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6 月 1st, 2020

【北京西城區專刊】小物件濃縮北京記憶

老爺子把他親手做的這些寶貝一一陳列開來,老北京的民俗文化和老北京人的記憶便展現在眼前。

自稱「金老頭」的金世崑老爺子家住什剎海邊上,是位不折不扣的老北京,不但對後海一帶的歷史典故、趣聞軼事無所不知,更有一手自創的「絕活兒」令人歎服。
如今76歲的金老爺子冷不丁亮出一手絕活兒,震住了街坊四鄰。他的「絕活兒」全藏在他的「百寶箱」裡,打開一看,都是些逼真又精緻的小玩意兒。賣小金魚兒的傢伙什兒、剃頭的挑子、拉洋片的、耍猴的立子……雖說每個都是巴掌大小,但該有的配件、該具備的功能一樣都不少,而且還都是用廢舊材料一一做出來的。

從小在胡同兒裡長大的金大爺,自然少不了老北京人的那些習俗,養蟈蟈、養金魚、遛鳥,一樣兒都少不了。

老爺子的百寶箱不僅裝進了他兒時的美好記憶,還承載了無數老北京的民俗文化。
說起金大爺做老物件的起因其實也很簡單,幾年前社區要辦一次老年人書畫展,不會「琴棋書畫」的他也想參與,於是就試著做出了一套巴掌大小、老北京人冬天常用的火爐子。沒想到,這套火爐子成了當年展出時的「明星展品」,很多老年人都拉著金大爺就他的這套作品問這問那,「以後也好告訴小孫子,免得將來都不知道這些是什麼傢伙什兒了。」

鄰居家的娃娃們常被金爺爺新近做得的物件兒吸引過來,為滿足娃娃們的好奇心,金大爺必然會津津有味地給他們講上一段。

這兩年,金大爺開始製作那些逐漸消失的老行當和叫賣時用的傢伙什兒。「做這個就是因為過年的時候看見廟會上有人表演叫賣,還上了電視,可是他們用的挑子不對,賣小魚的挑子可不能兩頭都是笸籮。」 一臉嚴肅的神情透著老人對往昔記憶的一份情懷。
每當打開這一大盒子的老物件,金大爺甚是得意,因為這都是他用廢舊材料一點點做成的。襪板是用冰棍棍兒打磨光滑了做成的;賣小魚的笸籮是茶葉盒子的蓋銼好了當底座,裡頭的格子也是用茶葉盒子切割後安上的;魚缸則是用老伴兒吃過的藥丸子的外殼做的……「環保,又能消食解悶,還能跟大家講講以前的事兒,挺開心。」

一般情況下,一個精巧的模型從原材料的收集到製作完成大概需要十天左右的時間。

金大爺的「絕活兒」模型雖小,但在老爺子眼裡,這些模型遠遠不只是長寬高不到20厘米的廢舊材料組合,而是他七十載歲月留下的痕跡和回味,「雖然北京人現在的生活中早已不見它們的蹤跡,但是在老北京人眼裡可是載滿了生活的記憶」。(張鵬/文 方非/攝)

「天文館之夜」 精彩紛呈
「北科院科技周·天文館之夜」日前在北京天文館啟動,精彩紛呈的科學活動點亮北京夜。
「我看到了土星的光環,它像一隻金色的眼睛!」在天文館西側的望遠鏡觀測區,天文迷們排起長長的隊伍,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進行土星觀測。借助專業的天文望遠鏡,土星盡展迷人風采,美麗的光環絲絲畢現。
天文館科普教室,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手工拓印活動。拓印以中國古星圖中的「四象」——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為對象,用木板印刷的方式,帶領觀眾感受中國古代星空的魅力。「北斗七星幻化為帝王車輦,天帝端坐其中。斗柄玉衡、開陽、搖光三星組成車轅,斗魁天樞、天璇、天璣、天權四星組成車輿……」伴隨著老師的講解,一名來自清華附中的女生手持拓包,輕輕撲墨,一幅古代星空的畫卷在宣紙上漸漸展開。(李祺瑤)

 

北海公園開放萬佛樓遺址

近日,北海公園內16653平方米的萬佛樓、大佛殿建築群遺址區正式對外開放。
大佛殿是闡福寺主建築,在北海北岸,五龍亭北,建於1746年,是皇家用於舉行祈福納壽活動的重要場所。1919年,大佛殿及後殿等均被大火焚燬。去年8月,公園內4家住戶完成騰退,公園以此為契機,推進大佛殿遺址保護和綜合整治工作。如今,大佛殿遺址區變身小廣場。在小廣場後面還有3座配殿,被佈置成展室,裡面擺放的模型沙盤、室內展覽介紹著遺址區的「前世今生」,全面展示了北海萬佛樓、大佛殿建築群歷史風貌。
萬佛樓坐落於闡福寺西側的小西天景區內,為1770年乾隆為慶賀母親八十壽辰建造。上世紀60年代被當作危房拆除。「之前因為資金等問題沒有條件修繕,近年來,修繕工程被列入北京中軸線申遺綜合整治重點任務。」工作人員介紹。(任珊/文 鄧偉/攝)

老舍茶館和百度大腦共同打造的首個「AI茶館」在前門鬧市中開門宴客,被語音識別、人臉識別等AI技術武裝的「AI小二」上崗。(方非 攝)

能叫賣 會寫詩
老舍茶館「AI小二」滿口京腔

「來了您吶!」伴隨著京味十足的吆喝聲,老舍茶館和百度大腦共同打造的中國首個「AI茶館」在前門鬧市中開門宴客,被語音識別、人臉識別等AI技術武裝的「AI小二」上崗。
「茉莉飄香香透了心吶,喝了吧您吶!滾燙的水,燙嘴的茶,上面漂著是茉莉花兒啊……」餘韻悠長的老北京叫賣聲,如今在街頭已難尋覓。可來到「AI茶館」,你不僅能感受一把京味十足的吆喝文化,還能和操著京腔的「AI小二」聊上一會兒。
進入茶館二樓名叫「無中生有」的小亭內,衝著窗外喊一聲「小二小二」,立馬會有精神伶俐的小二從窗戶那頭回道:「您想來點什麼?」接著就可以和小二聊上幾句,比如「小二小二!我要喝大碗茶!」但凡問到冰糖葫蘆、煙卷、磨刀,相應的叫賣聲就會從窗外傳進亭內,恍若窗外真有人在售賣些什麼。
趁著天氣好,五十多歲的陳秀英阿姨和好友相約來老舍茶館聽相聲。相聲還沒開場,倆人在茶館裡參觀體驗時,發現古樸的茶桌上擺著一盞梳妝鏡。走近一看,這「梳妝鏡」裡面鑲嵌的不是玻璃鏡,而是一塊智能平板。「為你寫詩……」疑惑地念著鏡旁立著的這行文字,陳阿姨興致勃勃地端坐在鏡前,點擊拍照,屏幕上立刻進入了識別狀態,「AI小二正在識別客官身份」。兩秒鐘後,一首為陳阿姨定制的獨一無二的「茶詩」就出來了,「一路風情伴我行,春來冬去喜相迎,芳枝嫩葉新芽吐,玉樹瓊花景色明」,「小二」還給陳阿姨推薦了「滇紅」作為與她風格相匹配的茶。
倘若遊客對自己的茶文化知識足夠自信,還能與AI技術一同「PK」辨茶水平。雀舌、龍井、碧螺春、鐵觀音、肉桂……由於沒能在30秒內將這些種類的茶擺在相應的位置,一位年輕遊客與AI的挑戰以失敗告終。老舍茶館常務副總經理唐波介紹,「老舍茶館也需要用AI科技、互聯網等年輕人的語言來吸引他們。」(孫奇茹)

近日,在歷代帝王廟,工人正對古建築琉璃瓦面進行修繕。 (鄧偉 攝)

帝王廟「整容」 明年中「上新」
歷代帝王廟內,腳手架旁的施工馬道曲折回轉,延伸向10多米高的作業面。今年74歲的張三來如履平地,不用扶著把手,他輕盈地爬到了屋頂,和正在安裝瓦件的古建工匠交代著施工要領。張三來是歷代帝王廟修繕項目的技術顧問,來自首開房地總承部第八項目部,項目部於今年5月正式進場施工。「瞧瞧這綠琉璃瓦多漂亮,要還原古建築的風貌,一招一式都有講究。」說起古建修繕的老本行,他來了興致,念叨起修繕帝王廟的故事。
歷代帝王廟俗稱帝王廟,始建於明代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是明清兩代皇帝祭祀先祖的地方,其政治地位與太廟和孔廟相齊,合稱為明清北京三大皇家廟宇。帝王廟於去年末閉門謝客,古建工匠開啟對景德門、景德崇聖殿、祭器庫、宰牲亭等16座文物建築屋面進行保護性修繕。工匠們目前正忙碌古建築屋面修繕,更換景德崇聖殿頭層簷椽望、圍牆剷除舊牆皮等工序也陸續開展。
在帝王廟,古建築屋面多為「黃琉璃屋面」和「黑琉璃綠剪邊」,「綠剪邊」說的正是這裡特有的綠琉璃瓦。自15年前完成大修後,帝王廟各古建築簷頭等部位逐漸老舊,一下雨屋頂就滴水,古建工匠入場「把脈」後才發現,木基層和瓦件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損。為了給帝王廟局部「整容」,古建工匠全面排查瓦件,替換開裂破碎的瓦件,把瓦上鬆動脫落的捉節灰和夾壟灰剔除,再重新進行鑲灰勾抹。
在古建築旁的多處空地上,不同類型的瓦片連綿成片,一些新造的古建瓦上印刻上了生產日期。據介紹,帝王廟修繕遵循「修舊如舊」原則,保證文物本體的原來形制和結構不變,最大限度保存文物建築的歷史信息,堅持運用原有材料的質地和傳統古建修繕工藝。「必須更換的瓦件等材料材質、規格、色調都應與原來一致,並進行標識。」現場技術人員程超舉例說,所有古建築用到的瓦件都分具體樣式,比如景德門用的就是六樣尺寸的瓦件。歷代帝王廟此次修繕將於明年6月底完工。( 潘福達)

有歷史、有故事、能體驗
600年老醬園講述滄桑味道
老字號建博物館來挖掘、傳承文化,已是近年來的一股潮流。如今在歷史悠久的前門,又將新添一家博物館打卡地。六必居博物館日前正式開館。在這裡,遊客可以一覽這家583年歷史老字號的滄桑變遷,感受老字號穿越時空、歷久彌新的文化魅力。
博物館位於前門糧食店街3號,正是六必居老店原址。從2007年籌建並搜集文物,到2014年12月25日破土動工,再到如今開館,前前後後已走過十餘年。
六必居作為當今歷史最為悠久的醬園,始建於明正統元年(公元1436年)。如今走進博物館,老字號古樸厚重的文化味道撲面而來。
博物館分為「食餚之將」、「源遠流長」、「涅槃重生」、「與時俱進」四個單元。現場陳列的賬冊、照片、功牌、印章、房契、算盤、油燈、酒壺、牌匾以及生產製作器具等近百件藏品,沉澱著老字號在不同時代的記憶,也展現著六必居近600年老店的歷史風貌。
一處復原的六必居老店內,貨架上擺放著六必居傳承至今的十二個經典產品及「洪憲」年間的廣告。櫃檯上,陳列著老賬本、算盤及售賣工具等;櫃檯內,擺放著幾個不同規格的簍子,是當年六必居盛放醬菜和調味品的容器。左側牆壁上懸掛的是六必居木匾,右側懸掛的是六必居的布褡褳和秤桿。
博物館裡懸掛著的「六必居」老匾,是老字號的金字招牌。據介紹,從目前可征尋到的文獻資料看,六必居最早始於《燕京雜記》稱:「『六必居』三字相傳為嚴嵩所書,端正秀勁,不類其人。」
博物館內,一頂紅纓帽和一件黃馬褂格外引人關注。據介紹,這是清代道光六年,六必居轉讓到內務府正白旗德源名下,醬菜被引進宮廷,為送菜方便,皇宮特意賞給六必居黃馬褂、紅纓帽各一件,後實物於上世紀60年代流失。現在展出的為複製品。民間老字號與宮廷的互動,如今也已成為老字號厚重文化的一部分。
現場,一幅拍攝於1936年的老照片也十分有意義。這是當年9月25日,為紀念六必居建店500週年時,請大北日夜照相館所拍攝的。按此可準確推斷出,六必居開業於明正統元年。
博物館不光能看,還開闢出六必居明代老井、傳承人工作室、研學實踐區等三大體驗區,讓遊客可以身臨其境感受老字號「六必工藝」文化。 色澤鮮亮、脆嫩醇香、醬味濃郁的醬菜,既是尋常百姓家中的佐餐小菜,也能端上國宴成為名小菜之一。老字號歷久彌新的密碼是什麼?來到博物館就能尋找到一些答案。(孫傑/文 鄧偉/攝)

大匠之門——齊白石及弟子、後人作品展上,觀眾正在欣賞畫作。(鄧偉 攝)

「大匠之門」作品亮相琉璃廠
近日,「大匠之門——齊白石及弟子、後人作品展」在琉璃廠虹光閣舉辦,62件「白石」作品亮相,其中一幅齊白石和夫人一起完成的作品是首次展出。
這幅作品獨具童心:一隻伶俐的小黑老鼠趴在一冊書卷上,後面是一盞點燃的煤油燈。專家介紹,這幅畫是齊白石的夫人胡寶珠遊戲之作,齊白石看後發現沒有畫老鼠鬚子,就添上幾筆鼠鬚,並在畫上將過程記錄下來,把畫當做禮物送給她。
展廳裡,李苦禪、梅蘭芳、王雪濤等眾多齊白石弟子的畫作也有展出。很多人的作品難覓白石風格。專家解釋,這也是齊白石的一種教學風格,他曾說過「學我者生,似我者死」。
所有展品均是從北京市文物公司藏品中精選的,匯聚了齊派藝術的眾多名家作品,代表了中國傳統繪畫藝術的一個重要發展時期,具有極高的藝術欣賞價值。(劉 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