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6 月 24th, 2021

導論 廢死的錯亂 劉幫寧

殘忍殺害幼童「小燈泡」的兇手王景玉在一、二審因為採取有精神疾病辯論只被判無期徒刑,最高院發回更審後在昨日上午更一審結辯,預計明年大選後1月21日宣判,但有很可能維持原判免死,兇手還押前還當庭大笑。原本不求兇手應該判死的「小燈泡」母親王婉諭,獲得時代力量提名不分區立委第三名,很有機會進入立法院成為國會議員。但是此刻她卻背離了廢死旗幟鮮明的時代力量,在庭後淚訴心痛指控兇手無病識感,哭求法官應該判死。
「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自述至今家人的心痛仍無法平息,巨大的傷痛留下無法抹滅的傷痕。她說身為被害者家屬,相當恐懼現有機制無法確切防免再發以及徹底教化,希望法院依法將被告與世永隔。王婉諭主張要對兇手判處死刑,是她認為被告及其家屬缺乏病識感且對治療態度消極,因此再度發生的高度風險;這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
而另一個罪行令人髮指、姦殺焚屍竹東少女的主嫌林春雄,昨天三審判決因為法官認為有教化可能而逃過死刑,改判無期徒刑,引發民眾憤怒,無不對法官的判決唾罵不已。「有教化之可能」幾乎成為殺人魔的脫罪之詞。主張廢死者大都從性本善的觀點出發,堅持即使是罪大惡極者皆可通過教化而趨於善。這些荒言謬論成了廢死聯盟的主張,但廢死不是仁慈,而是鄉愿。孔子說:「鄉愿,德之賊也」並主張「以直報怨」;犯法的人就應該受到懲罰、殺人就應該要償命,以免讓這個社會犯罪越來越兇殘。
原不支持死刑的「小燈泡」媽媽說不同意廢死,其內心掙扎可想見,未遭受過如此椎心之痛時,怎能體會被害者家屬失去至親骨肉的悲痛,卻仍接受主張廢死的時代力量提名,看似矛盾錯亂,但應有感於司法改革的不足,尤其是捍衛被害者人權。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