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1 月 15th, 2019

盲腸線VS.盲腸縣 /伍忠信

 

韓國瑜說行政院高鐵南延屏東案是盲腸線,他既不承認也不同意目前版本,蘇貞昌不悅之餘上綱到韓國瑜將屏東當盲腸縣,這是他慣有口才便給話術。同音不同字學問大,卻讓問題失焦。
高鐵南延屏東以往都因在財務負擔及運量不足因素而擱置,至最近政院突然拍板,選舉考量至明。韓國瑜的歸零說,是通盤重新檢討南台灣捷運網問題,說將屏東當盲腸縣,太過沉重了。韓國瑜敢在屏東鄉親面前提出「盲腸線」看法必有所本,也應精準掌握民意,否則豈非自砸腳背。
朱立倫幫韓國瑜的說法註解,表示韓國瑜的政策很清楚,目的是要規畫更完整的南臺灣捷運路網,重點把高雄捷運部分延伸到屏東及台南,跟他規劃三環三線概念相同。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後應有此規劃,問題是高捷的延伸必須有中央的奧援,從蔡政府一再對高雄建設的卡關,除非政黨輪替,南台灣捷運網才有希望落實。這也是韓國瑜備受期待之處。
近日韓國瑜連發廢一例一休及歸零高鐵南延案雙箭,其實有備而來,除了政策面跟國政顧問團細商外,也算準了民意依歸。行政院的跳腳,顯然已被打到痛處。
南高屏都在一線之隔,已經是共同生活圈。高捷延伸至台南屏東,在財務運量上都是首選,對庶民的需求更切實際。捷運的方便、普及性,以及票價負擔,絕非本大站少價昂的高鐵堪以比擬。說穿了,是草鞋群眾跟金縷鞋族群需求之比而已。
高鐵以往增站負面遠大於正面效益的例子歷歷在目。南延屏東案遭長期擱置其來有自,選前行政院的粗暴輕率決議,更備受質疑。韓國瑜的「盲腸線」對決蘇貞昌的「盲腸縣」,很快就會經民意檢驗分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