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9th, 2020

導論 顧豬仔院長 洪谷

蘇貞昌日前在吹噓自己表現優異時,不忘捅了阿扁一刀。說他當阿扁的行政院長很難做事,又遇到紅衫軍,任何事情在立院都無法通過,因此沒有表現的機會。 他特別提到紅衫軍,又說立法院杯葛,言外之意指阿扁當時已是跛鴨總統,拖累他,讓他束手縛腳,無法表現。
他一推二五六。但從另一個角度看,當時國家陷入亂局,阿扁本來是強勢總統,因紅衫軍事件讓他氣焰大失,對身為閣揆的蘇貞昌剛好是扛起撥亂反正的大好時機,但當時他卻畏首畏尾,明哲保身,深恐被阿扁貪瀆事件波及,以致本可大開大闔施展治世之能,卻因此空轉至阿扁任滿。
如果蘇貞昌當時能大展長才,或許民進黨不會因阿扁貪腐後遺症淪落至幾乎崩垮的地步。他如能把握機會,又怎可能輪到資歷才具都遠遜於他的蔡英文稱孤道寡?
前陣子香港殺人犯陳同佳欲來台投案,蘇貞昌拒絕之餘,還胡言亂語指控安排投案的律師牧師,以及無端遭捲入的馬英九是「魔鬼中的魔鬼」,在批評馬英九等在美麗島事件不敢聲援之餘,自詡是人權律師,卻遭阿扁酸說「那是政治語言(蘇貞昌的魔鬼說),不是同為法律人和美麗島律師該說的話」;蘇貞昌個性強悍,應對阿扁的批判銘記在心,因此逮到機會借題發揮,也顯示他睚眥必報的風格。
如今他撿到第二次機會,蔡英文也是超強勢領導人,不過選舉前方吃緊,因此放任蘇貞昌後方緊吃,而且立法院又是執政黨多數,蔡英文三年多來已經將國會馴化成羔羊,蘇貞昌接手正可予取予求。他有前車之鑑,因此把握機會,大殺四方。他吹噓說當行政院長從蚊子顧到豬仔,但人們看到的是他濫花民脂民膏,確實顧到豬仔,但內中又有多少酬庸自肥?,大撒幣手法粗陋,幫蔡英文找了不少麻煩。他自以為這次行政院長當得有聲有色,但還原真相,其實不堪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