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 月 25th, 2020

邪惡暗網禍國殃民 韓營應追擊不得輕縱

綠營暗網邪惡部隊,楊蕙如是其中一支大軍,最近出事後這支分隊可說已經瓦解,但整體1450實力仍在,未來結合綠媒的韓黑動作將更為激烈,不過邪惡暗網的真相大白後,民調的可信度已全面崩垮,所有綠營的抹黑也大失說服力,韓營的支持度回穩,凝聚力更強;這才是楊蕙如案網醜聞爆發後,帶給蔡陣營最大的傷害。
選戰剩下35天,綠營要止血照理難度極高,不過蔡政權掌握國家機器,所謂困獸之鬥凶險萬倍,最後關頭會祭出何等血腥兇殘的割喉戰,韓陣營應嚴陣以待。韓營應對楊蕙如暗網醜聞趁勢追擊,能追多遠就追多遠,能挖多深究挖多深;此案正如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所說,只是冰山一角。挺韓藍營人士應兵分多路,分別就楊蕙如案網的金流,背後飼主,以及各樣邪惡劣行,追查到底。
醜聞爆發後,四位北市議員遠颺日本,要找謝長廷討公道,次日這些議員結合藍委踢館外交部,要吳釗燮出面對逼死外交官內幕說清楚講明白,雖然都吃閉門羹,並遭御用暴警粗魯對待,但已讓事件更受矚目,駐日單位及外交部龜縮心虛的醜態以及肆無忌憚濫用國家機器,也大白於世。
楊蕙如出身謝系,她操作暗網抹黑駐日大阪辦事處,導致蘇啟誠輕生,真相大白後各界箭頭指向謝系頭頭謝長廷,連帶當初施壓的外交部也被認為幫兇。藍營人士前往抗議後,外交部居然發表聲明表示楊蕙如事件與該部完全無關,簡直睜眼說瞎話,無能卸責,顢頇至極,難怪短短兩個月連斷三邦交國,吳釗燮倨傲狂妄,認為咎不在己,官位穩如泰山,聖眷之隆可窺大端,難怪立委踢管會遭暴警壓制住院,甚至移送法辦。
柯P以「政治蟑螂」形容楊蕙如,則她之所屬,豈非就是「蛇鼠一窩」?也因而她的惡行昭彰之後,綠營各相關飼主紛紛走避,極力切割,事件越演越烈,民進黨內呼籲開除其黨籍之聲甚囂塵上,以為如此可以完全止血。該黨已視楊蕙如為毒瘤,但類似之瘤豈僅止於楊蕙如而已,這已像癌症之擴散,遍及全黨,因此「楊蕙如們」已成共同認知,綠營再如何切割,也止不住社會的厭惡反感。
「政治蟑螂」背後飼主以及金流在各界檢視下已呼之欲出,綠營謝系儼然成為最大嫌疑,但更可能上綱到更多更大的權勢集團,綠營上下一片推託之詞,其實難掩心虛,更顯欲蓋彌彰。只是目前國家機器盡在綠營手中,儘管諸般惡行難掩天下人耳目,但要全盤水落石出,恐怕只有等待政權更替。
蔡陣營顯然低估楊蕙如醜聞的殺傷力,因此讓檢方將該案曝光。檢方雖僅以侮辱公署罪起訴,但至少讓大阪事件真相公諸於世,可說是起碼的良知展現,而以輕罪起訴,又道盡司法掌控在當權獨裁手中,不得不高舉輕放的無奈。至於後續的殺傷力顯然是蔡陣營所始料所未及,尤其綠營最具威名的割喉手據傳已進駐蔡營操盤,為何會讓楊蕙如醜聞成漏網之魚,箇中緣由,讓人費解。或許蔡陣營自我迷失在本身操作民調的虛幻數據中,誤將海市蜃樓認為真實豪宅。
邪惡暗網不僅用虛假及扭曲的訊息打韓黑韓,造成選舉不公,更大傷害的是妖言惑眾,製造對立,撕裂社會,尼采說:「輿論是一個人不加思索的盲從」,又說:「對真理而言,執念比謊言更危險!」。綠營操作暗網,配合綠媒不斷扭曲訊息炮製假新聞,輿論遂淪為國家機器用對民意的洗腦,從而讓執念成為盲從。大選以來一路的網路及媒體妖風,不僅催眠一般大眾,連鋼鐵韓粉都難免意志動搖,楊蕙如邪惡暗網原形畢露後,有如大地驚雷喚醒庶民大眾的感知。這股妖風背後的暗黑勢力在當權者遮掩下深藏不露,只有等待改朝換代以後,才能悉數起底。明年大選不止是中華民國存亡之戰,更是正邪大對決,人民尤應慎投下手中寶貴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