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從520就職演說看蔡英文經濟政策的空洞無物

曹小衡/南開大學台灣經濟研究所所長

5月20日,被認為「保密大戰宛如電影情節」的蔡英文就職演說終於出爐。這份據說由蔡英文首席文膽姚人多主筆、愛將副秘書長劉建忻、前「陸委會」副主委傅棟成、前「陸委會」主任秘書詹志宏、昔陳水扁文膽林錦昌等人操刀的「大作」,在經濟政策方面不出所料的空洞和難以操作。
蔡英文就職演說開篇就談台灣的經濟轉型,聲稱要讓台灣經濟「脫胎換骨」,打造一個「台灣經濟發展的新模式」。為此,蔡英文提出了三大方向:
首先,對內重點扶持「五大產業」改變台灣的經濟結構。就職演說正式將台灣島內經濟模式定位為以創新、科技,來取代傳統以代工、出口為導向的模式。優先發展「綠能科技」、「智慧機械」、「亞洲硅谷」、「生技醫藥」以及「國防產業」等五大產業。並將軍工產業的發展,將列為重中之重,由當局主導,通過「軍民兩用」帶動島內相關產業的發展。
其次,對外以「提升對外經濟的格局及多元性」為目標。將全力推動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簽署美台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在與日本近年簽署的五項協議的基礎上繼續深化與日本的經濟合作;實施「區別於李登輝、陳水扁」的「新南向政策」。
第三,在兩岸方面則要台灣「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弱化兩岸經濟聯繫。自當選以來蔡英文一直避談事關台灣經濟根本的兩岸經濟關係,此次就職演說更隻字未提「兩岸經濟關係」,取而代之的是宣告台灣將「加強和全球及區域的連結,積極參與RCEP談判,並且,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的現象」,其弱化兩岸經貿關係思路躍然紙上。
島內工商界對這一通篇未提兩岸經貿關係的就職演說初始的反應是「失落與錯愕」,繼而認為沒了兩岸互動,台灣要加入區域經濟整合架構將「難如登天」,也為台灣經濟的發展「埋下隱憂」。
平心而論,上述三大方向的確點出了台灣經濟當前面臨的困境和要解決的問題。但認識問題和拿出解決問題的辦法畢竟不是一回事。身在經濟一線的台灣工商界人士的反應是靈敏和準確的,這篇試圖弱化兩岸經濟關係的演說和施政藍圖定會危及兩岸關係和台灣經濟發展。
一是演說中沒有任何關於如何應對當下島內經濟衰退和啟動五大產業的具體舉措。自2015年以來台灣經濟連續三季負成長,進入衰退期,2016年台灣經濟增長可能難以保1%,全年經濟增長率已下修至0.85%,將是2009年金融海嘯以來最低點,蔡當局如何因應要求兌現競選承諾的洶洶民意,我們拭目以待;另外,蔡英文當局提出發展五大創新產業的目標更是無任何操作思路,這五大產業是蔡當局改變台灣經濟結構的核心政策,但如何解決面臨的資金、市場、技術、人才、能源、財政以及來自其他經濟體的競爭等問題則完全沒有頭緒。
二是演說中沒有任何關於如何應對來自外部挑戰的辦法。自2012年蔡英文第一次參選以來,就提出推動台灣「從世界走向中國」,為此蔡英文不斷推出有關涉及台灣經濟應更多「走出去」的政見,如要「和世界各國簽訂雙邊經貿協議,從世界走向中國」、「在WTO或其他多邊國際體系框架下審慎發展兩岸經貿關係」、「利用技術優勢,主導兩岸經貿,維持台灣的經濟自主性」、「新南向政策」等等,很理想但很空洞。很難想像在當今國際經濟大格局中,沒有兩岸政治互信和大陸方面的助力,台灣能獨自撲騰出另一條路,並反過來主導兩岸經貿,真讓人腦洞大開。
三是要「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的思路,結果恐怕是兩頭落空。以兩岸貿易為例,台灣對大陸貿易依存度接近40%,僅2000-2015年期間,台灣就從與中國大陸的貿易中獲取了1.1萬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儘管蔡英文極力迴避提及兩岸經貿關係,但兩岸經貿對台灣經濟穩定和發展的作用不言而喻。未來蔡當局在兩岸經濟事務的處理方面將進退兩難,進會受到綠營內部的掣肘,退會損害台灣經濟利益,得罪在兩岸交往中的既得利益群體,放棄中國大陸這顆巨大的「搖錢樹」來平衡島內政治喧囂?也太不專業了吧。
當然,蔡當局尚有一定的任性本錢。特別是近年美國官員在論及美台關係問題,強調經貿關係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現實是台美貿易近十年年均在500億美元上下徘徊,而兩岸貿易2014年為1982億美元,2015年為1885億美元,台灣對中國大陸的投資占台灣對外投資總額的65.76%。2008年以來兩岸人員往來快速增加,2015年,大陸居民赴台旅遊人次突破400萬(達到414萬),穩居台灣入境旅遊市場第一位,占台灣入境旅遊總人數40%,台灣由此取得約2300億元的外匯收入,占台灣入境旅遊外匯總收入的50%,創造產值近3000億元,約占台灣GDP的2%,直接惠及島內方方面面。
蔡英文就職演講之所以空洞,根本原因是因為從1999年李登輝提出「兩國論」到2016年蔡英文上台,無論是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上上下下、方方面面,海峽兩岸的實力對比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在這一大背景下,蔡當局不得不接受的現實是離開「九二共識」、離開兩岸經濟的互利合作,任何發展台灣經濟宏偉藍圖只能是現代版的「太虛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