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詭譎病情難以預料 跨科同心搶救生命

邱錦章師兄在醫療團隊搶救下重獲新生,徐展陽醫師給予祝福。

「如果沒有徐展陽醫師跟醫療團隊,就沒有我現在的第二生命…」甫在生死邊緣走一遭的邱錦章師兄握著心臟血管外科徐展陽醫師的手,真摯道感恩。
78歲的邱師兄向來身體健康,除了心臟冠脈輕微狹窄,但穩定追蹤、服藥之下,並無大礙。樂於付出的他平日除了參與慈濟志工活動,外出散步時,更習慣攜帶垃圾袋順手撿拾垃圾、清理街道,多年過去,日子倒也輕閒自在。然而,八月初開始,他卻出現胃部不適的症狀,邱師兄回憶說道:「當時就醫沒查到原因,吃了兩天藥,一個禮拜以後肚子卻更不舒服了。」
8月12日,他被家人帶來台北慈濟醫院急診,傍晚入住腸胃科病房,因為上腸胃道出血,血紅素降至7.8,醫療團隊在第二天透過內試鏡止血,控制住病情。邱師兄緩緩說來:「不舒服的情況好多了以後,本以為再兩天就可以出院,可是晚上吐了血,之後的事都不記得了。」因為突發性的呼吸窘迫、缺氧以及血壓不穩,在住院期間的深夜併發心室顫動,醫療團隊緊急壓胸,電擊搶救後,被診斷為急性心肌梗塞,邱師兄被插管送到外科加護病房。

邱師兄腸胃道大量出血。

搶救生命不言棄

「醫師,拜託你救救我爸爸。」突如其來的病情轉變讓家人非常不能接受,蹲在加護病房門外痛哭。看到這樣的情景,心臟血管外科徐展陽醫師相當不忍。他思及:「雖然急救插管,可是師兄意識還算清醒;能點頭回應,求生意志很堅強,希望能幫他度過這次難關。」醫療團隊討論後,告訴家屬治療方針。
「病人有慢性冠狀動脈狹窄的病史,加上這次大量出血,導致心臟突然無法提供穩定的心輸出量,進而導致心肌灌流不足,引發急性心肌梗塞。」徐展陽醫師向家屬說明治療的兩難:「多重抗血小板藥物是治療心肌梗塞的第一線治療,能抑制血液凝集,讓血路通暢。但邱師兄才剛止住急性消化道出血,如果使用抗血小板藥物,可能會再次大出血。」
在與家屬達成共識後,醫療團隊擬定治療計畫,以救心為首要目標。先由心臟血管科詹仕戎醫師透過氣球擴張術,解決右冠狀動脈的急性堵塞,再由心臟外科團隊執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恢復其他狹窄血管供血。徐展陽醫師說明:「心肌因急性缺血導致大範圍缺氧時,會有其自我防衛的冬眠機制,減緩跳動力道。因此手術完成後,心臟收縮功率並未恢復,團隊決定置放葉克膜穩定血液循環,藉此等待心臟慢慢恢復收縮。」術後,邱師兄回到加護病房,醫療團隊密切觀察心輸出量及全身血循,所幸狀況穩定,三天後順利拔除葉克膜,也再無腸胃道出血情形。
因為急救與長時間插管造成的肺部塌陷,團隊亦照會胸腔內科吳智偉醫師,多次以支氣管鏡清除氣管內滲血,術後第十天成功拔管,第十二天轉回普通病房。原以為平安走過生死關頭,豈料邱師兄再度因氣胸與大量積水而呼吸窘迫返回加護病房,經緊急插管以及胸管引流,亦趕緊照會胸腔外科謝旻孝醫師執行胸腔鏡清除胸腔血塊。一番努力後,病況趨於穩定,邱師兄積極復健,趙有誠院長也在百忙之中前往病房關懷,終於在術後52天,平安出院。

邱師兄定期回診檢查。

居家關懷道感恩

「居家環境對接受心臟手術後的病患相當重要。」雖然邱師兄康復回家,固定回診,但徐展陽醫師依舊心繫他的復原情況,因此特地前往邱先生住處關懷衛教。
「現在還會喘嗎?可以吹幾顆球了?」
「已經好多了,可是還是吹兩顆球而已,腳有點腫。」
「兩顆也很好呀,腳腫是手術時給了你很多輸液維持灌流,所以術後體重增加,水腫是預期的,利尿劑此時有助於水分排出哦…」看到病患已能自行行走短距離路程,且不需倚靠氧氣機輔助呼吸,徐展陽醫師顯得相當開心。
醫師遠道而來的關心讓邱師兄紅了眼眶,急著走路讓徐展陽醫師看到自己的進步,他感動地握著徐醫師的手說:「我的第一生命已經結束了,現在講話的是第二生命,如果沒有醫療團隊的努力,我應該已經離開了。」
大兒子也非常感恩,他提到:「父親住加護病房時被護理師照顧得非常好,大家都很包容父親當時的情緒不穩。」他笑說一家人在急救當下,心情難以平復,但醫療團隊非常專業且具有責任感,仔細分析治療走向與可能結果,讓家屬理解。
除了感恩還是感恩,衛教病家的同時,徐展陽醫師也笑著送上結緣品,祝福邱師兄在未來的日子裡身體健康,平平安安。

邱師兄積極吹球復健與走路,讓徐展陽醫師看到自己的進步。
邱師兄積極吹球復健與走路,讓徐展陽醫師看到自己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