附近租下了兩處荒廢的歷史建築群,更多的老屋即將迎來重生。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