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2nd, 2021

社論 黨政軍在媒體還魂 台灣選舉妖風大

共諜羅生門亂台好幾天,將台灣選舉搞得烏煙瘴氣。澳洲提供的「叛逃共諜」,歷經檢視,其實為詐欺犯已八九不離十,但綠營還要硬抝,並借題發揮要搞比已經廢掉的刑法100條更為箝制自由、侵害人權的反滲透法。難怪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人謝龍介質疑,根本就是綠營自己串通(詐欺犯)演出的懸案。從這樁冒牌共諜案造成的紛紛擾擾,以及對選情的影響,顯見民進黨果然擅打選戰,一路主控節奏,操縱媒體,逼使藍營跟著他們的步調走,難怪韓國瑜民調始終居下風。
明年大選,是台灣走出困境的一大轉捩點,也唯有下架蔡英文,才能讓台灣迎向新希望。去年大選結果顯示,人民對蔡英文執政三年多極端不滿,討厭民進黨已成共同民意。但選後不到半年,總統大選的情勢卻大為改觀,蔡英文政權並未因去年的敗選而有所調整改善,人民的不滿照理也絕無稍減可能,但在媒體鋪天蓋地的營造下,硬生生將蔡英文的聲勢節節拉升,至最新綠營提供給媒體的民調,蔡英文支持度破50%,領先韓國瑜達30%以上。果真如此,選戰還要繼續打下去嗎?
但實情並非如此,綠營結合媒體對韓國瑜陣營的攻擊力道更重。台灣媒體集體在此次大選扮演執政當局御用打手角色,成為2020大選一股妖風,這股妖風,為台灣選舉史首見,就算在戒嚴時期,媒體也未將政權對立面的候選陣營刻意醜化抹黑至如此血腥地步,更遑論仍有不少自由派媒體為反對陣營發聲;但此次選舉除了被綠營刻意抹紅的媒體外,口徑一致支持蔡英文,無所不用其極企圖毀滅她的對手,甚至連蔡英文在黨內初選的競爭者賴清德都不放過。
媒體以往都扮演監督執政者,以及政治上第四權的制衡角色,但在此次大選卻集體淪為執政者的附庸打手,甘為當權者奴婢,不僅是舉世奇觀,也讓台灣成為世所罕見的妖島。媒體應該持平反映民意,但卻普遍轉達執政黨的旨意,至今所出現的民調,大都經過綠營中央廚房炮製,媒體照單全收、甚至加油添醋,硬生生塞給大眾;但真實的民意,卻透過一場場韓陣營的造勢活動,展現跟媒體所傳述完全相反的熱度。因此明年的大選,也是一場真實民意跟御用媒體虛幻民調的大對決。
台灣媒體的集體墮落,一是民進黨操作黨政軍退出媒體後,趁隙化整為零進駐媒體,蔡英文當政後,一手掌控的黨政軍已公然在媒體復辟,綠媒因此更為耀武揚威,在言論市場恣意妄為;另一禍源則來自藍營國民黨初選時,尚存未遭蔡政權控制的媒體因向錢看,而自甘墮落,最終還是落入蔡政權手中,成為打擊其對手的工具。
這股妖風,將考驗選民的智慧及判斷力。媒體過度對當權者的吹捧,以及無所不用其極企圖摧毀反對陣營,其實跟民心思變逆風而行。明年大選若選民選擇改變,選後第二次的黨政軍退出媒體革命,也勢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