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6 月 18th, 2021

導論 負負得正 洪谷

反滲透法是2020年元旦蔡英文送給台灣人民的一份大禮,從此全民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蔡英文卻輕描淡寫:「我們是反滲透、不是反交流,兩岸之間的正常交流往來,都不會受這個法案的影響,在中國的台商等的一切的正常生活都可以照舊;拜媽祖或拜其他神明的,所有的正常的宗教交流活動,也不會受到影響。不過蔡英文以前公開談話後來證明都是相反,大家千萬小心!
最明顯的例子:2016年1月16日她剛當選總統就說,「謙卑、謙卑、再謙卑!」還夸言「只要我當總統的一天,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後來從她本人至民進黨上下,都是「狂妄、狂妄、再狂妄!」;果然沒有人為他們的認同道歉,但卻被查水表,或遭集體霸凌,嚴重的還東廠上門,身繫囹圄,連道歉的機會都沒有。
因此她說反滲透不是反交流,其實就很可能是反交流,兩岸之間往來、所有的宗教交流都會受影響,大陸台商正常生活不可能照舊。
反滲透法說來就是台版麥卡錫主義。我們可以從2006年「晚安,祝你好運」(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電影重見麥卡錫主義的禍害。1950年代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利用紅色恐慌隨意指控、誣陷人民,人人如驚弓之鳥,言論及新聞自由面臨空前未有的威脅。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記者艾德華‧蒙洛(Edward R. Murrow)和他的節目製作人佛瑞德‧芬德利(Fred W. Friendly)起身對抗撲天蓋地的麥卡錫主義,並揭露他化身恐懼販子,剝削人民及言論自由的真相。兩人向國家機器發起的正義之戰雖慘痛代價,但最後成功扳倒麥卡錫,也捍衛了曾經用鮮血、生命爭取來的自由。
台灣媒體早已失去這類道德勇氣。要免受反滲透法迫害,只有下架始作俑者蔡政權。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