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30th, 2020

朱信強質詢慶富超貸案 高銀是否違法

 高雄市議員朱信強於「高雄銀行營運績效與呆帳處理」第二次專案報告中,針對高銀四天完成申貸及核准是否違法,以及三名獨立董事坐領高薪卻未盡職責是否該下台等問題,提出質詢,釐清高銀是否違法?

【記者于欽智高雄報導】慶富超貸弊案雖已進入司法程序,但案情仍撲朔迷離;高雄市議員朱信強於「高雄銀行營運績效與呆帳處理」第二次專案報告中,針對高銀四天完成申貸及核准是否違法,以及三名獨立董事坐領高薪卻未盡職責是否該下台等問題,提出質詢,釐清高銀是否違法?
高雄市議員朱信強於「高雄銀行營運績效與呆帳處理」第二次專案報告中指出,台灣金融業首創,申貸到准貸17.46億四天就核准,高銀以外的台灣金融業,有沒有這麼鉅額的履約保證函,是從申貸到核貸只有四天就完成的?高雄銀行就是絕無僅有打破先例,17.46億整個履約保證函,雖有活期存款,不過還是有信貸的責任,還貸了六千多萬;一般市井小民要申貸100萬元,四天怎麼審核?
高雄銀行授信管理處長張榮泰答覆說,金融同業有不同的制度,根據內部統計,確實是沒有四天核准的案子,同業這種速度是真的很少,在我們銀行裡面十年的統計,常董的案子大概十四天才會完成。
朱信強議員表示,根據高銀資料顯示,因為要配合國防部、慶富集團,所以四天內就超速度審閱完成,在整個金融業是看不到的,高銀的所作所為是違背常理的;另履約保證函方面,高銀先要兆豐銀行聯貸,因兆豐銀行知道不可行,後又換成第一銀行,就因為你們的履約保證函,才由第一銀行主辦,最後讓聯貸銀行損失了205億元,高銀沒有責任嗎?
朱信強議員說,高雄銀行開立履約保證函中,銀行前副理黃慰慈少蓋了很多章,就算是當事人休假不在,也有職務代理人,怎會從承辦的襄理、副理、經理、總經理到授信審查處,包括授信審查會,乃至於到董事會,黃副理的章沒蓋,為什麼可完成整個授信程序?
高雄銀行楠梓分行經理黃慰慈回答說,沒蓋章是103年11月4日至10日出國旅遊,雖然兩位放款科長都是我的職務代理人,因為授信案的准駁是在經理,所以就算副理請假,也不一定要副理蓋章,經理直接核准即可。
朱信強議員又問,高銀現有林文淵、何美玥、蘇正平三位獨董,林文淵、何美玥做了10年6個月,一共領了2666萬元,另蘇正平也當了7年6個月,領掉1890餘萬元,在慶富案爆發後,整個高銀的逾放比已提高,怎麼每位獨董還可月領16萬元,高銀的股價是在9元到10元左右,不管他的業績已走下坡,每個獨董一個月領16萬元,兩個月開一次會,他們三人是否有金融背景?
高雄銀行董事長朱潤逢回答說,林文淵主持過國營事業,曾擔任中鋼董事長,另何美玥也做過經濟部長。
朱信強議員又說,他們跟金融業者的背景是不一樣,兩個月開一次會,又從董事會的會議紀錄裡面看到,三位獨董的建議、決策都導致慶富案的發生,造成高銀7.9億元的呆帳,這些獨董是外行人領導內行人,把整個高銀體制,以整個逾放款都拉高了,結果損失到的是投資人與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